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官員被判腰斬,數萬百姓為他求情,漢宣帝為何依然將他處死?

全组的希望 2022/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前74年,漢昭帝駕崩,京兆掾杜建在漢昭帝的喪事中,攬下了一個負責修建漢昭帝陵墓的差事。

這可是漢昭帝喪事中最有油水的肥差,能攤上這個工作,那絕對是一個很值得慶幸的事情。而這回杜建也按照以往的例子,想要在修建陵墓的流程中,打算層層盤剝,把銀子裝進自己的腰包。

但是沒想到,就在杜建打算美滋滋地刮刮油水的時候,卻忽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這人通過杜建的熟人勸告杜建,在修建漢昭帝陵墓這樣的大事,還是不要動什麼手腳了。

杜建聽到這話,第一反應就是,你誰啊?

勸杜建的這個人,名叫趙廣漢,當時正在擔任京兆尹。看起來,趙廣漢這麼做好像挺不識趣的,但是他沒有辦法。因為趙廣漢這個京兆尹只是個代理京兆尹,他也怕下面的人給他搞事情,所以才「不識趣」的提醒杜建不要搞事情。

但是杜建沒聽,杜建認為,雖然自己是趙光漢的手下,但是自己做京兆掾已經很多年了,在京城的關系網也不是趙光漢能比的。而在京兆尹衙門里,代理京兆尹換的很快,但是京兆尹底下的人,那是憑借多年能力和人脈的積淀,不是那麼容易換的,正所謂「鐵打的衙門,流水的京兆尹」。

所以,杜建根本就不在乎這個臨時的頂頭上司的告誡,依然我行我素,在修建漢昭帝陵墓的工程中,搜刮得更狠了。

而另外一邊的趙廣漢見杜建如此并沒有退縮,而是暗中收集杜建中飽私囊的證據,等著杜建吃飽喝足了,直接把杜建抓起來了,一點都沒講什麼人情世故,直接判了個死刑。

這一下,杜建徹底慌了。而杜建的親朋好友,知道了杜建被判死刑以后,也都嚇傻了,紛紛來為各種關系杜建求情,但是趙廣漢全都沒有聽。

杜建的親人和朋友們見趙廣漢油鹽不進,就想要策劃找人直接將杜將劫出來。趙廣漢知道了消息,直接派人到他們的家里直接告訴他們,如果你們要劫囚,那我直接把你家滅族。杜建的親人朋友知道了,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最后,趙廣漢沒有絲毫猶豫,手起刀落,將杜建處死了。

這就是趙廣漢,油鹽不進,雷厲風行,但是其實仔細想想,趙廣漢沒有提醒杜建嗎?他提醒了,但是杜建沒聽,趙廣漢作為領導,是不是有點打臉。不僅僅是打臉,趙廣漢更在乎的是,萬一杜建中飽私囊的消息敗露了,趙廣漢這個新上任的代理京兆尹,一定會被免職,趙廣漢一個普普通通的沒有背景的小人物,憑借自己幸幸苦苦的爬到京兆尹這個位置不容易。

趙廣漢是從一個郡吏,一點一點,爬了很多年才爬上來的,好不容易爬到了代理京兆尹為位置,趙廣漢很在意這個職位,因為趙廣漢沒有背景,想要出人頭地,趙廣漢只能緊緊抓住這個機會。

京兆尹這個職位不好做,地處漢朝最繁華的地方長安,在天子腳下,遍地都是高官顯貴,一旦發生點什麼案子,就很容易牽連到什麼王公貴族,一旦牽扯到王公貴族,這個案子就辦不下去了。

因為京兆尹處理案子,一定要公允吧,但是如果王公貴族,高官顯貴來拿權勢對京兆尹進行壓迫,這案子怎麼辦?不給人情吧,容易得罪人,可能會被人使絆子,將來的官路不好走,但是給了人情,將案子辦的讓關系戶滿意,這個案子自然不會辦的公平,百姓也會怨聲載道。

案子辦的公平,就沒有政績,沒有了政績,趙廣漢這個代理京兆尹,必然會干不長,就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歷屆京兆尹都左右為難,很多沒有背景的京兆尹,因為沒有頂住人情往來,沒有政績,所以都干不長。

