牛仙客:老好人做宰相,到底有多誤國?直接毀了大唐盛世

hh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736年,唐朝開元二十四年。這一天,唐玄宗收到一份奏報,說河西地區最近軍械精良,倉儲也十分充盈。比起以往來說,有了很大的進步。

對于這個結果,唐玄宗并不感到意外。因為當時主管河西地區的這位節度使,能力非常強,早已得到了唐玄宗的認可。而這次考察之后,唐玄宗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判斷,打算直接把這位節度使,調入中樞,升任六部尚書。

然而對于唐玄宗的意見,宰相張九齡,卻堅持反對的態度。張九齡雖然也認可這位節度使的功勞,但是卻堅定認為,此人出身底層,沒有過中樞任職的經歷,很難承擔起中樞重臣的責任。

面對張九齡的反對,唐玄宗也不好強行下旨,給這位節度使升官。不過,在張九齡反對的同時,另一位宰相李林甫,卻非常支持這位節度使,認為他是真正的宰相之才。

在這次爭論之后,不到一年時間,張九齡因為他舉薦的人才犯了罪,被暫時貶官。而這次貶官之后,張九齡因為年齡太大,不久后就病逝了。隨著張九齡徹底離開中樞,李林甫成為了頭號宰相。

在李林甫掌權之后,這位曾經有功的河西節度使,被順利調入京城,擔任工部尚書。數年之后,此人更是被任命為大唐的宰相,權勢極大!

然而,誰都沒想到的是,張九齡之前的判斷,其實是對的。這位河西節度使,當上宰相之后,非但沒能發揮出自己的才能,反倒是一步一步,把盛唐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位張九齡不看好的宰相,名叫牛仙客。在正史上,他被認定是一個奸臣。但如果我們仔細回顧他的一生,我們就不難發現,這個人的一生,其實并沒有做錯什麼。如果非要說有什麼錯誤的話,那就只有一個錯誤。

他不會爭。

牛仙客生于公元675年,當時正是唐高宗李治在位期間,唐朝正處于版圖極盛時期。牛仙客的父親,曾經在唐朝邊境地區,擔任刺史,地位也不算低。

不過,據史學家考證,牛仙客可能并不是家里的嫡長子,而是庶子。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牛仙客長大之后,并沒有受到家里太多的幫助。

牛仙客成年之后,按照當時的規定,作為刺史一級官員的孩子,直接得以入仕,在甘肅靈台縣一帶,做了一個底層小官。現在我們往往用‘九品芝麻官’這個說法,來稱呼一些古代小官。但實際上,剛剛入仕的牛仙客,連九品都不是,只能算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吏。

因為不是家里的嫡長子,所以家里能給的幫助,也十分有限。能讓他做一個小吏,已經很不錯了。但是,牛仙客入仕之后,卻很快遇到了自己人生當中的第一個貴人。

這個貴人,就是當時他的頂頭上司,當地的縣令傅文靜。

傅文靜也是一個很有才能的人,在和牛仙客接觸了一段時間之后,便認定牛仙客有一定的才能,所以便大力提拔牛仙客。后來,傅文靜逐漸升官,牛仙客也一直被傅文靜帶在身邊,不斷晉升,后來做到了洮州司馬的位置。

洮州司馬這個官職,已經不算低了。類比現代的話,大概相當于是某個地級市的副市長級別。

在擔任洮州司馬期間,牛仙客很快又遇到了自己人生當中,第二位貴人。這位貴人,就是當時的河西節度使,王君毚。王君毚是盛唐時期一個很能打的名將。王君毚升任河西節度使后,因為工作原因,開始和牛仙客接觸。在此期間,牛仙客很快就得到了王君毚的賞識,成了王君毚的心腹。

因為王君毚的原因,牛仙客得以再次迅速升遷,開始成為河西地區的核心管理人員。接下來的幾年里,牛仙客展現出了極強的工作能力,輔佐王君毚,把河西地區的內政,打理的井井有條。

