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仁軌:武則天最忌憚的人,一場大戰,讓日本上千年不敢覬覦中國

全组的希望 2022/08/26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663年,在朝鮮錦江入海口處(當時叫白江口),唐朝將領劉仁軌,率領大唐海軍,和日本海軍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海戰,后世史稱白江口之戰。

在這場大戰當中,盡管日軍數量數倍于唐軍,但最后還是被唐軍打得大敗。大半日軍精銳,都被唐軍殲滅,葬身海底。這一戰之后,日本方面聞風喪膽,終于見識到了唐朝的厲害,徹底臣服于唐朝,并且開始派遣使臣來到唐朝,學習唐朝的先進文化經驗。此后上千年的時間,日本都沒敢妄動半分。

白江口之戰,可以說是中國和日本在歷史上的第一次交鋒,對后來上千年的東亞歷史,都影響甚大。但同時,對于這場大戰,很多中國人卻少有了解,甚至壓根沒聽說過!

如此意義深遠的一場大戰,為何今天很多人都知之甚少?這場戰爭的詳細情況,到底是怎樣的?主導這場戰爭的唐朝將軍劉仁軌,到底又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要想說清楚這些問題,我們還得從頭說起。

劉仁軌,字正則,生于公元601年。劉仁軌是典型的皇族后裔,他的祖上,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漢光武帝劉秀!不過,到了劉仁軌出生的時候,已經是隋朝時期了,東漢已經滅亡了幾百年。所以劉家的這個皇族身份,其實也就等同于沒有一樣。

劉仁軌小的時候,正好趕上隋朝開始走下坡路,各地農民軍開始紛紛起義。劉家當時生活在河南開封一帶,這一帶當時正是農民軍鬧得最厲害的地方。隋末著名的瓦崗軍,就在河南地區。所以劉家當時也是過得很苦,經常沒有飯吃。不過,就算條件如此艱苦,劉家仍是沒有參加農民軍,依然堅持著耕讀傳家的優良傳統。劉仁軌也因此讀了很多的書,漸漸成了一個學識淵博的人。

后來,隨著劉仁軌逐漸長大,在劉仁軌18歲這一年,唐朝建立了。唐朝建立后,中原漸漸安定下來,劉仁軌也得以憑著自己的學問,步入仕途。李淵在位期間,劉仁軌曾被唐初重臣任瑰注意,認為他很有才學,此后被任命為息州參軍,后來又改任陳倉縣尉。

調任陳倉后,此時已是貞觀年間。劉仁軌做官以正直無私、不畏權貴而聞名。有一次,當地的折沖都尉犯法,擾亂當地治安,劉仁軌直接用刑,將其活活打死。這件事后來還傳到了李世民的耳朵里,按照當時的制度,折沖都尉是軍隊體系內的官員,地方官基本上管不到軍方頭上。所以當時李世民頓時勃然大怒,還因此召見了劉仁軌。但等李世民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后,非但沒有怪罪劉仁軌,反倒是對劉仁軌進行了重賞。

在整個貞觀年間,劉仁軌一直都是一個典型的底層文官,一直就在縣令這個級別轉悠。在那個群星璀璨的貞觀之治當中,劉仁軌其實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雖然做官名聲不錯,偶爾還能給李世民上書進諫。但總的來說,像他這樣的官員,在當時的唐朝,實在是一抓一大把。

貞觀年間的劉仁軌,大概自己也沒想過,未來有朝一日自己會統領大軍,打了一場影響東亞千年歷史的大戰。

貞觀二十三年,隨著李世民病逝,唐高宗李治順利登基,唐朝由此進入了李治的時代。在李治登基的時候,劉仁軌已經逐步升遷為給事中。給事中雖然算是京官,但品秩還是不高,最多也就勉強算是個中層官員而已。

這一年,劉仁軌已經49歲了。

按照當時的官員管理辦法,到了這個年齡,仍然只是勉強進入中層。劉仁軌的仕途,可以說基本上已經到頭了。不出意外的話,再干十幾年之后,劉仁軌可能會光榮退休,回家安心養老。當然,想要載入史冊的話,那就肯定沒希望了。

但是,到了顯慶四年,也就是劉仁軌59歲這一年,劉仁軌迎來自己人生當中,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

這一年,劉仁軌在朝中得罪了一個大權臣。這個大權臣,就是當時唐朝的宰相,李義府!