趙廣漢爬了這麼多年,才爬到這個位置,本來想著和這些高官顯貴們和平相處,混個相安無事就罷了,只要能保住京兆尹這個位置就好,沒想到,他好心好意去提醒杜建,杜建不聽,那就別怪他了。

為了能夠出人頭地,趙廣漢下發決心,從這件事開始,絕不為權勢低頭,不僅如此,趙廣漢還要用黑吃黑的手段,來對付這些關系戶,以及難啃的硬骨頭。

趙廣漢也不想得罪人,可是沒辦法啊,正規途徑解決不了問題,如果趙廣漢真的放縱杜建這種人,將來趙廣漢的工作怎麼做,最后只能因為沒有政績,被調離京兆尹的位置。

如果趙廣漢失去了這個職位,還會在上司的心里留下一個無能的印象,以后趙廣漢想要再次得到升遷的機會,就難于上青天了。

這些趙廣漢全都想過了,但是這樣的狀況沒有辦法改變,想要保住官職,只能油鹽不進。趙廣漢想想就覺得很不公平,憑什麼而自己要辛辛苦苦奮斗很多年,才能爬到這個位置,人家關系戶吃頓飯,送個禮物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趙廣漢出身底層,史書上對于趙廣漢的家世,沒有任何記載。由此可見,趙廣漢他們家,真的就是那種普通家庭。像這樣的家庭,在漢朝的時候能出一個當官的,都已經相當不容易了。至于說往上爬,那就更難了。

不過,趙廣漢成年之后,雖然沒有家族或者長輩在背后支持,但還是靠著自己的努力,不斷爬了上來。后來靠著自己多年的兢兢業業,從不搞什麼歪門邪道,堅持做一個正直的人,所以才逐漸升官,后來升到了京輔都尉的位置。類比現代的話,大概相當于是首都公安局局長。

從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步步爬到這個位置,那絕對是相當的不容易了。

巧合的是,在這之后,恰好當時京兆尹的位置出現了空缺,所以趙廣漢就暫時做了個替補。這對趙廣漢來說,無疑是他仕途當中,最關鍵的一步。一旦成為京兆尹,那他以后就算是真正的高級官員了。

但也就是在趙廣漢剛剛升任代理京兆尹之后不久,就發生了杜建這件事。從后來的歷史來看,這件事仿佛成了一個臨界點。多年以來,趙廣漢見識到了不少官場上的黑暗。而這件事發生之后,趙廣漢則是開始逐漸黑化了。

從殺杜建這件事情開始,趙廣漢決定要用關系戶和黑道的方式來進行黑吃黑,利用黑吃黑雷厲風行的手段,拿到政績,招攬人心,升官發財。

公元前74年,六月,漢昭帝去世。此后,輔政大臣霍光和上官太后,經過商量之后決定,立昌邑王劉賀為帝,經過一系列繁瑣的登基大典,劉賀正式登基為帝。

劉賀登基之后,所有漢朝臣民,都在期待著這位新君能夠撥亂反正,繼往開來,沒想到,這位新皇劉賀跳過了一系列裝賢明的環節,直接躺平,暴露原型,開始了花天酒地,放蕩不堪的生活,這場秀,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誰都沒想到,這位新君連裝都不愿意裝一下,真的以為,登上皇位就完事大吉了嗎?當皇帝只要像一個吉祥物一樣,待在龍椅上就可以了?

這樣的事,霍光看不下去,上官太后看不下去,漢朝全體臣民都看不下去,于是霍光和上官太后,加上一眾臣子,聯起手來將僅僅在位27天的皇帝給廢掉了,然后挑選了從宗室當中,又挑了一個叫劉病已的繼承皇位,這就是漢宣帝。

在這個過程當中,趙廣漢因為參與了擁護新君的事宜有功,被封為關內侯,一時間,趙廣漢升官發財了。有了爵位就意味著,即使趙廣漢失去了京兆尹的官職,他的官位也不會低的。

后來漢宣帝將趙廣漢遷為穎川郡太守。治理地方就比在長安好多了,沒那麼多遍地的達官顯貴,所以趙廣漢開始在穎川郡大刀闊斧的清掃障礙,在穎川郡境內擾亂社會治安的障礙。

每個地方都有地頭蛇,穎川郡的地頭蛇是兩個勢力龐大的家族,原氏家族和褚氏家族,這兩個家族,不僅在朝廷有人,還勾結地方盜賊橫行霸道,簡直是地方的黑惡勢力,趙廣漢到了穎川郡的頭等大事就是除掉這兩大家族。

面對這樣的障礙,趙廣漢是怎麼做的呢?

