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的片酬只有2000w!劉德華片酬不及王寶強一半背后,是一部港片敗退史

黄朔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很多影迷都在感嘆劉德華的片酬,簡而言之就是四個字:太便宜了。

便宜是個相對概念,相對普通老百姓的收入,劉德華2000萬+的片酬,怎麼都不便宜,但根據台媒的報道,《唐人街探案3》,作為主演的王寶強拿到了約人民幣8130萬的片酬,賈玲達到了6000萬。歐陽娜娜的片酬,都開到了近2000萬。

相比之下,這位港片老牌天王的片酬不到王寶強賈玲的一半,當然就顯得便宜。

但相對「便宜」這個詞,我更愿意用一句粵語來形容劉德華的片酬:又平又靚。也就是又便宜又好,性價比高。

這麼說當然不是說其他片酬幾倍于劉德華的電影明星的性價比不高,按照著名編劇宋方金在一場公開演講中所說的,部分一線演員的叫價曾達到2億元規模的性價比不高,更不是說目前依站在女演員片酬金字塔頂端的baby等片酬性價比不高,只是作為港片黃金一代的巨星中,幾乎碩果僅存依然當打的存在,劉德華,比較特別。

但劉德華的片酬其實是個變化的曲線,1983年,他和陳玉蓮主演的《神雕俠侶》在無線播出,創下62點的超高收視率,最高收視人數320萬,堪稱萬人空巷,劉德華的月薪不過數萬港幣。

1989年他主演趙良駿導演的《神行太保》,張家輝在片中還是一副青澀模樣,

那是華仔第一次拿到百萬港幣片酬。

和劉德華的片酬同步向上的,是港片,90年代初,華仔片酬達到數百萬港幣,港片進入黃金時代,所有人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仿佛那星光永不凋零。

但直到整個港片黃金時代過去,到那部堪稱港片最后巔峰的《無間道》,劉德華梁朝偉的片酬依然只是千萬量級,真正讓劉德華片酬邁進一步的,是港片北上。

而港星的片酬,終不過隨行就市,論片酬「造富故事」,老牌天王遠比不上內地演藝圈名利場頂流們不斷翻新的價碼。

在新流量時代, 隨著港娛勢微,哪怕是港片天王,片酬其實也難望頂流向背。而港片的星光,也早已黯淡。

劉德華片酬「便宜」背后,既有他一貫又平又靚的個人特質,也暗含一部港片敗退史,但又好像藏著港片不死的秘密。

片酬百萬時代的劉德華:港片向上

據劉德華自己回憶,80年代自己被無線雪藏時期,剪一個頭85塊港幣,真正的明星理發師,還是很貴的。

TVB的薪酬是出了名的平。

當年他剛出道時,有次他和梁家輝在電影《千王群英會》中扮演周潤發的兩個馬仔。劉德華自費買了一雙厚底鞋,結果開拍之后沒走兩步就崴了腳,但他仍咬牙堅持擺出一副隨時要開槍的動作,結果被導演一通罵:「你們兩個做什麼啊!以為自己是拿破侖嗎?」

加上劉德華時常在片場給人免費剃頭,周潤發就記住了這小子,有次跟他展現自己的勞力士。

當時華仔一場戲的片酬,最多幾百港幣,想買勞力士是不可能的事。劉德華以為發哥在炫耀,但周潤發告訴他:我也跑過龍套,凡事都有一個過程。做人最重要的,第一是對自己有決心,第二是要盡力。只要你盡力了,總有一天,你也會有勞力士。

果然沒多久劉德華接到一個制片人的電話:「周潤發跟我提起你,說有個小子很不錯,叫作劉德華。外形討好,動作戲也不差,最重要的是工作態度一流。我們現在有一部電影,你想不想來演?」

那部電影就是許鞍華導演的《投奔怒海》。

1982年《投奔怒海》上映,票房超過1500萬港元,文藝片賣出了成龍功夫片的票房。第二年影片獲得了第2屆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劉德華入圍金像獎最佳新人獎,他的名字一下子被很多人知道了。