劉仁軌得罪李義府這件事,其實說來話長。簡單來說:李義府原本也是一個唐朝小官,后來李治因為要立武則天為皇后,以此和長孫無忌等老臣爭權,李義府站隊到了李治這邊。此后,李治為了李義府等人,有資格和長孫無忌這種老臣斗爭,所以就開始火速提拔他們。短短幾年之內,李義府就一躍成了唐朝的宰相。

然而當上宰相之后,李義府卻暴露了自己小人得志的本色。正常小人得志之后,應該做的事情,李義府基本上都做了。這期間就曾有這樣一件事,李義府看上了一個美女,但這個美女當時因為犯了罪,被大理寺關入了監獄。后來,李義府強行下令,讓大理寺丞畢正義,將其釋放。但再之后,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件事就泄露了出去,被御史言官知道了。

此后,御史言官自然要上奏彈劾李義府,畢正義也被打入大牢。而當時負責審訊畢正義的,正是劉仁軌!李義府為了遮掩這件事,自然想要讓劉仁軌放水。但以劉仁軌正直無私的性格,他自然不可能答應李義府的要求。后來,李義府沒了辦法,只能玩了一手政治暗殺,逼畢正義自縊于牢房。

最終,李義府靠著當時李治和武則天的寵信,再加上畢正義已死,死無對證,自然是僥幸過關。然而經過這件事之后,劉仁軌卻徹底得罪了李義府。

一個中層小官,得罪了當朝宰相。那接下來等著劉仁軌的,自然不會是什麼好日子了。沒過多久,劉仁軌便接到了一封調令,被調到了山東青州去當刺史。

正是這次調動,徹底改變了劉仁軌的命運。

劉仁軌被調到山東之后不久,唐朝便要再次對朝鮮半島用兵。如果對朝鮮半島用兵,山東這邊自然就成了前哨,可以利用海運為前方的唐軍提供補給。于是就這樣,在山東做刺史的劉仁軌,被卷入到了這場戰爭當中。

戰事開始后,遠在長安的李義府,此時只想弄死劉仁軌。開戰之后,李義府調劉仁軌去負責海運。此后,李義府等到海上風浪大起的時候,強行讓劉仁軌帶船隊出海,后來果然有很多船只葬身大海。李義府便以此事為由,要直接殺了劉仁軌。多虧李治還算聰明,意識到李義府是想要公報私仇,所以只是將劉仁軌一擼到底,讓他以平民身份繼續參加這場戰爭,并未真地殺他。

然而此后,李義府卻依然不肯罷休。李義府直接給當地的將軍劉仁愿下了密令,讓劉仁愿弄死劉仁軌。這個劉仁愿雖然和劉仁軌名字很像,但其實只是巧合,兩人沒有半點關系。收到李義府的密令之后,劉仁愿念及劉仁軌正直無私,所以并沒有真的下手。

就這樣,劉仁軌終于再次逃過了一劫。

此后不久,隨著唐軍在前線節節勝利,平定了百濟國,在當地設立了熊津都督府。然而在這之后,李治原本派去的那位都督,卻在坐船的時候不幸遇難,于是熊津都督府都督的職位,就出現了空缺。而當時百濟內部的殘余勢力,又卷土重來,已經包圍了百濟境內的唐軍。這個時候,李治便再次想到了劉仁軌,下旨讓劉仁軌臨時接班,接替那位倒霉的前任都督統領軍隊。