首先,就是殺,但凡有罪的,該怎麼判怎麼判,該是什麼刑罰,就什麼刑罰,誰來說情都不好使,僅僅幾個月,趙廣漢油鹽不進的大開殺戒,將整個穎川郡的人都震懾住了。

趙廣漢這麼干,完全不計后果,不講情面,也是真真切切地惹怒了這兩條地頭蛇,地頭蛇被惹怒了會怎麼辦?當然是反擊,于是這兩條地頭蛇開始上下活動,企圖找到趙廣漢的把柄,想令趙廣漢屈服。

沒想到,趙廣漢一開始就想到了兩大家族會反擊,早就想好了離間計開對付這兩條地頭蛇。

之后,趙廣漢開始向民間征集消息,定下告密制度,郡中百姓,都可以來告密,這樣趙廣漢就掌握了兩大家族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掌握兩大家族的弱點之后,趙廣漢就利用反間計和離間計來瓦解兩大家族。

趙廣漢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因為這兩大家族,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不止上面有人,下面還有人,最可怕的是,他們還勾結下九流的無賴盜賊,這就導致這兩大家族在穎川郡橫行霸道,目中無人,所有穎川郡的百姓都生活在煎熬之中,敢怒不敢言。

百姓既然對著兩條地頭蛇有怨言,如果有機會,一定會反擊,所以,趙廣漢給百姓開了一個告密的窗口,利用百姓的力量掌握兩條地頭蛇的弱點,就可以有針對性的打擊到兩條地頭蛇。

其實告密者中,不僅有百姓,還有兩大家族中的人。

為什麼兩大家族的人也會告密呢?

因為兩條地頭蛇用聯姻的方式聯手作惡,你來我往之間必然存在摩擦和矛盾,所以會在私底下互相揭發,攀扯,于是趙廣漢利用這一點,見縫插針的將兩方的矛盾擴大加深,反目成仇,相互爭斗,這樣兩條地頭蛇的勢力自然就瓦解了。

穎川郡的盜賊們失去了兩大家族的庇佑,再也不敢輕易作案,只要作案,就會被告密者舉報,暴露行蹤,趙廣漢派武裝隊伍打擊了幾次之后,盜賊的勢力也瓦解了。

就這樣,趙廣漢用反間計,離間計,和鐵血手腕,徹底摧毀了兩大家族和盜賊勢力,令穎川郡的風氣大大改變,這時趙廣漢的威名傳遍了整個漢朝,連匈奴都有所耳聞。

趙廣漢這種黑吃黑維護治安的方法,雖然有效,但是會給朝廷留下不好的印像,畢竟黑吃黑也是游走在法律邊緣,容易產生更多的問題,讓人心生忌憚了,如果這樣的人登上了高位,誰能夠掌控呢?萬一趙廣漢迷失了自己,趙廣漢本身不就成了新的黑惡勢力了嗎。

假設趙廣漢登上了高位,他真的能夠心懷天下,維護公平正義嗎?

其實,當人游走在黑白之間,是很容易迷失的,迷失到忘了自己的初衷是什麼。

公元前72年,漢宣帝決定攻打匈奴,派遣老將趙充國攻打匈奴,征用趙廣漢以太守的身份領兵,關于趙廣漢立了什麼軍功歷史上沒有記載,但是趙廣漢從軍回來之后就升職了,漢宣帝重新任命趙廣漢為代理京兆尹。

和上一次做代理京兆尹不同的是,這一次趙廣漢身上已經有了爵位,有了從軍的經歷,也有了不俗的政績,所以,趙廣漢在代理京兆尹的職位上做了一年之后,不出意外的轉正了,做了正式的京兆尹。

趙廣漢在任京兆尹期間,禮賢下士,對待屬下非常親和,時常提拔下屬,有時候甚至能將自己的功勞推辭,將功勞都歸功于下屬。趙廣漢這樣真誠地對待下屬,同時也獲得了下屬真誠的回報,很多下屬都對趙廣漢心悅誠服,為了趙廣漢愿意肝腦涂地,死而后已。

