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選錯了接班人,大清徹底沒救,草蛇灰線,早已埋下

hh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道光朝末年,除了國庫沒錢,道光皇帝最擔心的便是大清江山的未來了。

但他在這個重要問題上,同樣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大清的敗亡,草蛇灰線,早已埋下。

紫禁城

01

道光一生共有9個皇子,在數量上僅次于康、雍、乾三帝,屬于生育能力較強的皇帝。不過,道光「爆發」較晚,直到27歲才喜獲自己的長子奕緯。

作為嘉慶帝的第一個皇孫,奕緯從出生那一刻開始,就奠定了他在皇室家庭中「長房長子長孫」的地位。從康熙到道光的100多年間,有此地位者,除了他,就僅有廢太子胤礽之子弘晳。然而,他的命運卻比弘晳悲慘得多。

奕緯的生母和妃,原來只是道光為皇子時宮中的官女子。在清代后妃等級中,官女子的地位跟普通宮女差不多。和妃生性好強,自是不甘只做一名丫鬟。利用偶然被臨幸的機會,她產下了奕緯。母憑子貴,她便成了智親王(即后來的道光帝)側福晉。

長孫奕緯的降生,對嘉慶帝來說,那絕對是天大的皇家喜事。可是,對于道光而言,奕緯的出現,卻打破了他平時循規蹈矩、光明正大的形象,還給自己留下了一屁股的「感情債」。因此,道光對這個長子越看越不順眼,甚至某次其八叔、儀親王永璇入宮探望奕緯,因為沒有事先給他打報告,他大發雷霆。

由于道光多年來對奕緯的忽視,宮中諸人對奕緯也多是瞧不起的態度。惡劣的生活環境,令其自小就長成舉止輕佻、放蕩不羈的性格。

在一些宮闈秘聞中,奕緯最后因吸食鴉片,而被道光一腳踹死。這些事情的可信度有多高,不得而知。但是,奕緯至死都只有爺爺嘉慶帝封給他的「多羅貝勒」爵位,也確實從側面證明了其父子關系不佳。

奕緯死于道光十一年(1831),膝下無子。按照清朝慣例,若成年皇子早逝,皇帝總會從皇室子弟中挑選合適人選繼承其家業,以避免其成為「絕戶」。但道光并沒有這麼做。直到咸豐帝登基,他才給這位從未謀面的哥哥進爵郡王,挑選宗室子弟繼承爵位。

除了奕緯,道光的皇次子、皇三子也都幼年早夭。如此,便造成了直到暮年,道光膝下皇子基本都未成年的局面。

道光二十六年(1846),深感自己身體大不如前,道光決定秘密立儲。

此時,其膝下最年長的皇子,當屬時年15歲的奕詝、奕誴和14歲的奕訢。

值得一提的是,皇五子奕誴僅比皇四子奕詝小六天。不過,道光同樣不喜歡皇五子。據說,奕誴從小調皮搗蛋,上課老愛捉弄太傅,「屢以失禮獲譴」。所以,當年剛過完年,道光便將他過繼給自己的弟弟、已故的惇親王綿愷為嗣。這樣,皇位繼承的道路上,皇四子奕詝與皇六子奕訢就成了道光最先考慮的「第一梯隊」人選。

到底誰更堪托付大清江山?其實,道光自己也沒有答案。

奕詝的亡母是道光最寵愛的孝全成皇后,典型的嫡子,而他的養母正是奕訢的生母靜皇貴妃。雖然這當中的關系比較復雜,但奕詝、奕訢從小關系要好,不僅一起讀書習武,還共同研發槍勢刀法,給了備受打擊的道光帝晚年一定的欣慰。

年幼的奕詝和他的生母

可惜,在帝位的競爭上,兩人雖沒有康熙時「九子奪嫡」的慘烈,卻也絞盡腦汁,各施詭計。

有一年春天,道光一時興起,打算到南苑校獵,順帶檢驗一下皇子們的騎射功課。出發前,奕詝和奕訢兩人都請教了自己的師傅。

奕訢的師傅卓秉恬「持身清正」,他認為皇帝一向提倡「騎射乃滿洲根本」。作為皇子,要是不能做到弓馬嫻熟,以后怎麼能讓老皇帝放心將江山托付給他。

同樣的問題,奕詝的師傅杜受田卻給出了相反的答案。他認為,只要是個皇帝,他就更需要得到臣下的尊重。如果皇子比皇帝厲害,道光心里能不膈應?關鍵是,除了騎射外,為政以德也是皇帝必修的課程。

所以,在狩獵場上,奕訢滿載而歸,道光臉上沒有笑容。反倒是,奕詝兩手空空,對曰:「 時方春和,鳥獸孕育,不忍傷生以干天和。」道光卻十分嘉許:「此真帝者之言!」

紫禁城,圖源/攝圖網

02

道光二十九年(1849),或許是被當下的政務折磨得不成樣子,京城居然傳出了道光帝駕崩的消息。

盡管這則消息后來被證實為謠言,但那時已年近古稀的道光,確實力不從心了。

大年初一剛過,道光下令擇期拜謁祖陵。

由于一些歷史因素,清朝皇帝拜謁祖陵,并不像普通百姓備三牲口、四時以祭那麼簡單。舉乾隆皇帝為例,拜謁祖陵也稱「東巡」。一般沿海岸線向河北方向出發,經山海關抵達關外北鎮、盛京等地,祭祀期通常長達幾十天。有時也會聯絡周邊的少數民族部落王公會盟,商討國家大事。