同年,電視劇《神雕俠侶》播出,劇集創下無線收視紀錄。

金庸先生在世時接受采訪說:「在七版《神雕俠侶》中,我最喜歡劉德華那一版,那最接近我心中故事的原型。」

劉德華一夜爆紅,新藝誠和嘉禾都找上來要簽他,他說能不能無線五虎一起簽,對方說只想簽他跟梁朝偉。劉德華甩下一句話:要簽就五虎都簽,一個都不能少。

可是接下來無線對五虎個個擊破,和周星馳一起住村屋的梁朝偉家境不好,先續約了,最后劉德華被雪藏一年半,日子不好過的時候,只能重操舊業跑去給人理發。

好在他在影壇的名氣已經打出去了,片約陸續有來,1989年,王晶導演,他和譚詠麟主演的《至尊無上》爆了,華仔當年的片酬漲到了100萬港幣。

而港片的黃金時代,馬上就要到了。

兩周一成時代的華仔:那個港片黃金時代啊

90年代是「四大天王」最紅火的年代,也是港娛的巔峰期。

而在四大天王中,最早在歌壇和影壇同時站上一線的,是劉德華。

從八十年代開始,港片進入百家爭鳴、星光璀璨的時代。喜劇片、動作片、武俠片、警匪片、文藝片、僵尸片佳片連連,打出了「東方好萊塢」之美名,這巔峰盛世,在90年代初達到巔峰。

最直接的體現,就是明星們飛漲的片酬。

成龍在80年代末片酬就達到1000萬,在港星中獨一份,而且他是嘉禾何冠昌的干兒子,很早就可以參與電影分紅,主導電影制作發行。

等到他演出第一部好萊塢電影《尖峰時刻》,以1.17億港元成為全球片酬最高的華人演員,那都是后話了。

當年在港片影壇片酬能緊追成龍的,一開始是周潤發。

但周潤發的片酬高峰期,也是在頂替李連杰演出李安執導的《臥虎藏龍》,在國際影壇揚名之后創造的。

90年代不斷刷新港片片酬紀錄的,還是星爺。

1990年的《賭圣》打破票房紀錄后,周星馳幾部電影片酬不過70萬港幣。

1992年黃百鳴挖星爺拍《家有喜事》,星爺原本沒興趣,故意報了個800萬港幣天價,結果黃百鳴毫不猶豫答應了,只好來演。那部華語喜劇經典中張國榮的友情價才200萬港幣。

可到了1996年拍攝的《97家有喜事》,星爺片酬就是1500萬了。

港片巔峰期另一個片酬能與兩周一成抗衡的是李連杰,片酬在出走好萊塢之前就達到1200萬,憑借的是武俠片在台灣,東南亞的票房號召力。

500—1000萬區間的,當時就只有劉德華、許冠文和張國榮。

梁朝偉在憑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榮獲戛納影帝之前,片酬在200萬左右,直到他臨危受命接替周潤發演出《赤壁》,影片在內地和東南亞各地大收,他酬才飛漲至2000萬港元。

甄子丹片酬崛起,則要等他演出的《畫皮》與《葉問》大獲好評之后。

劉德華到1990年,已經是明星收入榜上僅次于梅艷芳的存在,靠的是「薄利多銷」。

從1988年到1992年,劉德華每年接的電影都超過了十部。

他說:「我很笨,不知道哪部好,哪一部不好,哪一部會火,哪一部不會火。那我就多接一點。」

梁朝偉總結得妙:「如果像華仔那樣不停地工作,我一定會死掉。」

但當年的港片又確實需要像劉德華這樣不要命的演員撐起來,80年代港片年產量還保持在百部左右,到了90年代初期,飆升至200部上下,武俠、動作和喜劇片等各類型影片產量頗豐。「你可以同時拍三部戲,早上拍這個,明天就換另外一部,晚上還能回家。」

雖然競爭激烈,但港片影壇又很神奇,不是相互拉踩,而是互相扶持,當年拍電影還是用菲林,拍著拍著膠片沒了,劇務就跑遍港島的劇組,借點膠片回來接著拍。

那個港片黃金時代,電影明星開公司也成了風潮,事后證明幾乎都開垮掉了,包括劉德華和周星馳。

劉德華開的天幕電影公司,第一部《91版神雕俠侶》,開創了現代武俠片類型,大賣2000萬港幣,金像獎拿到提名。

但后面就拍一部虧一部,到93年的《戰神傳說》,集齊梅艷芳、張曼玉、鐘鎮濤拍武俠大片,結果趕上武俠片盛世的尾巴,直接血虧三千萬,加上《天長地久》也虧了不少,到公司結業,劉德華背了4000萬的債務,最終是向太不打借據借了他1500萬,才解了燃眉之急。

