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誅殺韓信后,劉邦賜他500衛兵,門客冷冷地說:你大難臨頭了

全组的希望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夫運籌策帷賬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馕,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劉邦

作為幫助劉邦建立漢朝的傳奇將領,韓信的事跡被廣為流傳,受胯下之辱、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等故事便能夠看到他隱忍的性格和長遠的戰略眼光。

對于這樣一位傳奇人物,人們以一副對聯總結了他的一生:「生死一知己,存亡兩婦人」,因為漂母的供養韓信得以活命,而最終他也在呂后的安排之下被殺害。

對他的一生有著深遠影響的另外一個人便是蕭何,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韓信能夠施展抱負是拜蕭何所賜,最終被呂后殺害也與蕭何不無關聯。

殺死韓信之后,蕭何覺得是西漢的大功臣,理所應當地接受了劉邦賜給他500名衛兵。正當蕭何十分高興的時候,他的門客召平卻說了一句話:「你大難臨頭了......」

從知己到幫兇

眾所周知,韓信是我國歷史上有名的軍事將領,被后人稱之為「兵仙」,不過他成名的過程卻非常坎坷。

韓信早期生活貧困不已,靠著別人的救濟勉強活了下來,還曾遭受過胯下之辱。陳勝、吳廣起義后,他便加入了反秦起義的大軍,最早期屬于項梁,項梁死后便成為了項羽的屬下。

可是,韓信一直得不到他的重用,從而轉投了遠在巴蜀的劉邦。夏侯嬰從兵卒中發現了他,蕭何與之結識后被他的才華所震驚,經歷了多次推薦韓信終成劉邦的兵馬大元帥。

此后的四年中,韓信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先后擒魏、取代、破趙、脅燕、東擊齊、南滅楚,為西漢王朝的建立做出了突出貢獻,被劉邦譽為「漢初三杰」之一。

作為漢初三杰之一的張良,在劉邦成為皇帝后堅決不接受他的一切封賞,自此浪跡江湖隱匿山林,許多人看來此時正是應該享受成果的時候,他的決定讓人實在難以理解。

不理解張良的人當中就有蕭何與韓信,對于兩人的疑惑張良以「鳥盡弓藏」的道理向他們做出了解釋,但居功自傲的韓信認為自己能力卓越,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蕭何聽到張良的言論后同樣持有懷疑態度,認為自己與劉邦是舊相識,即便劉邦成為了皇帝,念及舊情也不會對自己痛下殺手。看到二人的反應,張良只好嘆息著自行離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劉邦的心思逐漸顯露了出來,勇猛無比的項羽都被韓信逼得走投無路,這樣的人留在身邊實在令他坐立不安,一旦韓信謀反劉邦覺得自己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于是乎,他先通過各種手段把韓信從楚王貶魏淮陰侯,而后將其囚禁在長安。外出征戰之時,在劉邦的默許之下,呂后便充當起了殺害韓信的主謀。

韓信聰明絕頂,要讓這樣的人上鉤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了達到目的呂后找來了相國蕭何。起初聽到呂后的計劃蕭何大吃一驚,轉念一想他也為自己感到慶幸,畢竟被殺的人不是自己。

在蕭何的幫助下,韓信最終被騙到了長樂宮中,這里也成為了他人生的終點。就這樣,曾經幫助韓信達到人生頂點的蕭何,此時卻成為了誅殺他的同謀。

為了感謝蕭何幫助自己除掉心腹大患,劉邦對他大加封賞并賜給500名衛兵以保護人身安全,這在古代是唯有皇帝才能享受的待遇(普通人的是私兵)。

召平的勸誡

如此的殊榮讓蕭何受寵若驚,但在他看來這是對劉邦對自己忠心的肯定,對自己的安危如此重視說明劉邦將自己視為心腹,生怕自己有所閃失。

思及此,得到封賞后的蕭何理所應當地享受著這一切,甚至還興致勃勃地在家中辦起了酒宴,邀請親朋好友一同慶賀自己封邑進爵,人生似乎達到了巔峰。

一派祥和的氣氛中蕭何與賓客們觥籌交錯,看著門外的衛兵盡職盡責地為其站崗,此時的他滿面春風好不得意,賓客們一個個來到面前為其祝賀,蕭何則不停地向賓客們道謝。

就在人們開懷暢飲之時,一個人來到了蕭何的面前,蕭丞相滿臉笑容地等待著接受來人的祝賀,可惜的是此人的一番話卻讓他驚恐萬分。

蕭何仔細打量起眼前這個人,經過了解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召平,是自己的門客。召平低聲對蕭何說道:「請相國移步內室,我有重要的話對您說。」

只見他滿臉嚴肅,眉目間似乎還有緊張的神色,與宴會上歡樂的氣氛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雖然不明所以但蕭何還是尊重了他的要求,起身離席與之來到了內室。

剛一坐下召平便一臉嚴肅地說道:「公勿喜樂,此后禍患無窮矣!」聽到這樣的話蕭何勃然大怒,他怒氣沖沖地對召平問道:「我平日待你不薄,為何今日出言不遜?」

召平則不緊不慢地說道:「您以為陛下為您安排的這五百名衛兵是為了保衛您的安全麼?您今后的一舉一動,恐怕都將在陛下的面前顯露無疑了。」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讓蕭何頓生寒意,他想起當年跟隨劉邦奪取天下時,前線作戰的高祖皇帝便經常派人問候自己、獎勵自己,幸得張良的提醒:「這是漢王對蕭何鎮守后方不放心」。