趙廣漢很會用人,根據每個人的才能安排相應的職位,還會仔細地考量他們是否盡力。雖然趙廣漢這樣禮賢下士,下屬中還是有被人收買的,然后背叛趙廣漢,但是對于這些背叛他的人,趙廣漢也沒有對他們趕盡殺絕。

趙廣漢會先找到背叛者,好言先勸,勸他們悔改,配合趙廣漢反擊,遇到實在不改的,趙廣漢才會逮捕他們,按律治罪。

趙廣漢為人精明強干,非常有職業熱情,對待工作可以夜以繼日,廢寢忘食。而且,趙廣漢還非常擅長推理串聯,他會經過幾個人不同的口供套出事情本來的樣子,就比如,團伙作案,每個人都會盡全力為自己脫罪,但是如果所有罪犯都這樣做,那麼這件案子的真相就面目全非了,所以,趙廣漢會仔細推理,經過串聯,得出事情的原貌。

經過之前在穎川郡的經驗,趙廣漢對收集消息非常熱衷,經常利用密報網來收集罪證,抓捕犯人。

有一次,長安城有幾個男孩子躲在一間屋子里密謀綁劫某人,結果,具體計劃還沒有商量好,趙廣漢派的部下就將他們全部抓捕了,消息非常靈通。

還有一次有個有錢的郎官被兩個人綁架了,兩個劫匪還沒有來得及想好怎麼辦,趙廣漢就帶著衙差來到了綁匪的所在地,趙廣漢對衙差說,你們抓的這個人是皇帝的侍衛,請你們不要殺了他,如果你們放了他,我一定不會虐待你們,如果有幸被皇帝赦免,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兩名劫匪知道門外站的是趙廣漢非常驚訝,因為當時趙廣漢的威名已經是天下皆知,兩名劫匪出于對趙廣漢的信任,雙雙出來束手就擒了,之后,趙廣漢果然像之前保證的那樣,好好的照顧兩名劫匪,即使在監獄中也安排獄卒好好的對待他們,不要折磨他們。

后來這兩名劫匪被判處死刑,也沒有怨恨趙廣漢,還對趙廣漢千恩萬謝,趙廣漢在兩名被處死后,還為兩名劫匪置辦后事,趙廣漢這樣做,可以稱的上仁至義盡了。

人都是多面的,趙廣漢有仁慈的一面,也有令人接受不了甚至無法理解的一面,就比如,趙廣漢對消息的掌握,精細到令人發指。

還有一次,趙廣漢召見湖縣的都亭長,界上亭長對都亭長說,如果見到了趙廣漢幫我問候他。后來都亭長見到趙廣漢,說完公事后,都亭長將界上亭長托他帶話的事情給忘了。

這時趙廣漢對都亭長說,界上亭長帶話給我,你忘了吧?

都亭長聽了之后嚇得立即跪下叩頭說,是有這回事。趙廣漢說,回去幫我帶話給界上亭長,讓他好好工作,我會記得他的好處的。

這個故事聽起來是不是有點詭異,這種小事,也要說出來嚇人一跳,感覺就像被有一只眼睛360度監視著,令人毛骨悚然。

所以這件事就說明,趙廣漢當時治理下屬的時候,絕對是用了某些特殊的手段。

但是同時呢,趙廣漢對下屬也非常的好,大概是因為趙廣漢也有過同樣的經歷,也是從一個小吏,一點一點爬上來了,所以趙廣漢十分體恤下屬,為了能夠提升下屬的待遇,還親自上奏,請求皇帝將獄卒的俸祿增加到一百石。

從這之后,俸祿在一百石的衙差都比較謹慎,再也不敢隨意的懈怠工作,以期望能夠升職加薪。趙廣漢在做京兆尹期間,所有長安臣民都對他非常認可,民間甚至稱贊他,是漢朝以來做京兆尹做的最好的。