就這樣,劉仁軌陰差陽錯之下,從文官系統進入到了武將系統,得以執掌兵權,為數年之后的那場海上大戰,埋下了伏筆。

這一年,劉仁軌已經60歲了。

說到這里,我們得暫時岔開一下話題,簡單說一下唐朝對高句麗的這場戰爭。要不然后面我們可能很難理解,日本為什麼會參戰,劉仁軌又是怎麼指揮軍隊戰勝了日軍。

高句麗是一個歷史很悠久的政權,打從漢朝那會兒,高句麗就已經建國了。這里要多說一句,雖然今天某國堅持認為,高句麗是他們的先祖。但實際上,高句麗其實應該算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邊疆政權。

自漢朝建國之后,后來高句麗逐漸發展,成了遼東地區的霸主。后來又恰逢中國這邊,正趕上南北朝時期,大家一直在忙著內斗,也沒空去搭理高句麗這種邊疆政權,所以高句麗就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到了隋朝的時候,高句麗已經是一個相當強大的政權,嚴重威脅到了隋朝東北方向的安全。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隋煬帝才會不惜血本,從國內募集了幾十萬精銳,前去征討高句麗。然而可惜的是,楊廣在戰略上沒錯,在戰術上卻輸得一敗涂地。最后非但沒有掃平高句麗,反倒是讓隋軍損失慘重,繼而導致了隋朝的滅亡。

再之后,到了唐朝。唐朝剛建立的時候,最大的問題是解決內部矛盾,后來又需要優先解決北方的突厥,以及西北的吐谷渾。所以在唐朝建立后的二十多年時間里,唐朝都沒有對高句麗動手。直到貞觀十七年的時候,當時高句麗內部發生了政變,掌權者由鴿派變成了鷹派,開始迅速向外擴張,李世民這才下令,親自率軍去征討高句麗。

當時的高句麗,占據了今天朝鮮的全部,再加上吉林省和遼寧省的一部分,以及韓國的一部分,實力正處于巔峰時期。而在朝鮮半島南部,還存在了新羅和百濟兩個國家。而高句麗內部政變之后,便開始聯合百濟,一起進攻新羅。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唐朝對高句麗的第一次進攻,開始了。

李世民率軍進入遼東之后,很快就勢如破竹,一路橫掃高句麗。但后來,隨著唐軍越發深入,逐步推進到安市城下,李世民卻發現,高句麗似乎并沒有想象的那麼好打。相比之前唐朝滅掉的突厥和吐谷渾,高句麗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敵人。突厥和吐谷渾,都是游牧民族。只要滅掉了他們的主力軍隊,就能徹底滅掉他們。但高句麗則不同,高句麗是一個農耕文明。農耕文明的特性,意味著高句麗具有強大的恢復力,唐朝很難一戰將其滅國。

后來,隨著天氣逐漸變冷,李世民便不得不暫時撤兵。撤兵之后,李世民也檢討了自己的這次軍事行動,認為是自己在戰略上出了問題。所以在這之后,唐朝高層開始修改對高句麗的戰略。

想要滅掉高句麗這種農耕文明政權,需要連年襲擾,剪除其羽翼,讓其不斷衰弱。等到高句麗衰弱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最終一戰滅國。

制定了這個戰略之后,唐朝開始執行這個戰略,幾乎每年都要和高句麗打一仗。不求滅國,只求殲滅更多的高句麗主力,對其進行襲擾。但幾年之后,隨著李世民去世,唐朝開始面臨皇帝換人的問題,所以這個戰略也就被暫時停了下來。直到十年之后,隨著李治立了武則天為皇后,放逐了長孫無忌,徹底掌握了大權,這才重啟對高句麗的襲擾戰。

劉仁軌開始統帥軍隊的時候,已經是唐朝重啟戰爭的第七年了。經過七年的襲擾戰之后,高句麗已經十分衰弱,唐軍也滅掉了不少高句麗的附屬勢力。所以在公元660年,李治下令,以唐軍名將蘇定方為統帥,率領唐軍進入朝鮮半島作戰。因為當年唐朝曾幫助新羅,打過高句麗。所以到了這時,新羅是唐朝的小弟,而百濟則是高句麗的小弟。

