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用11年創造財富,他用1年揮霍殆盡,國家墮入毀滅的深淵

全组的希望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齊武帝蕭賾失算了。

作為一代英主,他膝下曾有一位太子蕭長懋。按照故事的發展,老皇帝駕崩,新太子登基,天下依舊是太平盛世。可在齊武帝病逝前半年,太子蕭長懋卻先一步去世了。

儲君去世,于國而言,影響巨大,這讓老父親倍感憂傷。

蕭長懋的喪事結束后,齊武帝便下詔立南郡王蕭昭業為皇太孫。蕭昭業是蕭長懋的嫡長子,立其為皇太孫自然符合皇位繼承程序。

但與此同時,齊武帝把次子竟陵王蕭子良拉到身邊侍疾,兼管宮中宿衛。蕭子良世人稱賢,朋友圈里都是各大門閥世家的優秀子弟。在齊武帝諸子中,除了蕭長懋,他大概是最眾望所歸的皇子。

一邊拉蕭子良入局儲君之爭,一邊卻在有意扶植皇太孫勢力,齊武帝在繼承人問題上的躊躇,最終埋下了禍根。

永明十一年(493年)七月,齊武帝蕭賾駕崩,皇太孫蕭昭業登基。一年后,竟陵王蕭子良病死,南齊自此墮入毀滅的深淵。

01

年輕時,齊武帝蕭賾是果決的。

身為南齊開國皇帝長子,他和父親蕭道成之間只差13歲,父子如兄弟。也就是說,蕭道成還是個剛發育的小少年,便已經當爹了。后來,南齊開國,就有蕭賾的一份功勞。

南齊之前,南朝的政權是由劉裕創辦的宋朝。劉宋時代,除宋文帝劉義隆等少數幾個皇帝外,國主幾乎都年少夭亡,故宗室內亂頻發。

蕭賾25歲那年,宋孝武帝劉駿駕崩,即位的是喜刑殺宗室、大臣的前廢帝劉子業。未幾,劉子業的叔叔、「豬王」劉彧發動政變,廢帝自立,是為宋明帝。

▲宋明帝劉彧。圖源:影視劇照

宋明帝的捷足先登,令同樣心存廢帝心思的鄧琬措手不及。

鄧琬是宋孝武帝第三子、晉安王劉子勛的長史。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鄧琬不顧朝廷現狀,執意將僅十歲的劉子勛推上皇位,意圖與宋明帝分庭抗禮。

