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王」馮云山有多厲害?他若不被楊秀清坑死,太平軍很可能成事

hh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1852年6月,大清王朝大廈將傾岌岌可危,四處都是因不滿清朝腐朽統治和官僚主義,奮起反抗的民間起義軍,其中尤以太平天國勢力強大,也最為清朝忌憚。

大將馮云山

畫面來到太平天國的軍營中,一個身負重傷的男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他撐著一口氣只想見自己的兄弟洪秀全最后一面,這個人名叫馮云山,太平天國的南王。

洪秀全得到馮云山被清軍炮火擊中的消息,他顧不得許多急急忙忙的趕往軍營,終于在后者彌留之際見了其最后一面。

馮云山用所有力氣握住洪秀全的手,忍著疼痛長出了一口氣道:「見到你我就安心了,我命不久矣,起義大業倘若想要一統天下,就必定要除去奸佞小人切莫仁慈,楊秀清不可留。」

洪秀全眼含熱淚,不成想自己的異姓兄弟會死在這場戰役中,他重重地點頭:「云山放心,我必將推翻清朝,一統天下實現咱們的宏圖大愿。」

馮云山聽到洪秀全的承諾放下心來,他緩緩地閉上眼睛撒手人寰。馮云山是何許人也?

他是洪秀全身邊最具計謀的軍師,也被稱作是太平天國的「定海神針」,若馮云山沒有死于這場意外,洪秀全的太平天國或許不會敗北,反倒是能一統天下。

南王馮云山在太平天國里的地位如此重要嗎?讓我們一一道來。

馮云山的過往

馮云山和洪秀全年幼時便是同鄉,兩人居住的村子是鄰村,自小在同一所私塾里讀書識字,再加上性情相近志氣相投,所以小時候便是至交好友、感情深厚的玩伴。

當時的清朝政府早已腐敗不堪根基腐化,從上到下的官吏貪污斂財不止,同時清政府不敢反抗外國列強的侵略戰爭,只能一次次簽訂喪權辱國的協議割地賠款。

大清朝廷拿不出如此巨款,就變相地向農民征收更加嚴苛的苛稅雜費,讓原本就民不聊生的百姓生活更加艱難,為了能有一口飽飯窮人賣兒賣女,甚至是典當妻子的事情屢見不鮮。

百姓在重壓之下難以生存,以至于官逼民反,很多農民揭竿起義,全國各地出現了很多起義軍,他們反抗清朝腐朽統治,意圖推翻清朝取而代之,洪秀全就是在此時崛起的。

洪秀全寒窗苦讀十余年,曾三次參加清朝的科舉考試而不中,滿腹經綸皆是因為官員舞弊收受錢財導致其屢屢落榜,郁郁不得志的洪秀全對清朝政府失望至極,憤而產生了想要推翻清朝的想法。

不過他自己勢單力薄家境貧寒,即使造反也很難成事,于是乎便找到了自己的至交好友馮云山。

馮云山出身書香世家家境殷實,他看不慣官場黑暗朝廷腐敗,當時的他是一名鄉下的教書先生,遠離清朝官場避世而活。

當洪秀全將自己的想法全數告訴馮云山以后,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馮云山早就想成就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奈何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與合伙人。

現在有如此機會必定要抓住,他想要起義想要組建一支反清大軍,可只有兩人遠遠不夠,只有名正言順才能吸引更多的人。

就這樣在馮云山的策劃下,洪秀全號稱自己得到了上帝的指引,下凡是來推翻清政府的,帶領百姓過上安穩祥和的生活。

他們創立了拜上帝教,開始傳播教義廣收信徒。馮云山和洪秀全商議,馮氏家族在廣州一帶的威望,他留在自己的家鄉傳播教義吸引信徒,洪秀全則前往勞苦大眾聚集最多的廣西宣傳。