那一年也是劉德華「打工還債」的第一年。此后幾年,劉德華不再拿片酬,而是變身每月固定領取月薪80萬的最紅打工人,賺的錢直接拿去還債。

但劉德華又是一個妙人,別人接爛片他接爛片,別人是越接越垮,他卻在爛片中磨練了演技。

當年有人問哥哥張國榮,最想跟誰拍戲。他說劉德華、周潤發、梁朝偉,最后補充一句:「劉德華越來越好了。」

然而光輝深處,亦有哀傷。

自減片酬的劉德華:港片黃金時代落幕

當年港片種種亂象,早就顯現。

劉德華最后悔拍的一部電影叫《愛情夢幻號》,當年黃百鳴給了一千兩百萬片酬,他就接了這部戲。

「但當我拍完就后悔了,我不該為了錢去拍電影,記得有一場戲是在游輪上的,上面的工作人員都不知道我們是在拍電影,找個群演都找不到,之所以這麼窮,是因為最后錢都落在了我的口袋里,根本沒有用在電影上,我很后悔,花著也不安心。「

其實劉德華自己也是拿命在拍。

導演邱禮濤說起拍《愛情夢幻號》還心有余悸:「有一次在加勒比海拍戲,劉德華站在船頭,前面什麼東西都沒有(護欄也沒有),沒有威亞,沒有安全措施。船速有幾十海里,如果一個不小心掉下去,真的找不到。」

當年的港片有點像后來內地電影的流量時代,錢都用在請大明星上,制作就因陋就簡。

王晶回憶說:「寫劇本四天都算多,為了拍得快,很多導演在片場想劇本,一些導演武指出身,根本不會寫字,就找編劇在現場邊寫邊拍。」

這麼拍的后果當然是港片危機不斷累積,到了好萊塢的特效大片《侏羅紀公園》攻過來,終于整個市場垮掉,東方好萊塢一夜成為明日黃花。

這期間劉德華的片酬是:400萬一部。

這個片酬是向太陳嵐采訪中透露的:「當時我和劉德華簽有合約,每部戲800萬的價格,跟他簽下八部電影。」

「但后來,劉德華卻主動到公司來跟我說,只要給他一半的片酬就夠了。那時候,整個港片的電影市場,只有我老公的公司還在撐著,所以他說出這樣的話,就讓我感到很窩心,我就想著一定要好好的捧他。」

也是那段港片最艱難的日子,劉德華開始趕鴨子上架當監制。

當年他看了兩個小編劇的劇本,覺得哇這個創意好,本來想自己當導演,但他開的公司正被人告,公司的錢沒法動,所以才到處找投資人,最后他向投資人保證不虧錢,自己當監制,電影才得以開拍。

看在導演劉偉強和他的面子,所有演員都給了友情價,片酬最高的梁朝偉和劉德華兩人加一起片酬也就1000萬左右。

劉德華作為監制,擁有剪片權,但他總是把自己的特寫剪掉,留別人的,結果第一部梁朝偉的角色大放異彩,林家棟問他為什麼:他說,自己就是單純的想把事情做好。

電影大結局的戲,原本是套路的雙雄大打一場,但大家都覺得不打更好,投資人不放心,

劉德華就說:「如果虧的話,就先虧我片酬。「

結果這部戲以5505萬港幣的票房成績,拿下當年港片票房冠軍,最后那場戲成為影史經典。

那部電影,是港片最后的榮光。

它叫《無間道》。

港片北上時代:那些最后的港片巨星們

雖然2002年《無間道》出現讓港片有了一些生機,但還是無法挽狂瀾于既倒。

2003年,長久以來飽受抑郁癥困擾的張國榮,從中環文華東方酒店24樓一躍而下,結束自己46年的人生。

張國榮去世第5天,金像獎的舞台之上,「四大天王」時隔6年再度合體,同唱一首《當年情》,紀念哥哥張國榮。

但很少人知道的是,張國榮的第一部自導自演的電影籌資艱難,加劇了張國榮的抑郁癥。其實一部文藝片而已,能花多少錢?

