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是如何只身前往韓信大營,奪取兵權的?手段簡單粗暴卻實用

全组的希望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204年,項羽將劉邦按在 滎陽摩擦,漢軍糧草殆盡、危在旦夕。為確保劉邦順利逃脫項羽的圍困,陳平安排兩千女子著漢軍裝,在夜色掩護下悄悄放出東門。

楚軍誤以為漢軍突圍,于是四面合擊。趁此機會,劉邦靜悄悄地從西門開溜,并順利抵達韓信大軍的軍營中奪取兵權, 重振旗鼓。

劉邦逃跑的本事,自然毋庸置疑。項羽打敗劉邦許多次,真就一次都沒抓到過劉邦。可劉邦只身逃亡,為何抵達韓信軍營中就輕松奪取了韓信的兵權呢?

要知道古語有言: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從。雖然正常情況來說,兵權的確會歸劉邦,但實際情況,并不容易操作,不得不說,劉邦的手段簡單粗暴卻很實用。

劉邦的手段

《史記卷八·高祖本紀》中記錄 :「漢王北渡河,馳宿修武(韓信軍隊駐扎地。自稱使者,晨馳入張耳,韓信壁,而奪之軍。」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劉邦滎陽戰敗以后,連夜跑到韓信、張耳的軍營并假裝自己是漢王的使者。允許進入以后,劉邦更是第一時間將兩人的帥印拿下,由 掌控軍隊的指揮權。

等到第二天早上韓信、張耳睡醒以后才發現,這哪是所謂使者,連忙當面請罪。更重要的是,連帥印都沒了,兩人也只好老老實實地看著劉邦安排相關事情。

由此可見,劉邦的第一個「手段」就是 偽裝,如果劉邦當天晚上就告訴守衛,他是漢王,韓信和張耳必定會第一時間覺察,到時候想要奪取帥印,也就沒那麼容易了。

其次,在這整個過程中,韓信、張耳兩人對劉邦的到來,竟然沒有絲毫察覺,這讓很多人都覺得十分奇怪。

要知道 韓信領兵、多多益善。作為中國歷史上的優秀將領,韓信沒理由會允許一個陌生人,夜晚自稱使者便進入軍營中。

如果這一點被排除掉,剩下唯一一種可能性就是: 劉邦心腹就在韓信身邊,并且身居高位。

韓信劇照

這樣一來,劉邦想要奪取權力自然也更加簡單。打仗的時候,我是君你是臣,這一點毋庸置疑,可要提到戰場上實際權力的歸屬,這就說不準了。

心懷鬼胎的兩個人,都想用 「正當理由」將權力掌控在自己手中。只是韓信從沒有想過,劉邦可以這樣悄無聲息地進入軍營之中,導致 棋差一著。

值得一提的是,借助這個機會,劉邦也可以「敲打」一番韓信,千萬別想著「干壞事」,既然能一夜之間奪取你的兵權,同樣能夠將兵權奪取的時間無限延長。

身為臣子,完成戰略計劃的同時,也應該時刻注意君王的安危才對。(當時滎陽距離韓信并不算遠,但韓信并未選擇直接救駕,這讓劉邦頗為不爽)。

古代戰爭的規則

從表面上來看,劉邦奪取韓信兵權的過程十分簡單,但這其實也和古代戰爭的規則背景,有一定關系。其一是前文所說的劉邦心腹,最有可能的就是監軍一職。

將在外,君令的確能夠有所不從。但如果監軍就在跟前,還要堅持 「有所不從」的話,以后的日子就注定沒那麼好過,這是所有將軍都需要考慮的一點。

論打仗能力,韓信毋庸置疑,可政治方面的智慧和較量,恐怕十個韓信也不是劉邦的對手。絕大多數情況下,韓信也能猜測到會發生什麼。

可他偏偏就是不信邪,這怪得了誰?在這一點上,項羽和韓信就頗為相似,相較于古往今來的 「客觀規律」而言,兩人都更加相信自己擁有逆天改命的能力,以至于最終身死道消。

其二,則是古代虎符,一般都分為兩個部分。劉邦手中的虎符具有調兵權,韓信手中的虎符則是指揮權。只有兩塊虎符合二為一之后,將領才能指揮軍隊作戰。

這項規則從春秋戰國時期就開始流行,主要目的就是防止將軍有 二心。因此,當劉邦趁夜色入營并取得韓信手上的虎符以后,結局就已注定。

現如今不少人看待楚漢相爭的時候,時常為項羽、韓信這樣的英雄人物惋惜,也為劉邦的成功而 迷茫

為什麼一個市井無賴之徒,最終竟然能夠成為漢王朝的開國皇帝?其實答案很簡單,劉邦總能夠注意到韓信和項羽注意不到的細節。比起戰場上的勝利而言, 政治較量上的勝利,顯然重要更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