蘇定方率軍入朝之后,唐朝和小弟新羅國聯手,南北夾擊,一戰滅掉了百濟。滅掉了百濟之后,就等于是斬斷了高句麗的一條臂膀,而且以后可以從高句麗身后,對其發起進攻。

這場戰爭,也就是劉仁軌被調到海上,負責海上運輸的原因。在此期間,劉仁軌被李義府打壓,最后險死還生。而唐軍在前線則是節節勝利,最后攻滅了百濟國。

蘇定方滅了百濟之后,直接率唐軍主力北上,進攻平壤。而百濟這邊,唐軍的力量則相對空虛了一些。此后沒過多久,百濟的一些舊貴族,就開始一場復國運動,從日本那邊接回了太子扶余豐,并且擁立扶余豐為新王。扶余豐即位后,因為百濟政權確實統治了當地多年,再加上唐軍主力此時不在百濟,所以很快就組織起不少軍隊,重新占領了很多地方。

此后,百濟復國勢力,打算一鼓作氣,徹底恢復百濟全境,于是便去進攻唐軍在百濟的據點。因為當時蘇定方已經率主力前往平壤,新羅境內的唐軍并不是很多,所以很快就被百濟復國軍圍困。

就是在這個時候,劉仁軌被緊急起復,負責帶著一部分唐軍從海上進行支援。同時,到了百濟之后,再緊急從新羅那邊征兵,帶著這支雜牌軍,前去援救被圍的唐軍。

在這場戰爭當中,劉仁軌雖然是第一次領兵,但卻展現出了極高的軍事才能,最后與被圍的劉仁愿部一起,里應外合,聯手擊退了百濟復國軍。

這一戰,在歷史上一般不太受重視,更少有人知道。但從后來的戰事來看,劉仁軌這一戰的貢獻,其實是巨大的。因為一旦百濟攻破了府城,就等于是斷了唐軍的后路。此時蘇定方正率軍圍攻平壤,一旦后路被斷的話,接下來唐軍恐怕就很危險了,甚至有全軍覆沒的可能。

擊退了百濟復國軍之后,天氣開始逐漸變冷,前方的蘇定方,也無法再繼續圍攻平壤,只能暫時撤退。因為劉仁軌的努力,唐軍此時仍是在百濟境內占據了很大一塊地盤,所以蘇定方也得以安然后撤。

不過,撤回到百濟之后,接下來唐軍的動向,就成了一個問題。

到底是繼續留在百濟境內過冬,等待來年再戰?還是先撤回國內,等到來年再回來?

這個問題,在當時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要知道,當時蘇定方手底下的唐軍,至少有數萬人。這數萬唐軍如果留在百濟的話,糧草就成了一個大問題。以當時百濟這邊的情況,想征糧都沒地方去爭。而從唐朝國內運補給的話,冬天海運難度又太大。所以最后,蘇定方只能率領唐軍主力,暫時退回國內。

但在這個時候,劉仁軌卻主動上書,自請帶一部分軍隊,留在百濟。以當時唐軍在百濟的情況,只要唐軍全部后撤,百濟肯定會很快貢獻所有地盤,繼而復國。唐軍之前的戰斗,就等于是白費力氣了。對此,唐軍高層其實也很清楚,但問題是,誰都不愿意留下。因為只要留下來,就等于是孤軍深入,懸浮海外。未來不管有什麼戰爭,都只能先靠自己。守住的難度太大,戰死的可能性卻很高。

這樣一個風險很大,收益很小的任務,自然沒人愿意去承擔。然而就在此時,劉仁軌去主動站了出來,主動請纓。李治受到上書后,自然十分高興,當即下令,讓劉仁軌留在了百濟境內過冬。

正是這次請戰,奠定了后來劉仁軌的傳奇。

唐軍主力撤退后,劉仁軌留了下來,同時還有劉仁軌麾下的一部分軍隊。此后,靠著這部分軍隊,劉仁軌竟然奇跡一樣地在當地打開了局面!在新羅軍隊的幫助下,劉仁軌不但守住了唐軍固有的地盤,甚至還再次擊敗百濟復國軍,打下了好大一塊地盤!