馮云山曾經擔任私塾先生口才了得,再加上他被鄉民認可,在鄉里宣傳十分順利,不過數日就將拜上帝教的思想傳播出去,招納了數千愿意追隨起義的教徒。

洪秀全在礦場卻沒有如此順遂,有一名工人喝酒鬧事和管理礦場的當地官吏鬧起沖突,情急之下將洪秀全要帶領大家造反起義一事脫口而出,致使他被縣令逮捕關押。

馮云山得知消息以后,四處奔波出錢出力,將洪秀全從監獄里營救出來才躲過一劫。出獄以后,兩人在馮云山的主導下落腳平在山,印制了很多宣傳教義的小冊子四處分發,還讓已經發展的教徒各處宣傳。

很快附近的貧苦農民紛紛被吸引,前后招收了二千人左右,建立了太平天國的第一支革命組織。拜上帝教的教徒在洪秀全和馮云山的帶領下,拿著鋤頭在附近村寨搗毀廟宇、懲治地主鄉紳、反對清朝律法。

截止到金田起義時期,拜上帝教的教徒發展到數萬人,洪秀全在廣西正式建立太平天國自稱天王,馮云山被冊封為南王,擔任義軍的軍師一職。

楊秀清加入太平天國

馮云山改革清朝封建體制,建立以農民民主主義和君主制相結合的新興政權,又改革軍制重新將太平天國的軍隊重新劃分組編,以達到力量最大化。

太平天國的建立引起了清政府的恐慌,朝廷開始出兵鎮壓希望將這支起義軍扼殺在搖籃里,不過此時太平天國早已發展壯大,足以抗衡清政府。

清朝大軍集結廣西,準備將太平天國困死在紫荊山區內,沒想到馮云山依靠兵法和計謀大敗清軍的精兵良將,趁著士氣大振太平軍一鼓作氣攻打下了很多城池。

太平天國勢不可擋,更多的貧下中農響應號召加入太平天國,想要咸魚翻身推翻封建剝削,這其中就有前來投奔的楊秀清。

楊秀清身材魁梧武藝超群,在一群農民之中鶴立雞群,很快就靠著武力脫穎而出,成為太平天國不可多得的將領之一,他曾帶領軍隊取得了多場戰役的勝利,讓洪秀全更加信任從而得以加官進爵。

不過馮云山卻并不看好楊秀清,相反他認為楊秀清性格魯莽,只看眼前利益得失行事不顧后果,并不是一位真正的良將。

另外楊秀清盲目自大,取得勝利以后頗為自負口氣極大,有時候甚至都不將天王洪秀全放在眼里,心中不存在君臣禮儀日后若是功高蓋主,恐怕會生出異心起兵反叛。

洪秀全對于這番良言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他認為自己足以掌控楊秀清,更何況當時太平天國的發展勢如破竹,非常需要如楊秀清一般的能帶兵打仗的將領。

為了體現自己禮賢下士的一面,讓楊秀清盡心盡力地輔佐自己,洪秀全將其冊封為東王。馮云山眼見苦勸無用,為了不影響君臣關系不再多言,只希望有朝一日洪秀全能早日看清楊秀清的真面目。