就連巨星張國榮籌錢拍電影都如此艱難,本土市場守不住了,港片只有一條路:北上。

當年最有代表性的北上的港片導演,還不是后來大放異彩的林超賢,而是憑《甜蜜蜜》站上文藝片巔峰的陳可辛。

進入內地市場,陳可辛想拍一部前所未有的巨作證明自己,那就是《投名狀》。

也是這部電影,重新測算了北上港星們的價碼。

最貴的,是從好萊塢歸來的李連杰。

當時李連杰在好萊塢的片酬是12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是1.2億,他給了陳可辛一個友情價:1億。

李連杰拿1億,劉德華片酬1600萬,金城武1200萬,加上其他演員以及上千人的群眾演員,演員費用就花了一半。

但3億的成本里,依然有一半用于制作。

陳可辛要求這部戲必須全部是真實的戰爭場景,不允許使用電腦特效,電影拍得很苦,武術指導程小東幾乎被陳可辛逼到崩潰,反過來說也可以。劉德華被真鐵鏈把一根手指夾到骨裂。

電影上映后氣勢如虹,所有人都等著慶功,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上映了一部電影,直接讓票房「暫停」,就是馮小剛的《集結號》。

最終,《集結號》以2.6億位列當年的票房亞軍。《投名狀》票房兩億拿到第三名,加上本港票房2750萬港幣,陳可辛還是虧了很多錢。

為了還債,他和吳君如賣車、賣房。但影片橫掃了當年金像獎,證明了港片電影人也能駕馭超級大制作。

當年港片北上,港星多半采取的《投名狀》模式,合作的還是港片電影人,和內地電影人要合作,也是張藝謀陳凱歌這樣的大導演。

直到劉德華參演了內地新導演拍攝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失孤》。

劉德華在片中飾演騎車尋找被拐孩子十五年的雷澤寬,在片中被群演大媽薅著頭髮,狂扇了十多個耳光,一直扇到面部發麻,好幾天才恢復。

這個鏡頭,劉德華沒用替身,堅持要求自己被扇。

拍《失孤》還有個花絮:有位男歌手發現飯菜看相十分難看,大聲嚷起來:「這都是些什麼菜啊,叫我怎麼吃得下口!」

就在這時候他余光一掃,發現劉德華和群演蹲在地上一起吃著便當,什麼也沒多說,消失了。

北上后,港星價碼集體上調。

張家輝因為《澳門風云2》在內地大賣十億,片酬三級跳,兩年從400萬漲到2000萬,基本與劉德華同價,周潤發梁朝偉也看漲,梁朝偉接演王家衛監制的《擺渡人》,成功達到個人片酬新高。

但北上賺錢易,反哺港片卻難。

劉德華算一個。

當港片導演紛紛北上時,許鞍華沒有走。劉德華說,不想看到這麼好的導演,如此辛苦地找錢拍電影。他主動投了許鞍華新片3000萬,還擔任主演,這部電影,就是橫掃金像獎的《桃姐》。

但劉德華也不是只拉扯港片。

2002年,他卷土重來創立映藝娛樂有限公司,把視野轉向了新人身上:2005年他發起了「亞洲新星導」計劃,由他一人出資約2500萬港幣,給6名新銳導演拍片。這個項目其實是失敗了。

投的6部電影,5部都賠了。有的拍完就丟掉了,有的拍完上映不了。

只有唯一的一位內地導演,拿著他投資的350萬,拍出了內地票房2350萬的作品,許多年后,他拿到了《流浪地球》最初的版權,但聽聞郭帆有意翻拍,拱手讓賢,還把自己劇組的道具借給郭帆。這位導演就是寧浩。郭帆說我鳴謝一下你吧,寧浩說你別謝我,要謝,謝一個人。

