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嗣:盛唐第一名將,身配四方將印,他若在安祿山不敢反

全组的希望 2022/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強盛的一個時代,無論是軍事、政治、經濟還是文化,實屬當時世界第一大國,直至安祿山發動安史之亂,大唐氣數由盛轉衰。

安祿山此人野心勃勃,作為玄宗之時最有實力的藩將,憑借一己之力耗盡大唐氣運,確實是非平常人可以成就,但若是不幸遇到這一位名將,安祿山絕不敢反,此人就是唐朝第一名將: 王忠嗣。

忠良之后,年少成名

唐朝名將薈萃,熟知的十大名將中有衛國公李靖、「三箭定天山」的薛仁貴,王忠嗣此人卻并未頻繁出現在我們視野當中。然而依照實力而言,王忠嗣卻是唯一一個可以震懾住藩將安祿山的一員虎將。

王忠嗣本人是忠良之后,其父王海賓以驍勇聞名,官至太子右衛率、豐安軍使,至王忠嗣九歲時,戰死于吐蕃松州保衛戰中,唐玄宗念在其父的忠烈之舉,命人將他接入宮中撫養,收為假子。

玄宗曾言道,「此去病孤也,須壯而將之。」坦言將其看做漢將霍去病遺孤,承諾成年之后給他封將,同時賜名為忠嗣。與當時還是忠王的李亨交好,這也為他后來的結局埋下了隱患。

漸漸地王忠嗣長大了,也繼承了其父的軍事才能,在軍事上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常與玄宗談及兵法時,雖沉默寡言卻也應對流暢自如,滔滔不絕,一語中的,直擊要害,唐玄宗直言:「爾后必為良將」。

唐玄宗在早年期間也是一位知人善用的明君,事實證明,他的確沒有看錯人,王忠嗣驍勇善戰,膽識過人,小小年紀便有名將之風。

公元733年,王忠嗣參加了他戎馬生涯的首場惡戰,僅率三百騎兵發動奇襲,率先提槍入陣,將數千敵軍斬殺于馬前,吐蕃眾軍倉皇逃竄,自此一戰成名。

又于公元738年,王忠嗣在唐軍寡不敵眾時,二戰吐蕃,單槍匹馬,身先士卒,「以所都策馬而前,左右馳突,當者無不辟易,出而復合,殺數百人,賊眾遂亂」,自此,唐軍士氣大振,吐蕃遂敗。

而后王忠嗣就如同利刃出鞘一般,勢如破竹,屢建奇功。戰吐蕃,震契丹,滅突厥,戰功赫赫,威名遠揚。公元746年,王忠嗣達到了他職業生涯的頂峰。

他同時兼任朔方、河東、河西、隴右四方節度使,一人佩四方將印,從朔方到云中,管理數千里的邊境線,真正的封疆大吏,這即使是在唐朝歷史上諸多名將的前提下,也是極其少有的事情。

心系家國,無愧于心

不僅戰功赫赫,王忠嗣的為人也是首屈一指,王忠嗣年少時勇敢自負,奉行「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等做了將領,卻能做事穩重,使邊境安寧,不無事生非。

曾對人說:「國家升平之時,為將者在撫其眾而已。吾不欲疲中國之力,以徼功名耳。」意思是說:在國泰民安之時,作為一方將領首要職責只是管理軍隊罷了,我不想借著國家的力量只是為了牟取功名。

同時他治下嚴明,領導有方。每次出兵前,命人分發兵器給每一位兵士,寫上用者姓名,戰后收回,若遺失,可憑借此驗明身份從而治罪,因此人人自勉,兵器充足,因而他的軍隊總是士氣充盈,戰意盎然。

他愛護將領,謙卑自持,驍勇善戰,戎馬一生,從不以功勞自居,不以身份為傲,實乃一代良將,然而命運好像就是喜歡捉弄人,這樣一位驚才絕艷的名將之才,竟被唐玄宗活活逼死了。

帝王疑心,天妒英才

帝王大概是最難以琢磨的職位了,在壯年之時,總是寬以待人的,但隨著年華老去,看著越來越優秀的皇子們、各懷鬼胎的權臣、虎視眈眈的藩將,帝王之心,也在漸漸發生變化。

唐玄宗也不例外,盡管作為開元盛世的一代明君,他卻依舊沿襲了帝王的通病:偏執和疑心。被他疼愛重用幾十年的假子王忠嗣也終于觸到了這位「君父」的逆鱗。

公元747年,石堡城一戰是王忠嗣命運的轉折點。此時的玄宗已陷入帝王控制欲最強的時候,自負和疑心占據了他晚年的生活,王忠嗣和唐玄宗發生了首次齟齬。

玄宗命王忠嗣率兵攻打吐蕃石堡城,然而王忠嗣卻說石堡城是吐蕃重兵要塞之地,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如果執意強攻,恐怕會損失慘重,建議玄宗先不要強攻,可以等待時機,巧取石堡城。

玄宗卻因為王忠嗣的「忤逆」震怒,并未聽取建議,轉而聽取了另一位將領董延光的攻城之法,命王忠嗣接應配合,王忠嗣明知此時攻城,無論是誰都是送死,然而皇命不可違,迫于無奈還是接下了軍令。

果然如王忠嗣所料,董延光首戰失利,損失慘重,卻將責任推卸到王忠嗣頭上,直言是他再三阻撓,延誤軍機,玄宗也認為此戰事敗北是王忠嗣的固執己見,第一次玄宗對這個優秀的假子產生了強烈的不滿。

看著玄宗的盛怒,王忠嗣明白,他與這位君父,再也回不到從前了。此事之后,王忠嗣的「好運」似乎也到了頭,倒霉事一件接著一件。

讒言加身,英年早逝

在王忠嗣任四方節度使時引起了另一個人的注意,宰相李林甫見王忠嗣膽識過人,本事過硬,害怕玄宗過于重用王忠嗣危害到自己的地位,同時王忠嗣又是玄宗假子,關系非同尋常,因而十分忌憚。

李林甫借石堡城玄宗對其的不滿,乘機進讒言,誣告王忠嗣勾結太子意圖謀反,甚至說王忠嗣在太子還是忠王時曾說:「吾欲尊奉太子」。玄宗大怒,三司會審后將其定為死罪。

所幸其部下哥舒翰拼死向玄宗請罪,極力懇求,聲淚俱下,玄宗這才將其貶為漢陽太守,然而在草原上奔馳的烈馬怎能安心守在一隅享受安樂呢,不久之后王忠嗣終日抑郁,年僅四十五歲,便郁郁而終。

一代名將,幾十年的戎馬生涯抵不過帝王猜忌,抵不過官場的爾虞我詐。年少成為玄宗假子,被寄予厚望,成名后奔波于抵御外敵,為家國而戰,他這一生倉促而短暫。

年少成名難得,更難得的是能夠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還有卓越的軍事才能和政治敏感,不僅如此,在任期間還多次提醒玄宗小心藩將之禍,尤其是安祿山,玄宗卻并未放到心上。

如果在安祿山發起安史之亂時,有這樣一位猛將在,恐怕大唐盛世還可以延續三百年,然而最后卻落得個郁郁而終的下場,實在是讓人唏噓不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