但這一次,道光卻沒有這麼「折磨」自己。

在欽天監確定黃道吉日后,他當即作出除部分大臣留守禁中外,其余大臣隨扈拜謁清東陵的決定。

道光的摳門是出了名的,如此大規模的出行,似乎也從側面說明這位老皇帝時日無多了。

在道光謁陵期間,英軍打算強行拿下廣州城。事情的起因,仍是五口通商留下的坑。

前面提到,英國人將《南京條約》的「港口」翻譯成城市,為自己入城駐扎找到了借口。從1842年開始,英國人就無時無刻不想趁機進入廣州城,實現殖民理想。經過廣州人民的持續抵抗,英國人不得不短暫退縮一下。

由于道光這些年被《南京條約》的賠償搞得焦頭爛額,因此,凡是廣東來的、跟英軍有關的事情,均本能性地回避解決和答復。這便給了地方官足夠的自主權。

1847年,兩廣總督耆英經不住英國軍艦的恫嚇,與英軍約定,兩年后,即1849年,英軍可進入廣州城。

耆英的荒唐,源于他清楚自己的總督任期即將屆滿。

耆英回京復命后,兩廣總督一職由徐廣縉擔任。面對前任留下的「燙手山芋」,徐廣縉諸多為難。赴任前,他專程拜訪了林則徐,請教如何安撫廣東民眾以及「馭夷」之法。

林則徐就給了他四個字: 民心可用

「民心」之說,向來是站在君主的角度而言的。徐廣縉明白,要利用民心,還得先打報告。

于是,一份奏折發往北京,呈請道光裁決。

道光也很擔心與英方再發生沖突,可要是再讓英軍入廣州城耀武揚威,只怕自己百年后將無顏面對列祖列宗。他,終于「硬氣」了一回。

道光皇帝畫像

在給徐廣縉的密折中,道光強調:「 中國撫驅外洋,總以信義相待。彼國既重提進城之說,該督若再三阻止,反失含容之度。自宜酌量日期,暫令入城瞻仰……經此入城一游,不得習以為常。

好吧,朕還是膽小。不過,先禮后兵是朕最后的態度,不容再退。

對于皇帝的態度,徐廣縉很明白,驅逐洋人是最終目的,至于過程并不重要。要是處置不當,給了洋人借口,「必至立起兵端」,到時候場面就不好收拾了。

徐廣縉于是一邊籌募群眾武裝,一邊限制國人與洋人做生意,以此斷絕洋人自由貿易獲利,迫使他國商人向英方施壓。最終,英軍不得不放棄駐扎廣州城的要求,請求恢復通商關系。

消息傳來,道光精神大振。

但他不知道,這不過是他駕崩前的「回光返照」罷了。

03

最后的時刻到了!

道光二十九年(1849),十二月十一日,嘉慶帝的孝和睿皇后病逝。她的去世,對道光帝打擊甚大。盡管這位太后,并不是道光的生母,但在道光面臨繼承大統危機時,她曾以皇室長輩的身份主持公道,保道光登基。因此,道光對她極重孝道。

可能是曉得道光會為其風光大葬,她臨終前專門給道光留了遺囑,要求「兒子」以國事為重,切勿鋪張浪費,也不必過度悲傷。

但道光沒有聽從。

為了表達對太后的哀悼,他親筆寫了一篇祭文,重申自己對太后的敬愛之心。古人既有守孝三年的傳統,今朕身為皇帝也理應「守孝百日,穿素服二十七月,稍伸哀悃」。同時,他打破常規,花重金請班禪給太后念經超度,風光大葬,請靈入宗廟,供后世子孫瞻仰。

孝和睿皇后去世時,正值道光三十年新年前夕。道光沉痛至無法自拔之際,欽天監報告,說春節當天將有「天狗食日」,請皇帝早作定奪。

古人認為出現日食,就是妖孽侵犯皇帝統治的兇兆,輕則奸黨當道,重則國亡君死。

道光立即命令欽天監將道光三十年的春節往后推幾天,以避開這天大的「不幸」。但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道光三十年(1850)正月十四日,道光還是駕崩了。

彌留之際,道光終于公布了他的繼承人答案: 皇四子奕詝立為皇太子,皇六子奕訢封為親王

恭親王奕訢(1833-1898)

對于這項決定,在場的重臣與兩名皇位候選人均表示詫然。沒有人知道,道光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聽聞自己即將榮登帝位,奕詝磕頭大哭,群臣也紛紛下跪表態擁護新君。

道光終于放心地走了,可是,他留下的江山卻前途未卜。

幾天后,新登基的咸豐帝頒布《道光遺詔》,以先帝的口吻,對道光三十年執政進行了一番自我總結。遺詔中不乏道光對自己崇尚節儉、勤政愛民的肯定,但對于鴉片戰爭,則選擇了回避態度。

或許,道光的遺詔也深刻影響了咸豐帝。因為,所有大臣都驚見,即位后的咸豐雖勤政治國,但他對外部世界極端無知。在高壓且絕望的時代,咸豐潛意識中認定,大清無藥可救,自己必是一代亡國之君。

吊詭的是,十年后,咸豐雖死,大清還活著。在剩余半個世紀的歲月中,帝國越發沉淪,直至壽終正寢。那時候,以及今天的人們,復盤大清之亡,追根溯源總會提起像鴕鳥一樣的道光皇帝,和他始終不愿直面的鴉片戰爭。

參考文獻:

[清]趙爾巽:《清史稿》,中華書局,1977年

余新忠:《道光皇帝》,故宮出版社,2016年

郭士立著,趙秀蘭譯:《帝國夕陽:道光時代的清帝國》,吉林出版集團,2017年

李伯重:《「道光蕭條」與「癸未大水」——經濟衰退、氣候劇變及19世紀的危機在松江》,《社會科學》,2007年第6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