2019年,《流浪地球》上映。電影最后,打出了特別鳴謝:劉德華。

2021年春節檔,《人潮洶涌》上映,郭帆跑去客串,

在影片中擁抱著劉德華飾演的龍套演員說:感謝你為華語電影做出的貢獻。

劉德華片酬又平又靚背后,藏著港片不死的秘密

這些年的劉德華,的確為華語電影做出了不少貢獻。

拍《掃毒2》他說,如果劉德華都不行,以后這種電影就更沒人投資了。

拍《人潮洶涌》他又說,如果這樣獨特類型的片子都沒有排片,沒有人支持,那以后就沒人愿意創新嘗試了。

這個港片天王真是有意思,每次記者采訪他,他都說,我不是藝術家,我愛錢。

但我是沒見過愛錢的人,這麼不計較錢的。

拍《追龍》,你以為是雙男主,其實王晶一開始跟劉德華說的是客串,結果剪啊剪,剪成主演,電影成為王晶回勇之作,國慶檔票房逆襲達到了5.7億,大家說,又看到老港片的韻味 。后來采訪中主持人問劉德華片方補了片酬沒,他說沒。

這些年他支持港片,也包括文藝片,比如《熱血合唱團》,票房不足幾千萬,被人唱衰他扛不起票房。

他墜馬受傷,很長一段時間工作停擺,差點想要參加殘奧會,花了一年多站起來,接受采訪說,投資方說:「我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投資劉德華會虧本」,他說:「我也沒想到」。

說這話的時候,劉德華已經60歲了,但這個年過半百的阿貝,依然是當年的劉德華。

拍《掃毒2》的時候,他一人身兼數職,每天親自負責督工,小到換場景燈光,大到自己的戲份,都是親力親為。

開工時夏天,劉德華經常忙到滿身大汗,劇組經常拍攝到凌晨才收工。

為了省成本,劉德華不收片酬,只要分紅,如果電影虧本,一毛錢都收不到。

結果《掃毒2》票房將近13億,一度成為港片內地票房冠軍,直到被劉德華監制+主演的下一部《拆彈專家2》反超。劉德華大賺一把。

2017年墜馬后,劉德華一度患上了創傷后遺癥,怕馬、怕開車、怕吊威亞,什麼都怕。

結果到了《拆彈2》,身為監制的他導演邱禮濤讓他干什麼他干什麼,

跳天橋、被車撞、一路狂奔,都親身上陣,和劉青云穿的拆彈服也升級了,一套就重達40公斤!

40℃的高溫下拍攝,兩人經常一穿就是一整天,渾身濕透,體力耗盡。

手指拍攝中受傷,還是港媒后來報出來,寫的是「血流如注」,可是電影拍攝那麼久,「休息」這種話劉德華自己一次都沒提。

電影上映到最后,破了劉德華自己的港片票房紀錄。

最新的《人潮洶涌》,從預售開始到春節檔前半段都在墊底,直到春節檔后半段開始逆襲,上映22天后單日票房逆襲了《唐探3》,位居春節檔影片第二位,僅次于《李煥英》,累計票房達到5.2億。

那麼多人說劉德華60歲了,扛不住票房了,我卻想問,所有的一線明星,有一個算一個,像《人潮洶涌》這樣的票房逆襲,多少人能做到。

入行40年,和他同時代的巨星,隱退的隱退、減產的減產,很少再有人能跟他一樣,以如此旺盛的生命力還在持續發熱發光。

港片未來兩年最大的投資,是《無間道》編劇莊文強導演的《金手指》,投資成本高達三億五千萬港幣。劉德華和梁朝偉,《無間道》后再聯手。

他還在《唐探4》結尾亮相,扮演Q組織的教主,陳思誠說,必須要有一個有分量的人物扮演這個角色,只能是劉德華。

緣分像一道橋。

當年王寶強第一次正式演主角就拿了最佳新人,那年他第一次去台灣領獎,在廁所排隊時遇上了年少時的偶像劉德華,后來上完廁所洗手,搞了半天都不會用自動感應的水龍頭,多虧劉德華「仗義援手」。

幾個月后兩人再一次見面,已經是《天下無賊》的片場。王寶強看到劉德華,噗通給偶像跪下了,劉德華也趕緊彎下了膝蓋。

誰能想到,當年的少年王寶強,乘著國產電影的東風成為150億票房先生,《唐探3》單片片酬,已經是劉德華的近三倍。

但劉德華最厲害的,從來不是賺,而是給。

江志強說:在電影圈劉德華是‘借’出去最多的人。別人碰到創作瓶頸,或者投資不夠,都會找他去聊。

馮德倫拍《俠盜聯盟》,臨時被男主角放鴿子,一夜愁白了頭。劉德華空出自己的檔期,趕去江湖救急。

當年被「雪藏」時,洪金寶找他拍《夏日福星》。多年后,洪金寶拍《我的特工爺爺》,劉德華來當主演。洪金寶感慨,捧過很多明星,大部分人紅了后再找他們拍電影很難,但還有一個劉德華,是「隨叫隨到」的。