不過,六年之后,王君毚在和吐蕃、回鶻的戰斗當中,意外戰死。王君毚死后,河西節度使換成了一個叫蕭嵩的將軍。這個蕭嵩同樣也是唐玄宗時代的一位名將,能力同樣很強。有趣的是,蕭嵩上任之后,同樣對牛仙客極為認可,不但多次提拔牛仙客,還把很多政務上的事情,一股腦的都交給了牛仙客處理。

從牛仙客的升官過程,我們不難看出,牛仙客絕對是一個能力非常強的官員。在家世背景方面,牛仙客基本沒什麼可以依仗的地方。然而他入仕之后,卻能單憑自己的能力,連續得到上司的器重和提拔。

這種人,往往工作能力極強,而且還會搞關系。

牛仙客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在河西地區工作了幾十年,幾乎沒人說過他的壞話。而且,幾乎所有人都覺得,牛仙客工作勤勉,以誠待人,能力很強。而牛仙客身居高位以后,河西地區的軍民,也都深深愛戴他,稱贊他是一個好官。

所有的這些,都不是后世杜撰,而是史書上明確記載的。

仙客清勤不倦,接待上下,必以誠信。——《舊唐書》

這樣一個官員,你要說他不是好官,那真是沒天理了。

但同時,也正是這樣一個好官,后來把整個大唐盛世,徹底帶溝里去了。

蕭嵩上任之后,僅僅只過了兩年,便成功返回京城,升任中書令,直接榮升宰相之位。不過,蕭嵩這個人,打仗能力不錯,但做宰相就差點意思了。雖然做了幾年宰相,但是也沒什麼政績,所以在歷史上也不太出名。

而蕭嵩返回京城之后,力主推薦牛仙客,接替自己的位置。在蕭嵩的推薦下,短短幾年之內,牛仙客便再次上了一個大台階,一躍成為新任河西節度使,兼涼州刺史。

到了這個時候,牛仙客已經是妥妥的大唐高級官員了。而且,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從一個底層小吏,到大唐節度使,牛仙客一直沒有離開過河西地區。也就是說,牛仙客是在一個幾乎獨立的系統內,從最底層爬了上來,一路爬到了最高處!

這在整個唐朝歷史上,都是十分罕見的。

牛仙客擔任節度使期間,河西地區一片祥和。雖然沒有在戰爭方面,取得什麼重大勝利,但是在政務方面,卻得到了顯著的提升。倉庫越來越充實,政府也越來越有錢。單憑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斷定,牛仙客絕對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官員。

數年之后,公元736年,牛仙客調任朔方行軍大總管。而新任河西節度使上任之后,發現牛仙客幾乎已經把河西地區所有倉庫,都給填滿了。光是這一項政績,就足以證明很多問題了。

在這之后,這位新節度使,上書朝廷,請求對牛仙客進行嘉獎。而唐玄宗派人核實之后,發現情況確實如此。于是,就出現了我們開頭提到的那一幕。唐玄宗非常大方,直接提出,要調牛仙客回京城,擔任六部尚書。

那麼,被后世稱作‘開元年間最后一位名相’的張九齡,為何堅決反對這項任命?到底是他和牛仙客有過節?還是說牛仙客真的有什麼缺點嗎?

都不是!

張九齡之所以反對,就在于他老早就看出,牛仙客雖然是一個好官,但他的能力,其實非常有限。

牛仙客調任朔方行軍大總管這一年,已經62歲了!在漫長的為官生涯當中,牛仙客一直呆在河西地區,從未進入過京城中樞任職。

照理來說,一個官員要想在京城中央,擔任較高職位的話,這個官員至少要滿足兩個條件。首先,他必須經驗豐富,能力足夠強。牛仙客的能力或許不錯,但是他長期在河西地區工作,對其他地方根本一無所知。這種經驗,是有致命缺陷的。

其次,像牛仙客這樣的官員,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不會得罪人!