劉子勛的父、祖均在兄弟中行三,數字的魔力,讓鄧琬更加確信,劉子勛才是天命所歸。

果不其然,劉子勛的登基,換來了很多前朝舊臣的支持。這其中,就包括了蕭賾的頂頭上司、時任南康相的沈肅之。

而蕭賾的父親蕭道成,此時卻是宋明帝欽點的十四位討逆主將之一。

不愿與父親決裂的蕭賾,毅然選擇反對晉安王勢力,于是被上司沈肅之投入監獄,生命危在旦夕。

艱難時刻,蕭氏族人及門客「劫法場」,這才將蕭賾救了出來。

沈肅之勃然大怒,立即組織近千人的大部隊,全城地毯式搜捕蕭氏一伙。

情況危急,蕭賾沒有多想,帶人調頭準備反殺沈肅之。

蕭賾的反常行徑,瞬間打亂了沈肅之的部署。憑借幾十號人,蕭賾愣是殺散千軍,擒獲沈肅之,立下大功。

鑒于晉安王劉子勛的勢力已在贛西南一帶崛起,蕭賾決定南下助父親一臂之力。他自號「寧朔將軍」,帶著百十來號人,輾轉躲入廣東揭陽的深山老林中,打起了游擊。

由于粵贛一帶地形復雜,晉安王部隊幾次圍剿皆以失敗告終。

在此期間,蕭賾始終沒有孤軍奮戰。他設法聯絡了前南海太守何曇直、晉康太守劉紹祖、東莞郡童禽等一批「倒劉子勛」勢力,以戰養戰,擴充實力。

在劉子勛大軍進攻南京之際,蕭賾的幾點星星之火,幫助朝廷在南方改變了戰局。

劉子勛叛亂被平定后,蕭賾又追隨父親蕭道成,在一次次征戰中,歷練自己,積攢功勛。

然而,宋明帝并未給劉宋王朝帶來多少安穩的時間。擔心自己死后,眾兄弟「搞事情」,宋明帝咽氣前,殺了宗室諸王,唯有桂陽王劉休范因庸劣無能,逃過一劫。

誰也沒想到,正是這位素無威望的宗王,挑起了劉宋宗室的最后一場內斗。

元徽二年(474年),假借皇帝圣旨,桂陽王發動了「清君側」兵變。盡管整個叛亂令朝廷付出慘痛代價,但在開戰首日,桂陽王就被蕭道成的手下張敬兒取了項上人頭。

桂陽王的陣亡,不僅給此次叛亂劃上了句號,更標志著劉宋成年宗室的凋零。

在這種情況下,憑借軍功升上來的蕭道成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成為了如曹操般的一代權臣。

02

不過,蕭賾終究沒能成為這個時代的曹丕。

因為,耐不住性子的蕭道成,在達到權力頂峰的一剎那,便決定實現自己的「帝王夢」。他一舉廢掉宋順帝劉準,自己踐祚登基,開創蕭齊王朝,是為齊高帝。

▲齊高帝蕭道成(479-482年在位)。圖源:網絡

而始終居于父親之下的蕭賾,則搖身一變,成了齊國太子。

這一年,蕭賾已經40歲,蕭道成53歲。

常言道,四十不惑。晉升為太子的蕭賾,卻難料前路。

蕭道成稱帝時,年齡已偏大。這些年雖創業艱難,蕭道成卻從未忘記給蕭家開枝散葉,因此,蕭賾以下,還有十八個小弟弟。

這其中,對皇權更替威脅最大的,是豫章王蕭嶷。

蕭賾與蕭嶷一母同胞,皆齊高帝髮妻劉智容所生,也就是南齊唯二的嫡親皇子。兩人之間只差4歲,所以在齊高帝的稱帝進程中,二人皆為左膀右臂。

盡管齊高帝曾盛贊蕭賾「類我」,但內心卻難掩對蕭嶷的偏愛。

晉宋以來,刺史均不負責清剿南蠻部眾的工作。可齊高帝給了蕭嶷特權,他不僅身兼荊、湘二州刺史,還兼領南蠻校尉,集軍政大權于一身。

當時的荊、湘之地,是長江中下游地區中農業最發達的區域。單是荊州一地,每年的稅收就可高達三千萬錢。而南朝以來,荊州始終是長江沿岸最重要的軍鎮, 「資實兵甲居朝廷之半」

蕭嶷享受的待遇,僅次于太子蕭賾。

但齊高帝覺得這還不夠。某次,蕭嶷患病,久治不愈。齊高帝不惜破壞規矩,大赦天下為兒子祈福。待蕭嶷痊愈后,齊高帝又親臨兒子府上飲宴,并準其乘輿入宮。

而相似的情況到了蕭賾這邊,便大打折扣了。

憑借開國的佐命殊功,再加上這些年的政斗經驗,蕭賾當太子期間,不免行事多有主見,不按常理出牌。這導致他經常受到齊高帝的訓斥。

老父親的差異對待,一下子成為政治風云的「導向標」。不管他們愿不愿意,蕭賾和蕭嶷都不可避免地成為了南齊兩大政治勢力站隊的符號。

南齊開國以來的第一場政治動蕩,隨之而來。

建元三年(481年)秋,奉齊高帝之命拜謁祖陵的蕭賾,差點丟了太子寶座。

蕭賾剛出發,齊高帝的親信荀伯玉就站出來告狀,稱太子在東宮信任佞臣張景真,任由其胡來,僭越逾制,全無體統。而太子也自恃年長,「朝事大小悉皆專斷」。以往朝廷上下都頗感不妥,只因太子在朝,大家莫敢有言。如今,太子短暫離朝,我荀伯玉不怕死,定要給陛下拆穿這豺狼猛獸的真面目。