如此一來,百濟復國勢力那邊,就更加難受了。

百濟復國勢力這邊,情況其實一直不容樂觀。當初蘇定方橫掃百濟,幾乎徹底摧毀了百濟的統治核心,連百濟國王都被蘇定方抓了回去。此后,殘存的百濟貴族,雖然從日本接回了百濟太子,重新擁立為百濟王,但復國派內部亦是矛盾重重。這些擁立太子的百濟貴族,本身也心懷叵測。而那位百濟太子,本身就是被擁立上來的,手里實權有限。所以,打從這位百濟太子登基那天開始,他就一直在和擁立他的這些老臣們斗爭。

百濟復國派的內斗,也給了劉仁軌很大的機會。劉仁軌當時已經打算直接進攻,徹底滅掉百濟復國派。在劉仁軌和新羅的夾擊之下,這位百濟新王又殺了手下最有才能的大臣,處境自然艱難。至于他的大哥高句麗,此時被唐軍牽制,有心支援但卻有心無力。

就在這個時候,百濟復國派,終于想起了旁邊的日本。

日本當時雖然和百濟隔海相望,但雙方距離其實并不算遠。從日本到百濟,比從山東到百濟更近。此時的日本,已經成了這位百濟新王的最后救命稻草。于是,這位百濟新王果斷向日本方向求救。

白江口一戰的背景,大抵就是如此。

說到這里,我們暫時再插一句,說說日本那邊當時的情況。

對于日本古代的歷史,很多人可能不太熟悉。尤其是對于日本人到底從哪里來,史學界一直都有很大爭論。目前大家最能接受的一種說法是,日本人的先祖是從大陸這邊過去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來自中國。后來這些人相互通婚,逐漸形成了所謂的日本人。

從戰國時代開始,齊國、燕國、楚國和越國等靠海的國家,就已經有人為了躲避戰亂,來到了日本。尤其是從朝鮮半島方向,渡海更加容易。不過,日本的文明發展,相對大陸地區來說,則緩慢了很多。直到我們這邊的戰國末期時,他們還處在原始部族時代。

后來,隨著大陸這邊的文明,不斷傳播到日本,日本也開始進入到了奴隸制社會的時代。在東漢的時候,日本就曾來到過中國,向漢朝朝貢,還得到過劉秀賜予的金印。

再之后,隨著中原文化進一步傳播到日本,冶鐵技術開始逐漸成熟,日本也開始逐漸脫離基礎的奴隸制社會體系。而且在此期間,日本內部一個叫大和國的國家,開始逐漸擴張,繼而開始逐漸統一日本。

大和國的首領,就是后來所謂的‘天皇’。

隨著日本逐漸統一,日本歷史也開始逐漸進入到了封建時代。到了隋朝時期,日本的文明進入了所謂的‘飛鳥時代’,經過了‘圣德太子改革’,‘大化改新’之后,日本已經開始進入成熟的封建時代。日本進行‘大化改新’的時代,正好是李世民在位的最后幾年。大化改新的內容,也是基本照搬唐朝這邊的很多制度。

經過大化改新之后,日本的文明體系,更上了一個台階,國力也越來越強,而且已經統一了整個日本。而隨著大化改新的進行,改革觸動了很多舊貴族的利益,這些舊貴族也紛紛開始反對改革。就在這個時候,唐軍開始進攻百濟。

在唐軍進攻百濟之前,百濟其實已經向日本求救。不過當時日本政府,正在忙于解決內斗,無暇派出軍隊支援。此后,百濟被滅,日本朝廷的威信也因此受損,很多舊貴族紛紛指責當權者,大化改新的成果也開始岌岌可危。