可以想象,趙廣漢用鐵腕對待擾亂社會治安的人,給長安百姓帶來的安全穩定生活和盡可能公正的判決,長安百姓能不對趙廣漢感恩戴德嗎。

趙廣漢在做父母官的時候,做上癮了,甚至希望自己的地盤再大一點。當時左馮翊、右扶風的辦公地點在長安,有些違法亂紀的罪犯經常流竄作案。

趙廣漢聽說了這件事,還感慨說,左馮翊、右扶風的罪犯經常跑到我的轄區作案,擾亂我的轄區治安,如果能將這兩個地方交給我管就好了。

聽了這句話,好像是趙廣漢做父母官做上癮了。

其實趙廣漢最初做代理京兆尹的時候,敢于處死關系網龐大的杜建,并不是完全憑借這一腔熱血,還因為趙廣漢背后站的是霍光,漢朝當時的實際掌權人,所以趙廣漢才敢放手一搏,才敢在后面又做了那麼多膽大包天的事。

但是后來,隨著霍光去世,趙廣漢也沒有其他的大腿,所以趙廣漢再也沒有人保護了,如果這時趙廣漢知道收斂,那麼他還有一線生機,問題是,趙廣漢好像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是會犯一些不可饒恕的錯誤。

就比如,趙廣漢在霍光死后,不經過霍家同意,自私帶人闖入霍光之子博陸侯霍禹的府中,搜查自私賣酒的人,還砸壞了人家的大門。

霍光的女兒當時是皇后,知道這件事之后非常生氣,要求嚴懲趙廣漢,但是皇帝并沒有嚴懲他,只是將趙廣漢召過來,詢問了一下是怎麼回事。霍氏一族見皇帝沒有嚴懲趙廣漢,對趙廣漢更加記恨了,趙廣漢就因此得罪了霍氏一族。

看到這里大家可能要問了,趙廣漢曾經是霍光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對待霍家的人,其實這并不矛盾,在趙廣漢的眼里,霍光跟霍家是兩回事,霍光一生效忠漢武帝,即使后來權傾天下也沒有想過竊取江山,但是霍光的妻子,以及霍家其他的人和霍光不一樣,他們是想要謀朝篡位的,不僅如此霍家還逼著霍光謀反。

所以,在趙廣漢的心里,霍光和霍家是兩回事,他在霍光死后,去霍家鬧,就像是為霍光出氣一樣的感覺。

而且當時趙廣漢私闖霍家,皇帝為什麼沒有懲處趙廣漢,那就是因為皇帝已經對霍家不滿,想要對付霍家,所以才沒有處罰趙廣漢。

但是這件事也能夠清楚的證明,趙廣漢飄了,霍光死后,趙廣漢沒有其他的靠山,所以猜到的皇帝的心意,為了抱上皇帝的大腿,就盲目的去做,完全沒有考慮到,做什麼事都要有章程,不能仗著自己有理,就橫行霸道。

雖然皇帝沒有處罰趙廣漢,那是因為皇帝需要趙廣漢,并不是皇帝認可趙廣漢的行為,其實皇帝的心里當然有一桿稱,哪里對哪里不對,但是趙廣漢已經不理智了。

趙廣漢平時喜歡任用一些官吏出身的子弟,因為他們銳意進取,但是如果他們遇見了什麼事,大多很沖動的行動,事后又后悔,所以這些少年們,很少在事后一起跟趙廣漢面對,幫趙廣漢分擔,而且這些子弟在后來還為趙廣漢招來了禍事。

比如,趙廣漢不好好的約束門客,有個門客明知趙廣漢在抓私自賣酒的,還私自明目張膽的在長安賣酒,丞相魏相的下屬見到了,只是將這位門客趕走了,這位門客還是不依不饒,將事情告訴趙廣漢。

