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去世后,匈奴為她做了什麼?讓人不忍細看

全组的希望 2022/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四大美女,號稱「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可以說是美人中的頂流了。

這里面, 頭戴「落雁」桂冠的美女就是王昭君。

王昭君的身世極為奇特,先是小家碧玉,繼而是深宮怨女,而她大放異彩居然是在「天高草低見牛羊」的蒙古大草原。

她在那里當了十多年的匈奴王后, 以一己之力保障了漢匈兩族邊界60余年的平安無事

在她死后,匈奴人按照胡人習俗將她下葬,還做了一系列讓人不忍細看的事情。

莫高窟的一幅壁畫對此進行了揭密,讓人不忍細看,那麼在王昭君去世后,匈奴到底為她做了什麼?

深宮少女的詩與遠方

在中國古代,匈奴一直是威脅中原政權的重量級勢力。

從秦朝時起,漢胡兩族就不時刀兵四起,一直到漢朝建立,勢頭正盛的劉邦決定一勞永逸地解決邊疆安全問題。

公元前201年, 他率領32萬大軍殺向匈奴,結果在白登山被圍了七天七夜。

受到生命威脅的劉邦只能服軟,從此靠向匈奴人送金銀布帛、茶葉美女混日子、求平安。

直到漢武帝時,漢朝人的胳膊腿粗了,才占據了上風。

而到漢元帝時期,南匈奴單于傳到呼韓邪,這位大汗在與北匈奴的爭斗中落入下風,無可奈何的他只得「一邊倒」地傾向于漢朝。

兩邊的關系不斷地升溫, 公元前33年,呼韓邪單于第三次來到長安。

這一次他提出想要娶一位漢女當王后,并且「愿婿漢氏以自親」,也就是愿當漢元帝的女婿。

誰說草原漢子都是直性子,呼韓邪單于就極富智慧,而且情商極高。

他本來與年齡相仿的漢元帝「相約為兄弟」,現在居然主動降輩,心情極佳的漢元帝爽快地答應了這門政治婚姻。

如果是和親,那是妥協,可如今大漢強、匈奴弱,漢朝皇帝得意地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賞親」,傳旨:在宮中物色五名人選,供單于定奪。

這時,已經在深宮里百無聊賴、空虛度日數年的 王昭君應聲而起:我愿嫁!

這個本應是弱不禁風的小女子,卻表現出敢愛敢恨的豪邁氣質,她不怕天涯海角,更不懼塞外風霜。

在她的心里,什麼地方也強過漢宮這口活棺材。

明白她的人很多,王安石一句 「漢恩自淺胡自深,人生樂在相知心」,可謂將王昭君出人意料的舉動解釋得清清楚楚。

她已經放棄了成為皇妃,過著夢幻般詩情畫意的生活,她只希望在遠方,自己能夠像常人一樣自由自在地活著。

這一次, 入宮多年的王昭君終于見到了皇帝本人,而漢元帝卻沒想到,身邊竟有如此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