牛仙客出身底層小吏,最后卻能成為節度使,而且基本沒什麼人說他壞話。這意味著,在長達數十年的為官過程當中,牛仙客基本上沒怎麼得罪過人。哪怕是單純政見不同的情況,也極少出現。

對于一個想要升官的官員來說,這無可厚非。只有大家都覺得你好,你才能升得上去。但問題是,一個京城高官,乃至一位宰相,如果還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太行了。

一個真正的宰相,要處理國家政務,難免會遇到各種阻力。如果像牛仙客這樣,只知道做老好人,那是絕對不行的。

接下來的事情發展,就如同張九齡預料的一樣。在他的堅決反對下,唐玄宗雖然沒能把牛仙客調入京城,但還是給他封了個隴西郡公。同年十一月,因為張九齡被貶離京,再也無人阻止此事,牛仙客被順利調入了京城。

在牛仙客被調入京城的時候,有一個人,發揮了十分關鍵的作用。這個人,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奸相,李林甫。

一代奸相李林甫,為什麼會幫牛仙客說話?難道是因為牛仙客給李林甫送了錢?或者是兩人之間有什麼利益關系?

其實,這還真沒有。

李林甫之所以愿意幫牛仙客說話,其實就是看中了牛仙客‘老好人’的這個屬性。李林甫知道,牛仙客這個人,根本不會得罪人。如果讓他做了宰相,只要李林甫有意見,他是絕對不會反駁的。如此一來,李林甫等于是一家獨大!獨自掌握了所有中樞大權!

這恰恰是李林甫最需要的!

果不其然,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就如李林甫預料的一樣。牛仙客入主中樞之后,根本不敢得罪任何人,更不敢得罪李林甫。在李林甫的鼎力支持下,不久之后,牛仙客入主門下省。這一下,可徹底隨了李林甫的心愿。

要知道,門下省的職能,本就是封駁審議。也就是說,李林甫拿出的意見和方案,需要由牛仙客來進行審核與反駁。如果牛仙客覺得有問題,隨時可以退回去,讓李林甫重新改。

但問題是,以牛仙客這種老好人的性格,哪會給自己找不自在?所以,在這之后,凡是李林甫的決策,全都可以暢通無阻地實施下去,沒有任何阻力。

在中樞一家獨大的李林甫,也可以開始進行自己的下一步計劃。因為牛仙客開了這個壞頭,此后十多年時間里,李林甫把持了中樞,將那些有能力的官員,全都外放到地方上去做官。然后將那些庸庸碌碌,或者只知道溜須拍馬的官員,調入中樞。

這樣一來,也就沒人能和李林甫爭權,無人能撼動他的宰相之位了。

正是因為李林甫常年不作為,導致唐朝開元年間的大好局面,迅速惡化,最后釀成了后來那場安史之亂。

當然,這事的主要責任,還是在李林甫身上。相較來說,入主中樞之后,牛仙客除了不敢得罪人之外,其實也還算是一個好官。

牛仙客在任期間,雖然將自己當成了李林甫的副手,凡事以李林甫為主。但同時,牛仙客本人極為廉潔,從未有過貪污受賄的罵名。甚至就連唐玄宗賜給他的財物,他也不敢使用,反倒是全都封存了起來。

這樣一個官,你要說他是壞人吧?他確實不壞!可你要說他是一個真正的好官,好像也不太合適。

用現代的話來說,這就叫懶政不作為!

當然,牛仙客在職期間,也不是什麼都沒做。至少,在管倉庫方面,牛仙客做得不錯。牛仙客主政期間,曾經在關中地區,推行和糴法。

所謂和糴法,簡單來說,就是由朝廷以高于市價的價格,收購糧食。如此一來,商人們為了賺取利潤,便把糧食從低價區,賣到了高價的京城地區。而朝廷這邊,則可以趁機填補糧倉。一旦等到災年,便不會出現糧食不夠的情況。

在牛仙客的操作下,當時長安糧荒的問題,基本被解決了,而且也降低了漕運的壓力,緩和了很多矛盾。從這一點來看,牛仙客也是有很大貢獻的。

在京城工作了六年之后,公元742年,牛仙客以左相的身份,在長安城內安然病逝,終年六十八歲。

這樣的牛仙客,實在很難說,他到底是一個好官,還是一個壞官。但毫無疑問,正是因為他不敢得罪人,才導致李林甫一家獨大,最后將整個盛唐,徹底帶入了深淵。

所以說,做官,有時候還真是不能做老好人。老好人式的官員,對國家和百姓來說,恐怕都不是好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