荀伯玉早不說晚不說,偏偏這個時候告狀,明眼人大概都能看出他另有「小算盤」。

但這個沒什麼政治根基的人,對齊高帝的忠心毋庸置疑。

因此,盛怒之下的齊高帝,下令搜檢東宮。

荀伯玉的「小盤算」幾乎就要成功了。不料緊要關頭,寬仁弘雅的蕭嶷不顧朝廷中人將他與太子對立,直接騎快馬出京,連夜面見了太子蕭賾。這打亂了荀伯玉一切美好的布局。

接到消息的蕭賾,一刻也不敢停留,趕緊飛奔回宮,向父親請罪。

齊高帝故意將蕭賾晾在一邊,下令讓兩個孫子蕭長懋及蕭子良將張景真的首級斬了報來。

張景真的慘死,父皇的震怒,令蕭賾瞬間醒悟——原來,這天下還不是他的。

搜檢風波草草收場,太子蕭賾重病了一個月,卻始終沒有「悔改」之意。余怒未消的齊高帝,再度萌生了「 以豫章王嶷代太子之意」,只不過,他的驟逝終止了這一切。

03

建元四年(482年)三月,稱帝僅三年的齊高帝蕭道成匆匆病逝,終年56歲。同月,太子蕭賾即位稱帝,是為齊武帝。

蕭賾的順利登基,意味著齊高帝至死也沒有更改遺詔。

一個可能的原因是,齊高帝擔心換太子會引起宗室相互殺戮。

另一個原因則是,蕭嶷這一支,后人多是如蕭子云、蕭子暉、蕭子顯這樣的文人。從長遠來看,若以蕭嶷為帝,到第三代就難以選出一個合適的迭代之君。

順利登基后的蕭賾,最終選擇了與弟弟和睦相處。

不過,早先告狀的荀伯玉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齊高帝臨終前曾留有圣旨,讓蕭賾善待荀伯玉。但蕭賾一登基,便將荀伯玉、垣崇祖等曾經挑撥其父子關系的人,通通殺掉。

用大半生的光陰,才換來一個至尊寶座,齊武帝一天也不敢懈怠。他雖是武人出身,卻頗懂得治國之道。

偏偏水旱天災,年年駕臨他統治的王朝。為此,他一再頒布賑恤政策,調控人口,加強社會管制。

然而,從劉宋時代以來形成的錯誤機制,到了南齊時期,依舊未能得到修正。

為了征收苛捐雜稅,朝廷專門設置了「台傳御史」一職,從中央直達地方催逼百姓。這些官員到了地方后,普遍卡拿索要,以致「萬姓駭迫,人不自固」。

基層官員的腐敗,致使齊武帝的賑濟政策收效甚微,備受詬病。

糧食歉收,人口下滑,這是傳統中國難以突破的鐵律。背后是百姓為了維持生存,不得不將新生嬰兒大量溺死,人為促進人口減量。

而南齊正值百廢待興之際,「產子不育」不僅造成社會人口失衡,也導致生產力嚴重短缺。齊武帝憂心忡忡,卻找不到問題的關鍵。他只能一再要求,賑災必須做到「蠲恤之宜,務存優厚」。