《后漢書》里描寫得有聲有色:「豐容靚飾,光明漢宮,顧影徘徊,竦動左右。」

漢元帝一頓糾結后,卻只能無奈地放行,畢竟話都放出去了,如果再毀約,那堂堂天朝上國的威信何在。

呼韓邪則睜大了驚喜的雙眼, 無限哀婉的漢元帝索性做起了順水人情。

先是改年號為「竟寧」,然后封王昭君為「寧胡閼氏」。

這就是妥妥的正妻了,也就是相當于匈奴的皇后,最后還大方地賞賜了美玉金銀錦帛無數。

黃葉滿長安的時節,昭君和呼韓邪的氈車、駝隊消失在長河落日之中。

行程極為漫長,到漠北時已是初夏時節,處處水草豐美,馬躍羊奔。

20歲的秭歸美女王昭君騎在馬上,與40歲的匈奴單于呼韓邪并轡而行,她終于在草原上找到了愛情與幸福。

呼韓邪單于并非「只識彎弓射大雕」,反倒是個地道的性情中人,頗有幾分俠骨柔腸。

然而可能上天嫉妒王昭君,沒兩年呼韓邪就駕鶴西去,給王昭君留下一個不滿周歲的小男孩——伊圖智伢師。

當時的胡俗里有一條:「父死,妻其后母」。

也就是說按照胡人的規矩,王昭君要嫁給呼韓邪與前妻所生的兒子——雕陶莫皋。

當然這時候,他已經是號稱復株累單于了。

深受中原文化浸潤的王昭君當然無法接受這種行為,于是她上表求助漢廷,想回國。

可是漢成帝輕飄飄地一句「從胡俗」,就徹底絕了昭君的心愿。

最后的結果,就是 王昭君無可奈何地走進雕陶莫皋精心布置的新房。

好在雕陶莫皋正值青年,兩人年齡相當,雖然三觀不和,但是雕陶莫皋極疼愛她。

此后的11年,王昭君的人生進入穩定期。

在清冷的氈房里, 她又生下了兩個女兒,孩子的歡笑驅散了她心中的陰霾。

王昭君的兄弟也沾了姐姐的光,被漢室封為「侯爵」,做了兩國親善大使,多次跑到匈奴那里去看望遠嫁的姐姐,順便在兩邊促進一下邊貿交流。

這一階段, 西漢與南匈奴相安無事,「邊城晏閉,牛馬布野。三世無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

雙方的太平景象維持了半個世紀,王昭君「閼氏」的特殊地位顯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可惜好景不長,公元前20年,復株累單于也死了。

王昭君又寡居了一年,也撒手西去。那年,她只有33歲。

另類的匈奴式葬禮

在匈奴的十幾年里,王昭君不但得到了兩代單于的寵愛,也受到了匈奴人民的喜愛。

1954年, 內蒙古一座漢墓出土了「單于和親」、「長樂未央」等文字的瓦當,足以說明匈奴人民把昭君和親當作頭等大事來紀念。

所以當昭君「大命方盡」時,匈奴人給她舉行了典型的胡族大葬儀式,可謂傾國之葬。

敦煌出土的《王昭君變文》里記載:「千里之內,以伐樵薪,……醞五百甕酒,殺十萬口羊,……單于親降,部落皆來,傾國成儀」,漢朝皇帝也遣使吊唁。

草原農民凝重地走來,他們不斷回憶王昭君教他們使用犁杖的場景;

匈奴婦女痛哭而來,她們想著向昭君學習穿針引線織布縫衣的時光。

單于準備了五百壇的美酒,殺了十萬頭羊,也沒有夠用,而且「蕃率猶嫌死葬輕。」

王昭君的葬禮完全是中國古代皇帝喪葬的翻版,可見匈奴人對王昭君的喜愛和尊敬。

如果說這一切都符合漢族的葬禮儀式,那麼在告別儀式現場,卻出現了讓漢人極為驚恐的一面。

只見匈奴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干部,竟然拿出蒙古刀或者是匕首。

有的劃破自己的臉和胸膛,有的割掉自己的耳垂,甚至是整只耳朵都割掉了。

這種場面極為血腥,而且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甚至大多數人認為這是編造的。

然而在莫高窟第158窟里的一幅壁畫,卻直接讓那些懷疑論者閉上了嘴巴。

這就是聞名的 《各國王子舉哀圖》,記錄的是釋迦牟尼去世,各族王子齊來送葬和悼念時。

其中,悲痛欲絕的匈奴王子用刀在自己的胸脯和臉上一頓瘋狂操作。

畫面讓觀眾頭皮發麻,不忍細看,甚至直視畫面都感覺難以忍受。

由此可知, 匈奴族真的有這種通過自殘的方式來顯示悲傷的習俗。

因而王昭君的葬禮上,那些匈奴人拿刀自殘自傷也就是真的存在了。

這種古怪殘忍的葬儀,雖然無法讓外族接受,但是卻能夠感受到匈奴人對昭君的愛戴和敬仰之情。

另外,在克孜爾石窟第224窟也有類似的壁畫,可見這種自殘的祭奠方式應該是個別少數民族所特有的。

與老死漢宮相比,王昭君在匈奴即使再不習慣,但一生相對而言也是幸福的。

一家都是和平使者

王昭君去世后,據稱其墓葬背依大青山、側傍黃河水,后人將她的墓稱之為「青冢」。

然而匈奴人對她太愛戴了,以至于 在內蒙古和山西北部,竟然出現了十多處昭君墓。

但這不是那些權高位重的帝王搞出來的疑冢假墓,這些地方基本上就是一堆土而已,純粹是人民群眾自發的行動。

歷史學家翦伯贊認為: 「這些昭君墓的出現,反映了內蒙古各族人民對王昭君這個人物有好感,他們都希望王昭君埋葬在自己的家鄉。」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沒有比較就沒有高下。