所以,當百濟復國派第二次求援之后,日本朝廷便決定選擇傾力一戰,以此轉移國內矛盾。

不過,就在當時那位天皇,剛剛準備召集全國軍隊,前去救援百濟的時候,老天爺似乎都看不慣他,不愿讓他給中國搗亂。就在這位天皇剛剛開始募兵之后,就直接病死了。此后,太子登基,首先要穩定國內,所以又拖了兩年時間。

在這兩年當中,這位新登基的‘天智天皇’,一方面鎮壓國內的反對勢力,一方面積極備戰,同時向百濟方面,運兵員運物資。對于這場戰爭,天智天皇可以說重視到了極點,同時也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豪賭。

毫無疑問,這場戰爭,日本已經是傾盡了全國之力。如果打贏了唐朝,戰勝了這個當時在全世界都堪稱霸主級的強者,日本將會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而如果打輸了,日本也就被徹底揍趴下了。

不得不說,日本這個國家,確實喜歡賭國運。一千多年前是如此,近代亦是如此。

經過兩年多的持續派兵后,日本方面,大概向百濟方面派了三萬多精銳。當時日本全國的精銳,幾乎都被派到了百濟。此后,日軍固守在百濟復國勢力的核心區域,幫助百濟復國派,抵御唐軍的進攻。

又過了一年多以后,隨著劉仁軌步步逼近,百濟殘余的地盤,越來越少。公元663年,八月,劉仁軌率領唐朝和新羅聯軍,包圍了百濟王所在的區域。8月13日,白江口之戰爆發。

大戰開始之后,可說的反倒不多。

之所以會這樣,因為當時在唐朝眼里,日本根本就算不上是一個大敵。對于當時的唐朝來說,日本和一個強大的部落差不多,根本沒必要重視。所以在中國的史書上,對于這一戰的記載,極少極少,中國史官壓根沒覺得這是個大事。

反正最后,雙方打了近兩天的時間,唐軍大勝。《舊唐書》對此只有二十五個字的記載: 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戰皆捷,焚其舟四百艘,煙炎灼天,海水皆赤。

雖然記載極少,但從這25個字當中,我們足可以感受到,這一戰是何等的慘烈。

當然,這種慘烈,是對日軍來說的。

這一戰當中,唐軍的傷亡,其實比想象的要小很多。因為當時唐軍這邊的戰船,實在是比日本那邊強太多了。如果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去搜一下更詳細的白江口之戰的資料,可能體會的會更深一些。

不管怎麼說,這一戰之后,日軍被劉仁軌打得聞風喪膽,就此撤回國內,再也不敢插手朝鮮半島的戰爭。而那位天智天皇,也因此明白,唐朝到底是一個多麼恐怖的存在,絕不是日本能夠戰勝的。

歷史證明,有些事情,還是得用拳頭解決的。有些人,還是得揍趴下之后,才能真的害怕。

此后的上千年里,日本都沒敢再覬覦中原。直到明朝萬歷年間,隨著日本那位豐臣秀吉,統一了日本,才敢再次入朝,和明軍又較量了一下。結果那一次,滿懷大志的豐臣秀吉,還是被明軍一支偏師,再次打了回去。

而對于當時的唐朝來說,白江口一戰,更重要的意義,是徹底滅了百濟的殘余勢力。自此之后,能夠直接從背后去打高句麗,這才是唐朝在乎的。至于逃走的日本海軍,唐朝壓根懶得搭理。而日本那邊,在這一戰之后,則是開始積極向唐朝派遣遣唐使,積極學習唐朝的文化,成了唐朝的小迷弟。

而劉仁軌這邊,隨著白江口一戰的勝利,整個百濟已經幾乎被唐軍全部控制。接下來,劉仁軌依然留在百濟,負責對當地進行治理。在劉仁軌的治理下,百濟很快從戰亂當中恢復了過來,重新恢復了生機。

