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營救蘇武,順帶救回一小隨從,卻沒想到給匈奴製造一可怕對手

hh 2022/09/14 檢舉 我要評論

蘇武牧羊,是古代著名典故。作為漢朝使節,蘇武被匈奴扣押了19年,任憑匈奴人威逼利誘,卻堅決不投降。最終在霍光的授意下,蘇武得以平安返回國家。而蘇武也就此,成為了古代堅強不屈、愛國者的典范。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蘇武使團中,也有一位堅強不屈的真漢子。與蘇武一樣,他同樣被匈奴囚禁了19年。但是他的名字卻很少有人知道,但是他的功業卻足以和蘇武爭輝。而他,正是漢朝著名外交家——長羅侯常惠。

據史料記載,蘇武出使匈奴時,帶領了一支100多人的使團,其中就包括常惠。常惠本是太原人,出身貧寒,天漢元年,常惠應徵隨同蘇武出使匈奴。血氣方剛的他原本想在外交舞臺上嶄露頭角,像博望侯張騫一樣立功于外域。

然而可悲的是,常惠剛剛準備大展拳腳,便受到了使團同事張勝的牽連,捲入一場匈奴國內的政/變。最終,張勝等人在匈奴人的利刃面前屈服,唯獨只有蘇武和常惠仍然堅持了自己的原則。隨後,蘇武和常惠被分別看押,而這一看押,就是19年。

始元六年(前 81 年),在霍光的操作下,漢朝終于掌握了蘇武等人的下落。而最終,作為蘇武隨從的常惠,也一同返回了漢朝。剛去匈奴時,常惠還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年。而如今,他卻鬚髮皆白。在古代人眼裡,他已經進入了老年。

然而年紀的蒼老並沒有按捺住常惠的進取之心。在匈奴19年,常惠吃盡了苦頭,然而他也就此深入匈奴社會,成為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匈奴通」。對于遊牧民族的習慣、心理和戰術,常惠早就諳熟于心。

因此一回到漢朝,常惠便再次得到起用。西元前72年,遠嫁于烏孫的和親公主解憂公主上書說:「匈奴出動騎兵在車師圍獵,車師與匈奴勾結在一起,共同侵略烏孫,請天子救救我們。」漢朝準備軍隊與戰馬,商議進攻匈奴,正遇上漢昭帝駕崩,漢宣帝即位。

對于處于危險之中的解憂公主,漢宣帝可謂是心急如焚。與此同時,烏孫已經逐漸成為漢朝在西域的立足點,因此不容有失。為此,漢宣帝緊急召見常惠,要求他去往烏孫,再走一趟。

在當年,常惠出使于烏孫,了解到西域的鬥爭態勢。因此他緊急派人返回漢廷,要求漢宣帝緊急發兵支援烏孫。隨後,漢宣帝派遣五路大軍,一共15萬人,大舉討伐匈奴。而常惠則帶領5萬烏孫軍隊,從西面出擊匈奴腹地。

聽說漢軍來襲,匈奴人趕集收拾行裝、趕著牲畜,沒命地向西方逃跑。因此,漢軍的出擊雖然聲勢浩大,但戰果有限,僅斬獲數百顆首級。

然而無心插柳柳成蔭,匈奴竄逃的部隊,迎頭撞上了常惠所帶領的烏孫軍隊。由于猝不及防,匈奴人大敗:「獲單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騎將以下三萬九千人, 得馬、牛、驢、騾、橐佗五萬餘匹,羊六十餘 萬頭。」

可以說,這是一場絲毫不亞于衛青、霍去病的大勝。而這次大勝,絲毫沒有耗費漢朝的士兵和錢糧,可謂是以夷制夷的典型戰例。經此一役,匈奴人眾和畜產損失慘重。敗軍在潰散逃亡的過程中,更產生不可計算的間接損失和心理打擊。

匈奴萬萬沒想到,自己只是放過蘇武的一個小隨從,沒想到竟然給自己造就了一個如此可怕的對手。因為這個功勞,常惠被封為長羅侯。從此以後,漢朝勢力大舉進入西域,而匈奴則逐漸從這裡退出。

然而,常惠並沒有因此而居高自傲。他仍然在用自己理性的判斷,看待整個西域局勢。漢朝雖然崇尚寬大,但卻有一條逆鱗,那就是使者。由于使者代表著漢朝和皇帝,因此殺害漢使在漢朝人看來,乃是彌天大罪,不得不誅。因此大到匈奴、南越,小到樓蘭、車師,都不敢輕易殺害漢使。而蘇武、常惠之所以能在匈奴人屠刀下存活,很大程度就是因為殺害漢使的代價極大。

然而西域有個名為龜茲的小國,卻冒天下之大不韙,曾殺害過漢朝的使節和校尉。常惠了解到此事後,立即派人稟告漢庭,希望朝廷派兵懲罰龜茲。對此,實際掌握執政權的霍光,要求常惠可以便宜行事。

因此,常惠召集身邊數百名屯田兵,然後用自己的威望召集西域各屬國的士兵,三路進攻,將龜茲國圍得水泄不通。而龜茲以為自己山高水遠,漢軍肯定不敢來襲,因此毫無準備。

在重兵圍困下,龜茲王趕忙為自己辯護說:殺漢校尉之事與己無關,是已故的父王聽信貴人姑翼唆使之結果。

而常惠知道,對于胡人不能逼人太甚,要學會網開一面。因此他命令龜茲王交出姑翼,然後在西域各屬國面前將之斬殺。姑翼血淋淋的頭顱,震懾了龜茲,也鎮住了西域各屬國。此時他們終于明白,到底什麼是「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後來,龜茲國正式從屬于漢朝,甚至還學起了漢朝的典章制度。儼然一個小中華。

在後來的歲月裡,常惠又奉漢宣帝之命,平定了烏孫的內亂。隨後,他率領三名校尉駐紮在赤穀,將烏孫分為兩個部分,大小兩個昆彌劃分各自的人口和地界,大昆彌分得六萬多戶,小昆彌分得四萬多戶。就這樣,烏孫由一個獨立國家,正式成為受漢朝監控的屬國。

而在上世紀發現的懸泉漢簡中,考古學家們驚喜地發現了常惠的行蹤,並補充了史料中未記載的內容。原來,常惠常駐于赤穀城,一邊屯田,一邊監視烏孫,一邊防備匈奴的進攻。在漢簡中,我們可還以經常找到常惠派人向朝廷傳遞資訊的隻言片語。可以說,常惠就是漢朝在西域的擎天一柱

常惠,以他的大智大勇,幫助漢朝力挫匈奴,平定西域,用以夷制夷的手段,徹底斬斷了匈奴的右臂。而在漢朝正式控制西域後不久,匈奴也因為戰亂而分崩離析。而最終,匈奴向漢朝表示了臣服,而這也標誌著連綿百年的漢匈戰爭告以結束。

蘇武死後,常惠接替了他的職位,擔任為主管周邊各部族事務的「典屬國」。可以說,常惠的節操和功績,絲毫不亞于蘇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