門客告訴趙廣漢,自己賣酒的事可能是一個叫蘇賢的男子告發的,神奇的是,趙廣漢知道了這件事之后,沒有責怪自己的門客,而是馬上去調查蘇賢。

隨后,趙廣漢就派自己的一個做尉史的手下禹,去狀告蘇賢作為騎士卻在灞上吞儲軍需,但是經過調查,并沒有證據。

蘇賢的父親就反告這位尉史禹誣告,并控告趙廣漢,經過有關部門調查處理,判處尉史禹獲罪腰斬,逮捕趙廣漢。

趙廣漢被逮捕后,先是認罪了,后來不知道怎麼會事又被免罪了,只罰了俸祿。但是這件事并沒有讓趙廣漢警醒并收斂,趙廣漢被釋放后依然對這件事不依不饒。

趙廣漢懷疑這件事是被人設計好的,背后的人是一個叫榮畜的同邑男子,后來趙廣漢找了個罪名將榮畜給殺了。

再后來有人察覺了這件事,就上書給漢宣帝告發了這件事,漢宣帝就將這件事交給了丞相魏相和御史大夫共同處理。

趙廣漢這時候慌了,馬上按照老辦法,去查丞相的把柄,結果只查到丞相家中有一位婢女離職后自盡了。

趙廣漢知道這件事以后,懷疑是丞相夫人因為嫉妒殺了婢女。其實這件事也不是一件可以拿來當作把柄的事,畢竟這位婢女是離開丞相府之后才死的。

但是當時趙廣漢已經失去理智了,就像抓住一顆救命稻草一樣的,竟然拿這件事去找人威脅丞相魏相,讓魏相不要追究自己的事。

丞相魏相見到趙廣漢如此猖狂,更加緊迫的追查趙廣漢了。這時趙廣漢還是沒有清醒,還是想要告發丞相魏相,但是有不好的預感,于是趙廣漢去找了會占星的太史占星問吉兇,太史說,今年應該有一位大臣被處死,趙廣漢認為這個人是丞相,就立即上書告發丞相。

皇帝就將丞相魏相的案子交給了京兆尹處理,這麼一看,魏相處理趙廣漢的案子,趙廣漢又處理魏相的案子,雙方互相處理對方的案子,這明顯是讓魏相和趙廣漢相互廝殺啊。

趙廣漢得到皇帝的允許后,就帶人直接私闖丞相府,還命令丞相夫人跪著認罪,并帶走了丞相府十多個婢女去審訊她們。

丞相魏相知道了這件事后,非常憤怒,立即上書給漢宣帝,陳述丞相夫人與婢女之死并無關的事情原委,并且希望能夠換一個人來處理丞相夫人的案子。

結果皇帝同意了魏相的請求,將丞相夫人的案子交給了廷尉府來處理,經過調查,丞相因婢女犯錯而鞭打婢女,并將婢女趕出丞相府,婢女離開丞相府后,悲憤交加,想不開了,所以才自盡的,并不是被丞相夫人殺的。

真相大白后,趙廣漢馬上被人彈劾了,負責監察百官的司直蕭望之彈劾趙廣漢說:「趙廣漢侮辱脅迫丞相,想要脫罪,這種行為簡直膽大妄為,肆無忌憚,違反法律,也破壞了社會風氣,是無法寬容的,超出道德范疇的」。

經過這件事,漢宣帝也意識到了趙廣漢的罪有多麼嚴重,對趙廣漢非常失望,漢宣帝也沒有想到,愛民如子,能力非凡的趙廣漢竟然是這樣的人,所以也對趙廣漢非常厭惡了。

漢宣帝將趙廣漢交給廷尉處理,經過查證,還查出趙廣漢濫殺無辜,審訊案件證據不實,擅自斥責騎士缺乏軍備等罪名,最后趙廣漢被判處死刑。

趙廣漢被判死刑的消息傳出來后,百姓們和趙廣漢的部下們都為趙廣漢傷心,自發的在皇宮外為趙廣漢求情,人數達到幾萬人,全都哭的泣不成聲,甚至有人說,我活著對天下沒有用,不如替趙廣漢去死,換趙廣漢活著,繼續做百姓的父母官。

但是最終,趙廣漢還是被處死了。

趙廣漢本來其實不至于死的,他不該在霍光死后還不知收斂,更不該盲目的去對付丞相魏相,跟丞相比起來,京兆尹只是一個小官,趙廣漢又沒有后台了,跟丞相對立,無益于以卵擊石,結果自然是慘敗。

但是說到底,趙廣漢還是自食惡果,但是我們最終還是愿意相信,趙廣漢最開始是想要做個好官的,做一個善良的人,只是趙廣漢用以惡制惡的手段來治理地方,最終在善惡的邊緣迷失了自己。

對百姓來說,趙廣漢肯定是一個好官。但是對于整個統治階級來說,趙廣漢的存在,卻并不利于整個體系的存在。最關鍵的是,趙廣漢又不懂如何保護自己,得罪了很多官員。

如此一來,趙廣漢落得一個最后被腰斬的下場,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