另外,就在劉仁軌打白江口之戰的幾個月之前,京城這邊也發生了一些動蕩。一直肆意妄為的李義府,終于讓李治再也無法忍受。隨著御史言官彈劾李義府,李治當即下令,將李義府流放。自此,劉仁軌在朝中的仇人,也被清理掉了。

這一年,劉仁軌63歲。

63歲的劉仁軌,仇人從朝堂上消失,自己又打贏了一場名垂千古的戰爭,實在是雙喜臨門。

在百濟待了兩年之后,公元665年,李治前往泰山封禪。劉仁軌也因此帶著新羅、百濟、儋羅、日本四國的酋長,前去泰山參加封禪大典。封禪之后,劉仁軌被李治召見,得到了李治的認可。

接下來的幾年里,劉仁軌官運亨通,一路青云直上。

封禪大典結束后,劉仁軌升任為大司憲兼知政事。公元666年,劉仁軌遷右相,兼檢校太子左中護。公元668年,隨著高句麗權臣蓋蘇文去世,唐朝對高句麗展開了總攻。劉仁軌亦返回百濟,從百濟方向統領唐軍進攻,最后徹底滅掉了高句麗。

此戰之后,劉仁軌結束了在百濟的任務,返回京城,請求退休。李治先是同意了劉仁軌的退休申請,加封他為金紫光祿大夫。但數月之后,又再次被起復為隴州刺史。

這一年,劉仁軌已經70歲了。

70歲之后的劉仁軌,在朝堂上可以說是春風得意。公元672年,劉仁軌再次入朝,擔任太子左庶子。公元673年,劉仁軌奉命改修國史。公元674年,朝鮮半島上僅存的小弟新羅,又不老實了,有了想要擴張的企圖。于是,74歲的劉仁軌,再次掛帥,帶兵去收拾了一下新羅。公元777年,西北的吐蕃又有異動,劉仁軌又奉命去西邊防備吐蕃。

公元681年,已經80歲的劉仁軌,升任太子太傅。公元682年,李治移駕東都洛陽,劉仁軌奉命留在長安,輔佐太子處理政務。公元683年,李治駕崩,武則天執政后,加封劉仁軌為特進。公元684年,隨著皇帝李顯被廢,李顯的太子亦被廢黜,劉仁軌開始獨自負責長安留守事務。

在劉仁軌生命最后的幾年里,他顯然已是位極人臣的地位。就連武則天,對劉仁軌也是極為推崇和尊重,曾寫信給劉仁軌,將其和蕭何類比。而且,當時在整個唐朝內部,劉仁軌恐怕也已經是武則天唯一一個有些懼怕的人物了。如果劉仁軌不支持武則天掌權,那武則天后面能不能當上皇帝,恐怕猶未可知。

不過,對于李家的那些內亂,劉仁軌并未插手,甚至沒有任何表態。或許,此時的他,對所謂的權力紛爭,已經絲毫不感興趣了。

公元685年,劉仁軌病逝。此時正是李旦在位,但由武則天把持大權。劉仁軌死后,武則天為其輟朝三日,極盡哀榮。

一代唐朝名將,就這樣走完了他的一生。

回顧劉仁軌的一生,我們不難發現: 歷史上真實的劉仁軌,其實是在年近六旬的時候,才逐漸發跡,算是大器晚成的典型案例了。在劉仁軌的大部分人生當中,他都只能算是默默無聞。然而一旦機會到來,他卻能一飛沖天,建立屬于自己的傳奇。

所以,做人,活得長真的很重要。活得長而且會等待,會積蓄自己的力量,則是更加重要。

另外,從白江口一戰當中,我們也得到一個啟示:有些人有些國家,似乎一直就喜歡賭國運。上千年來,從未變過。對于這樣的國家,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讓其臣服。一千多年前是這樣,一千多年以后的今天,恐怕還是這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