可這樣,依舊是治標不治本。

直到數年后,齊武帝才終于找到了解決問題的密鑰。

當時,無論貧富,社會普遍盛行「財婚」。也就是說,湊不夠一定的彩禮,娶媳婦就沒門兒。

▲厚嫁之風,自古有之。圖源:影視劇照

齊武帝認為,解放生產力,那就先解決「剩男剩女」問題吧。

于是,永明七年(489年)四月,他專程頒詔曉諭天下,提倡民間節儉婚姻,只要「合巹之禮無虧」,婚姻之事即可成立。

為了促成「儉婚」風氣,他帶頭削減皇室婚姻用度,以身作則。

很快,南齊的生產力被陸續解放出來。

在外部關系上,齊武帝與北魏通好,減少了軍事調動,邊境較為安定。

齊武帝執政的十一年間,齊國迎來一個小康的安定局面。由于他的年號是「永明」,史稱這一時期為「永明之治」。

《南齊書》即提到:「永明之世十許年中,百姓無雞鳴犬吠之警,都邑之盛,士女富逸,歌聲舞節,袨服華妝,桃花綠水之間,秋月春風之下,蓋以百數。」

04

但這短暫的治世,其實十分脆弱。

當時朝廷的財政收入,主要靠賦稅征收,而征收賦稅又靠一整套對全國民眾的戶口、財產統計冊為依據,即「黃籍」。但從劉宋時代開始,黃籍制度已經紊亂。

原因是戰爭時期軍隊廣泛招募兵員,并對有戰功者進行封賞,這些人享有免稅、免勞役的權利,由此造成納稅、服役人口的急劇減少。但大多數獲得免稅、免役權的人口并非有真實戰功,而是靠請托行賄獲得虛假的功勛記錄。

這背后對應的是,寒門家族(即庶族地主階層)崛起。這些新興的寒族為了躋身世家大族的行列,從而免除所承擔的賦役,往往向「人口普查」官員行賄,在戶籍登記中加入偽造的父祖爵位和戰功。

早在齊高帝時期,朝廷就設立校籍官和置令史,來清查戶籍,打擊「冒籍」行為。

齊武帝繼續其父政策,將那些被認為是偽造的戶籍,一律退回本縣改正,稱為「卻籍」。而本來應服役納賦但利用造假戶籍逃避的,都要繼續承擔賦役,稱為「正籍」。

在「卻籍」的過程中,檢籍官的弊病又暴露出來——他們貪污作弊,導致「應卻而不卻,不須卻而卻」。一方面,應該「卻籍」的家族通過行賄,不用卻籍了,繼續偽裝世家大族;另一方面,檢籍官為了完成KPI,把一些不應該「卻籍」的家族拎出來湊數。

這就引起了基層矛盾。

齊武帝對此并不知情。他只見到治下百姓竟然鬧事而不配合朝廷工作,遂斷然下令,要求將所有阻撓卻籍工作的人,通通判罰兵役,分配邊境戍守。

永明三年(485年)冬,一個名叫唐寓之的卻籍戶,起兵叛亂了。

唐寓之祖籍富春,祖孫三代皆以看風水、擇墓地為業。他自幼習武,樂于濟貧救困,為鄉里所愛戴。朝廷卻籍政策引發民怨后,唐寓之以「抗檢籍,反蕭齊」為號召,聚眾四百余人,在新城(今杭州富陽區新登鎮)揭竿起兵,奪取官軍武器,開倉庫,濟貧民。繼而揮師直搗富陽,鄰縣百姓聞風響應,聚眾三萬余人,聲勢浩大,陸續攻克桐廬、錢唐、嘉興、永興、諸暨等地。

次年春,唐寓之在錢唐建立政權,稱帝,國號吳,改元興平,立太子,置百官。接著,派部將攻打東陽郡。東陽太守蕭崇之、長山(今浙江金華)縣令劉國重被殺,一時朝野震動。

齊武帝緊急調度數千禁軍前往鎮壓,雙方在錢唐交鋒。唐寓之的部下無充分應戰準備,又缺乏抗御騎兵經驗,終于全線潰敗,唐寓之亦戰死。

雖然唐寓之叛亂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但朝廷的卻籍政策依然受到庶族地主的激烈反對,并未隨著唐寓之的失敗而平息。