他也不斷從旁觀察,如果楊秀清真有異心可以早做應對,以避免不可挽回的局面。馮云山千算萬算沒有算到自己會出意外,也正是這次不可挽回的意外,讓洪秀全走上了末路。

馮云山的落幕

有一次楊秀清率兵出征清軍,馮云山作為軍師從旁輔助出謀劃策,太平天國的軍隊路過全州城時,楊秀清認為全州城清軍防守不嚴、駐兵兵力不足,應該輕易就可將全州城納入囊中。

全州城并不是此行的目的地,在此耗費兵力、物力和時間有害無利,一是未必可以真的攻下全州城,二是不能因為眼前的利益得失不顧大局。

何況全州城到底是什麼情況尚未可知,興許只是清軍的一個圈套,馮云山多番思量并不同意楊秀清的建議,他的權力在楊秀清之上便命令部隊繼續領兵行進,迅速抵達目的地。

然而楊秀清不聽指揮,自認為自己天下無敵又冒進喜功,當軍隊在蓑衣渡駐扎過夜時,他私自率領一眾士兵去攻打全州城,徹底打亂了馮云山的計劃。

一切果真如馮云山所料,全州城就是一場陰謀圈套,為了讓太平天國的主力軍功虧一簣,清軍在此地早已埋伏好,就等甕中捉鱉。

楊秀清出兵不久就被清軍江源部強力的炮火圍困,清軍對付太平天國用上了大炮和火槍,讓有著有些措手不及。雙方所謂軍備差距極大,一時間楊秀清的軍隊死傷無數,他自己勉強從圍攻中逃出僥幸存活。

馮云山的運氣卻并沒有這麼好被炮火擊中,當時的醫療技術有限根本無法救治,只能強撐著一口氣等待洪秀全的軍隊趕來,與他見上最后一面。

倘若不是因為楊秀清不聽指揮盲目進軍全州城,或許馮云山就不會中了清軍的埋伏,更不會被炮火擊中而亡。臨死之前,馮云山苦口婆心地勸解洪秀全將楊秀清處之而后快,才有了上述一幕。

不過洪秀全并沒有聽從馮云山的建議,一來馮云山身死太平天國元氣大傷,此時正是用人之際,而天國上下難以找出能比楊秀清更加適合帶兵打仗的將領。

二是洪秀全盲目自信,他認為自己可以掌控楊秀清,不會讓其野心膨脹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值得一提的是,馮云山的去世還促成了楊秀清成為太平天國的二把手。

話說馮云山死后,太平天國由楊秀清帶兵與清軍交戰,取得的幾場勝利讓后者在朝中威望甚高。事情卻如馮云山預料的一般,功高蓋主的楊秀清不滿足東王的稱呼,他逼迫洪秀全封其為「萬歲」,取而代之的野心昭然若揭。

洪秀全想起了馮云山的臨終遺言后悔不已,可如今卻為時已晚只能盡力補救,礙于楊秀清掌握大部分兵權,他不能與其撕破臉面,只能先將其封賞再另做打算。

洪秀全謊稱設宴款待楊秀清,為其凱旋而歸接風洗塵,宴席上的酒水里則被下了蒙汗藥。洪秀全舉杯敬酒,楊秀清自是沒有多想,認為自己是太平天國不可或缺的主力,他自是不會迫害自己。

酒水一飲而盡楊秀清被蒙汗藥迷倒,而后被洪秀全斬殺,楊秀清的死并沒有改變天國的危機,也并不像洪秀全想的一樣軍權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

相反昔日楊秀清的部下一看,前將軍立下了如此汗馬功勞都能被斬殺,那麼有朝一日他們功高蓋主,是不是也會被一并斬殺。

一時之間太平天國大亂,底下的將領紛紛帶領士兵出走,太平天國分崩離析。清軍趁著太平事變一舉進攻太平天國,洪秀全獨臂難支無法挽回局面,在天京城內郁郁寡歡得病而死。

嚴格來說,拜上帝教的成立功勞最大的不是洪秀全而是馮云山,李秀成在《自述》中說到:「開國創業之事,皆出自南王之手......」

太平天國起義成功后,制度、法律、歷法和討清檄文等都是馮云山一手操辦,楊秀清、蕭朝貴、韋昌輝和石達開人,也都是他一個個「拉上馬」的,實力、地位和威望都比洪秀全高。

若是馮云山不死,以他的眼光和見識太平天國內部不會瓦解,發展方向也不會變得那麼極端,很有可能戰勝清王朝。

即使全州城敗,他也一定能穩住當前的局面,像是「定海神針」一般輔佐太平軍徹底推翻清政府,或許不能一統天下但也不會敗的那麼慘。

退一步來說,若是洪秀全聽信馮云山的話,楊秀清也不會功高蓋主,太平軍更不會分崩離析。

只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誰人也無法阻擋歷史洪流的前進,太平天國也注定因為失去馮云山而有此一敗,成為歷史上曾經短暫出現的一段插曲。

對此,你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