2017年,林家棟摘下金像影帝,頒獎台上,他第一句話是:「感謝華仔,沒有你,就沒有如今的我」。

張衛健轉述過劉德華的一句話很有名:學到的就要教人,賺到的就要給人。

去年港片蕭條,上半年只開了兩部戲,其中一部就是林家棟在「疫市」下零片酬演出的《手卷煙》,和劉德華一樣,他笑言片酬等電影賺到后再說。果然是學到的就要教人,賺到的就要給人。

但這樣一個劉德華,又是那個港片盛世時代的產物。

劉德華90年代拍了那麼多爛片,但有一部戲,沒人敢說爛,就是《天若有情》,而這部電影,又只會誕生于港片江湖,因為這部講情義的電影,又剛好是港片師徒傳承與情義傳統的產物。

當年王晶的父親王天林準備退休,徒弟們說拍一部片子掙點錢,讓老爺子安享晚年。

那時候江湖片好賣,正好陳木勝有個故事的靈感,源自他年輕時的飆車愛好。當時他的車隊,有一個車技很好的朋友,叫做華弟。

賽車和江湖片結合,有的搞。于是定了陳木勝當導演。找了劉德華演主角華弟,吳孟達本來想演黃光亮演的大反派喇叭,但陳木勝說:太保只有你能演。

電影里每次太保出了事情,總是華弟挺身而出罩著他。果然只有吳孟達,將一個苦澀的爛忠厚沒用的中年古惑仔角色,演出了孩童般的惹人憐愛。

到影片在最后一刻,太保沖了出來,殺了喇叭。

華弟倒在血泊中的時候,將死的太保沖他大喊:我砍死喇叭了,阿弟啊......你看到了沒?

最后達叔憑借這個角色拿了第10屆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他說自己很少看自己的電影,家里只收藏了一部電影,就是《天若有情》。

當年港片影壇真有意思,不是好萊塢大工廠那套,更像個江湖,拍片的時候,杜琪峰林嶺東都跑去幫忙,因為杜琪峰罵人聲音大,片子拍了一半劉德華都以為杜琪峰是導演。

正是在杜琪峰陳木勝林嶺東的聯手打造,吳孟達黃光亮這些港片經典配角的演繹下,影片成為傳世經典。

黃家駒為影片寫下的片尾曲的悲傷配樂縈繞耳邊,場面色彩濃烈,都市愛情、兄弟情及無助感、孤獨感,感人至深,令人落淚。

如今,王天林、林嶺東、陳木勝、吳孟達都不在了。

63歲的黃光亮在個人社交賬號上分享了一個短片,配文稱:再會了,孟達兄。

此時港片四大惡人,只剩下他一個。剩下來的人中,吳倩蓮早已息影。老杜好久沒新片了。只剩一個劉德華,還在撐著港片。

數十年前,究港片之繁華,有時勢造英雄,有風云人物造勢。但最終離不開的,是每部電影拍攝時背后的故事,是那個日益遠去的港片情義江湖。

如今的大工業電影時代,片酬多高,都只是這場流量和資本相互博弈的游戲中一個環節而已。

而港片黃金時代已逝 ,豪情只剩一襟晚照。

但劉德華始終還在。

年輕時劉德華最愛現場表演胸口碎大石。

大家一打聽才知道,華仔出生在香港一個偏遠農村,6歲搬進城市后,一家人居住在名為「鉆石山」的貧民區。他年少時早上四點起來拉水、準備賣早點,放學后在自家店里幫忙,十點再開始做功課,每晚差不多只能睡四個小時,當年他最大的樂趣就是TVB附近賣東西時,擠進去,看看里面的星光。

當年黃霑撰寫金曲《獅子山下》,「同處海角天邊,攜手踏平崎嶇,我地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許多年后,劉德華身上體現的,也不過是港片巨星該有的樣子:踏平崎嶇,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哪怕一個黃金時代逝去了,那些用心堅持的人,總會得到時間的回報,

不管片酬算多算少,劉德華真正的回報其實是八個字:華仔還在,港片不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