學會妥協,便成了齊武帝的一項修養功課。

最終,他向庶族地主妥協,宣布「卻籍」無效,同意因卻籍而被發配邊疆的平民返歸故鄉。不再進行大規模人口普查,與民休息,這才保住了永明之治的成果。

史載,到齊武帝死時,「 聚錢上庫五億萬,齋庫亦出三億萬」,朝廷已有八億多枚銅錢儲備。由于財政充裕,齊武帝一度籌劃北伐,希望奪回劉宋時期被北魏占領的彭城、淮北地區,但北魏戒備嚴密,齊武帝沒有機會出手。

▲齊、魏對峙時期的天下態勢。圖源:中國歷史地圖集

05

只是,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齊武帝費盡心力締造的安穩局面和充裕財政,最后都被孫子蕭昭業拿去買了個「歷史教訓」。

跟父親蕭道成一樣,齊武帝也是蕭家的「造人」英雄。除了蕭長懋和蕭子良外,他還有二十一名皇子。

作為從宗室競爭中勝出的「過來人」,齊武帝也始終相信,同室操戈的歷史悲劇,絕對不會發生在蕭氏子弟身上。

然而,不幸的是,太子蕭長懋樣樣都好,唯獨年壽不永。

更危急的是,永明十一年(493年)正月,蕭長懋剛剛去世,北魏孝文帝就宣布南征。

盡管事后證明,北魏孝文帝宣布南征的真實用意,只是為了遷都洛陽。但遠在金陵的齊武帝,當時不可能得知敵國的真正意圖。

齊武帝要做的,必須是立國本,定下新的繼承人,以安天下之心,防備可能出現的北魏入侵。

蕭長懋去世前,蕭齊宗室的重要人物,如蕭嶷、蕭緬等均已謝世。用時人的話說,南齊朝廷當下是 「爪牙柱石之臣都盡」

立國本,實則也是齊武帝帶領蕭齊王朝走出泥潭的最后的機會。

擺在他面前,有兩個候選人: 次子蕭子良長孫蕭昭業

兩人相比,蕭子良更得人心。他不僅是文化集團「竟陵八友」的發起人,更是繼蕭嶷之后,南齊諸王中實力最強的人物。

▲梁武帝蕭衍,時為「竟陵八友」之一。圖源:網絡

時任中書郎的王融意圖立蕭子良為帝,取代皇太孫蕭昭業,結果被齊武帝堂弟、西昌侯蕭鸞挫敗。蕭子良未能如愿,一年后憂郁而終,年僅35歲。

蕭子良死后,當時人說:「王融欲立子良,實安社稷,恨其不能斷事,以至被殺。今蒼生方涂炭,正當瀝耳聽之。」不幸被言中,齊武帝在繼承人問題上先是猶疑不決,后是選錯了人,最終將蕭齊王朝推入了凄風苦雨的境地。

永明十一年(493年)七月三十日,齊武帝病逝。

臨終前,他握著蕭昭業的手,告訴他,五年之內朕給你安排好的輔政班子,你不要亂動。你要是擔心處理政務不當,就多想想我。只要向我看齊,你做得不夠好,我也不會怪你的。

死去的齊武帝不會知道,他選擇的繼承人,很快便將他積攢的王朝財富揮霍殆盡。隨后,又被齊武帝堂弟、鎮軍大將軍蕭鸞引兵入宮弒殺,追廢為郁林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當蕭鸞重新立蕭昭業異母弟為傀儡皇帝時,離齊武帝的一周年忌日還差五天。

從此,蕭齊王朝再無寧日,直至覆滅。

參考文獻:

[南朝齊]蕭子顯:《南齊書》,中華書局,1972

[唐]李延壽:《南史》,中華書局,1975

陳明光:《六朝財政史》,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97

林曉光:《蕭賾評傳》,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

汪奎:《蕭賾、蕭嶷之爭與蕭齊政局》,《許昌學院學報》,2016年第6期

張子堯:《南齊兩皇子「違禮」事件之政治蘊含》,《太原師范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9年第6期

李猛:《蕭子良西邸「文學」集團的形成 ——從政治與職官制度的視角出發》,《學術研究》,2019年第5期

#南北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