歷史上出塞和親的女子比比皆是,大多是位高身貴的宗室公主,僅漢代就有 16 位女子遠嫁。

然而她們的事跡,卻絕大多數都已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惟有王昭君卻名垂千古。

這一切都因為王昭君以一介弱女子,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

她沒有永久沉浸在鄉愁的痛苦中,而是 把濃濃的鄉愁,變為對匈漢兩族人民深深的關愛。

正如唐代詩人張中素在《昭君》一詩中寫道的:「仙娥今下嫁,驕子自同和。劍戟歸田盡,牛羊繞塞多。」

在昭君出塞后,長城南北呈現出一派祥和安寧的景象,匈奴族境內更是出現了大量鐵制工具和陶器用品。

現存于蒙古人民共和國首都烏蘭巴托以北哈拉河邊的一座公元前的單于墓里,還藏有許多西漢時期的文物。

另外, 王昭君帶去了漢地的耕種知識和技能、紡線織布等技巧。

她和匈奴人民一起住穹廬、食牛羊肉、飲酪漿,昭君通過自己的努力改善和提高匈奴的吃、穿、住、行等生活條件。

王昭君還善于發明創造,相傳由她制作的昭君帽,現在還在北地流行。

王昭君用她的勤勞和智慧來面對艱苦生活的考驗,和北地人民一起構建著自己的美好家園。

她不但自己身體力行,還教導自己的子女也要為漢匈團結穩定作出貢獻,而她的思想肯定也影響著她的子女、親屬及她的后人。

事實證明, 其子女、親屬及她的后人確實也為此作了不懈努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王昭君的兄弟被漢朝廷封為侯爵,多次奉命出使匈奴與妹妹見面,王昭君的兩個女兒也曾到過長安,還入宮侍候過太皇太后。

王莽執政后,由于王莽推行了極端錯誤的對匈奴政策,激起了匈奴的不滿,漢匈和睦共處的局面遭到了破壞。

但就在這時, 王昭君的長女須卜居次云和女婿右骨都候須卜當挺身而出,積極奔走,設法挽回危局,為漢匈和好盡了最大的努力。

當時漢匈邊境陳兵數十萬,戰爭一觸即發,然而雙方使節往來不斷,大戰卻終于沒有發生。

這其中,王昭君的子女、親屬發揮作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尤其是須卜當,她為維護漢匈兩族人民的友好共處作出了巨大貢獻,直至最后獻出了生命,這無不和昭君的影響有直接的關系。

一直到東漢建武六年(公元30年),光武帝劉秀還派昭君的侄子王颯出使匈奴,這時離昭君出塞已過去了60年。

這期間,匈奴和西漢、王莽政權及東漢的交涉,大多是通過昭君的家族或親屬的關系進行的。

王昭君及她的侄兒、兒子、女兒、女婿、外孫、曾孫三代共10余人,都致力于漢匈兩大民族的和平友好事業,這是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由此可以看出,昭君為和平作貢獻的思想影響了她的家族幾代人。

昭君對于漢匈兩族和平的貢獻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后世公認: 王昭君「架起了游牧民族與農耕民族之間的橋梁」,「在圣域之地編織了自己愛與夢的一生」。

2004年,在湖北武漢召開的「國際人口與發展論壇暨南南合作伙伴組織成立十周年紀念大會」 上,漢白玉雕塑的王昭君塑像成為了永久性標志。

說明詞是三句話:「長江女兒、偉大母親、和平使者」,這三個詞,王昭君完全擔待得起。

文/藍風燭塵

參考文獻:

[1]劉召明,女神,還是間諜?----昭君和親的跨文化解讀,三峽大學學報,2018(7);

[2]李惠芳,昭君之美,語文學刊,2017(10).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