最后,他將族中子弟全部送到劉邦的身邊,這才打消了后者的疑慮,如今的這一幕與當年何其相似。

劉邦已經坐擁天下,狡兔死必然走狗烹,鏟除韓信的事情上雖然自己義無反顧地站到他這邊,但皇帝依然不會對自己放心,「伴君如伴虎」就是這個道理。

張良功成名就后讓自己置身事外,遠離權力紛爭的核心,現在看來實在是明智之舉。如今自己身為一朝的相國,身居高位必然會被皇帝忌憚,可若想象張良那樣灑脫地一走了之顯然不可能了。

意識到大事不妙的蕭何,以身體不適為由提前結束了酒宴,送走賓客后他再一次來到內室,向召平請教如何做才能保全自己與家人的性命。

召平的計謀

為了報答蕭何的知遇之恩,他為蕭何進行了詳細地分析:

「陛下之所以對相國心存芥蒂,是因為陛下經常率軍出征,每次出征相國都將國事處理得井井有條,這樣雖然是在幫助陛下,但同時也讓陛下深感不安。」

緊接著召平又繼續說道:

「如果相國可以治理好國家,那麼就說明皇帝可有可無,在此期間相國的威望也會與日俱增,如果百姓全部對相國您感恩戴德,一旦您對陛下有所圖謀百姓就會一呼百應,這樣的情況自然會讓陛下對您無法放心。」

聽到召平的分析蕭何深以為然,隨后他接著問道:「你所說的正是我沒有考慮到的,那麼依你之見我要怎麼做才能打消皇帝心中的疑慮呢?」

召平回答道:「如果您的表現能夠不那麼出色,故意將自己的把柄交到皇帝的手中,皇帝便會覺得您也不過如此,到那時您在百姓當中的威望也就不會超過皇帝,皇帝自然就不會再對您有所猜忌了。」

經過召平的這次指點蕭何茅塞頓開,一番拜謝之后他開始了自我拯救,從此之后對于朝廷的政務他開始變得漫不經心,經常稱自己身體不適不去上朝。

不僅如此,蕭何還經常借助自己手上的權力侵占百姓的田產,甚至還有人把此事告上了朝廷。

如此一來,百姓們對蕭何的評價大打折扣,蕭何也從之前鞠躬盡瘁的相國,變成了強取豪奪的惡人。

劉邦平定英布的叛亂班師回朝時,剛剛走到都城門口便被一群百姓攔住了去路,百姓們爭先恐后地哭訴著蕭何的罪行。

聽到百姓們的控訴劉邦先是大吃一驚,之后便露出了喜悅的笑容,還表示一定嚴肅處理蕭何。劉邦處理此事了嗎?處理了,態度嚴肅嗎?一點都不嚴肅。

短暫休整之后,劉邦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將百姓們的控訴一一指出,并質問蕭何是否確有其事,面對劉邦的質問蕭何驚恐地跪倒在地,低下頭不敢為自己辯駁。

很顯然他的罪行已經毫無爭議,于是乎劉邦在朝堂之上痛斥蕭何的罪行,隨后將他羈押入獄。隨著蕭何的入獄,劉邦似乎有一件「心事」了卻了。

與此同時,蕭何雖然因獲罪而入獄,但內心卻無比地踏實。他知道對于劉邦來說,自己已經不再構成威脅,一家人的性命也隨著他的入獄而得到了保障。

果不其然,蕭何入獄不久便將他放了出來,出獄之后劉邦把他叫到自己的跟前。對于此事蕭何早有預料,他還故意披頭散發將自己弄得污穢不堪,光著雙腳裝出因為懼怕而渾身發抖的樣子。

這樣一番表演讓劉邦認為蕭何難成大事,后者成功地打消了前者的猜忌,一番勸慰后劉邦讓蕭何官復原職,繼續擔任西漢王朝的相國一職。

聽到劉邦的安排蕭何感激涕零,當即表示無法報答陛下的恩德,今后唯有全心全意為陛下盡忠而已。

只不過在這場暗潮洶涌的政治風波后,幸存下來的蕭何深刻意識到自己與韓信無異,便學習張良就此遠離了權力中心。

朝中他故意讓自己邊緣化,再也沒有做出引起劉邦猜疑的舉動,蕭何的表現讓劉邦很滿意,對于這位故人再也沒有對他有所為難,兩人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劉邦去世后,蕭何又逍遙地度過了兩年的時光,在六十五歲這一年離開了人世。在西漢諸多的開國功臣中,他算是為數不多的善終之人,這一切不是源于幸運而是政治眼光。

漢初三杰張良、蕭何與韓信,三人的地位等同結局卻迥然各異,張良因為先知先覺而超然于事外,逍遙快活地渡過了后半生,韓信則因為盲目自信最終命喪長樂宮。

蕭何雖然保全了性命,但其過程也異常兇險,所幸在召平的提醒下及時醒悟,保住了家人保住了性命,這樣的結局對于他來說也算是相當不錯了。

盡管劉邦身邊有蕭何這樣忠誠的伙伴,但身為帝王的他必須要時刻提防,這或許就是皇帝孤獨的的緣由吧,權力遮蔽住了他的雙眼,看誰都會對自己構成威脅。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