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27名同學「有26人討厭他」 班導問1問題⋯舉手全部放下

安妮 2022/12/04 檢舉 我要評論

▲班上有個孩子,全班27名同學之中,有26人討厭他⋯⋯。

班上有個孩子,全班27名同學之中,有26人討厭他,對他口出惡言、毫不體貼,處處針對他,甚至有時候想要動手打他。

在我中途接班時,原本的班導就向我提醒過這個狀況。而我僅僅接班一個禮拜便發現,原班導講得一點都沒錯,這個孩子的人際關係真的有太大、太大的問題。

他的衛生習慣極為不好,反應遲鈍(先天因素)。他看不懂他人的臉色,喜歡在別人玩到一半時,硬插進遊戲中。他觀察其他同學會開玩笑地打來打去,便也開玩笑地對同學說:「來打我啊!來打我啊!」結果他就被打了。

但是,這個孩子做事很用心。打掃時間,我請他幫忙擦黑板。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擦黑板比我乾淨的學生(我過去帶的小朋友曾稱讚「俊堯老師超會擦黑板的,沒看過黑板可以擦得這麼乾淨」)。只要是我交代的事情,這孩子總是很認真、很認真地去做,即使做得不好,他依然很認真、很認真。

●有些先天病狀反映在心理,我們唯獨了解,才能瞭然

一天上社會課時,社會老師請小老師收習作。這孩子就是社會小老師,但同學們卻說:「老師,我們班沒有社會小老師。」坐在教室後面的我默默地聽著,同時思考著。

下了課,我拜託社會老師以幫忙的名義支開那個孩子。

我問全班:「有沒有人很討厭他的?麻煩你舉手,老師保證不會罵人。」班上有大約八成的孩子舉起手。

我繼續問:「請問有沒有人很希望他馬上轉走的?如果有,請你把手繼續舉著。」

許多矗立在空中的手臂漸漸地放軟下來,收回自己的身體旁。但仍然有五隻手臂屹立不搖地高舉著,所以我問了他們原因。回答不外乎這些問題點:衛生整潔的習慣不好、不善觀察他人的臉色、愛亂入別人的遊戲等。每一點我都很贊同,一一附和說:「如果是我,我也會很不爽。」

接著我再問:「有沒有人希望他最好能馬上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有的話,請你把手繼續舉著。」

五隻屹立不搖的手臂被這個鋒利的問題震懾住了⋯⋯沒有人再堅持下去。

「老師最近聽到一個故事,想和你們分享。」我說起剛剛在社會課時,腦海浮現的一段內容——

老師很怕你們的成長過程中,在學校遇到一種現象,這種現象可能發生在每個時代、每間學校,它叫——「霸凌」。而其中,老師認為最容易將人逼上絕路的霸凌,就是「關係霸凌」。心理學家阿德勒曾經說過,人生所有問題,皆來自人際互動。關係霸凌就是一種長期的人際互動冷落與排擠。

許多年前,澳洲有位小男孩,一出生便沒有下半身,經過搶救後,他存活下來。但他有因為活下來,從此一輩子過得幸福又快樂嗎?並沒有。

在小學階段,同學稱他為怪物、惡魔,叫他不要出現在世界上嚇人。他被同學當成球,一天丟到垃圾桶、一天丟到廚餘桶,還有同學拿美工刀劃他的軀幹⋯⋯這樣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地循環著。這個男孩,就是你們熟悉的力克.胡哲。

有沒有人知道小力克在小學階段,有多少次想自我結束生命?答案是超過十次。如果是我只擁有一半的身體,我也寧願不要活了,更何況每天都被同學當作怪物,周遭的環境更會讓我認為自己不值得活在這世上吧!

▲大家畢業後就永遠不再碰面,但這些他所面臨的困擾,卻可能伴隨著他一輩子。(示意圖/取自Pixabay)

聽完我分享的故事,有個孩子立刻舉手說:「老師,可是力克.胡哲是沒辦法改變的,班上這位同學是可以改變的。」

我反問:「你看過他的診斷報告書嗎?」他搖搖頭。我接著說——

有些先天病狀反映在身體,我們一目瞭然。然而,有些先天病狀反映在心理,我們唯獨了解,才能瞭然。

有沒有人想過,他有多羨慕你們。他好羨慕你可以把桌面收得這麼乾淨;他好羨慕你不會因為空氣質量差而一直流鼻水;他好羨慕你解數學時都不會卡住;他好羨慕你字可以寫得好端正;他好羨慕你可以擁有朋友⋯⋯但這些羨慕,他卻一個都做不到。

生命是一段連續而不可逆的現象,每個人的童年都只有一次,你跟他當同學也就兩年,最多六年。現在大家六年級,一年後畢業了,可能你們就永遠不再碰面, 但這些他所面臨的困擾,卻可能伴隨著他一輩子。

老師沒有要你們當他的朋友,但我希望我們能一起合作,讓他長大後,有一天回想起求學歷程時,他會說,我覺得我的六年級同學們對我很好,至少,他們把我當同學。

●即使無法喜歡一個人,但至少可以包容與體貼

幾個月後,和班上的一個男生聊天,他是當初對那個孩子十分不友善的其中一位。我問他:「你現在還是很討厭他嗎?」他搖搖頭,回答:「不知道為什麼,自從老師叫我們不用當他的朋友,只要當他的同學就好,我就覺得只是當同學,好像沒有那麼難。雖然他還是有他自己的衛生問題,但現在的我不像以前那樣討厭他了。」

回想這幾個月的改變,很多人可能想問我:「班上同學有變得喜歡他了嗎?」

以前,只要他的衛生紙一掉到地上,必然馬上引來其他同學的嘲諷或揶揄。但是現在,當一樣的事情發生時,我看到的是周圍的同學小小聲地提醒他,要他趕快把垃圾撿起來。

以前,同學們絕對不會讓他碰到自己的物品,不管是水壺、跳繩,甚至是聯絡簿,只要一被他碰到,就迅速拿去擦拭、消毒,甚至大發雷霆地對著他吼叫。但現在,由于我常常帶著這孩子去洗手,也一起幫忙他整理桌子,在改善衛生環境之後,我發現,班上原有的那股厭惡、排斥感開始減少,甚至到最後開始接受他幫忙發聯絡簿。

以前,任何遊戲都會因為他的靠近、旁觀,而直接中斷。但是現在,我卻看到同學們願意讓他在一旁觀看,甚至有時候還願意讓他一同排隊加入遊戲。

所以如果要問我,同學們有開始變得喜歡這個孩子嗎?我認為,要談得上喜歡並不容易,但是他們在相處上,確實多了一份包容與體貼。

經歷這件事情之後,我發現有時候霸凌或排擠的行為是從眾的。當班級內開始產生這股「針對」的氛圍,原本沒有想法的孩子,也會一股腦地加入排擠的行列,為了討厭而討厭;而原本就討厭他的孩子則變得更變本加厲,明目張膽。

然而,若大人願意花心思,用適當的方式引導,無論是從眾行為或變本加厲,孩子們之間形成已久的氛圍是有機會被改變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