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雉去世后,她的侄子外出游玩,卻意外導致呂家全族被誅殺殆盡

全组的希望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前180年,某一天,曲周侯之子酈寄,忽然來到了趙王呂祿的府上。

對于酈寄的造訪,呂祿沒有任何意外,因為兩人本就是最好的朋友。呂祿是呂后的侄子,因為這層關系,呂祿成年之后,便逐漸身居高位。而酈寄則是曲周侯酈商之子,酈商是最早追隨劉邦起兵的功臣,當年劉邦從沛縣起兵之后,剛剛擁有了一支軍隊,酈商便帶了四千多人,前來投奔劉邦,此后更是在漢朝建立的過程當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簡單來說,這就是兩個官二代。

也正是因為出身相仿,年紀相仿,所以從很久以前開始,呂祿和酈商的關系就很好,兩人經常結伴出游。當然,隨著后來呂后掌權,兩人的身份地位,逐漸發生了變化。酈商依然是一個侯爵之子,除了未來可能繼承這個侯爵身份之外,在朝中并沒有什麼權勢。

呂祿則不然,呂后掌權之后,大力提拔自己這個本家侄子。尤其是呂后臨終之前,更是將其封為上將軍,整個京城的軍隊,任期調遣。漢朝的軍隊體系當中,此時也是呂祿當家。可以說,當時的呂祿,絕對是漢朝最有實權的男人。

雖說兩人如今身份有了差別,但呂祿卻并沒有慢待酈商這位摯友。掌權之后的呂祿,依然沒有任何變化,還是如以前一樣,和酈商稱兄道弟。不過今天,當酈商前來拜訪的時候,呂祿卻沒有任何喜色,也沒有什麼高興的表情。

對此,酈商也不意外,因為他很清楚,呂祿此時到底在煩惱什麼。

就在一個多月以前,呂家的當家人呂后,因病去世了。呂雉的死,對于呂家以及整個漢朝來說,無疑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呂后在世的時候,以太后的身份扶持了一個兒子兩個孫子,臨朝稱制多年。如果從劉邦去世的時候開始算起,整整十五年的時間里,呂后其實才是漢朝的最高執政者。

而如今,這位最高執政者,卻忽然去世了。那接下來,漢朝的最高執政權,又該歸誰呢?

從法理上來說,這個權力肯定是應該歸皇帝所有的。但問題是,當時在位的漢后少帝,年齡太小,根本沒有執掌朝政的能力。如此一來,呂家外戚、開國功臣以及劉氏宗親這幾方勢力,就開始逐漸明爭暗斗起來。

就在不久之前,剛剛傳來消息,劉氏宗親當中的齊王劉襄,已經正式起兵,兵鋒直指滎陽。而京城這邊的功臣集團,私底下也在和劉襄那邊拉拉扯扯。在這種狀態下,身為呂家最高掌權者的呂祿,自然會感到煩惱。

此時的呂祿,可以說是一言而決天下。他的決定,將直接決定漢朝歷史的走向。

就在呂祿愁眉不展的時候,身為好友的酈商,今日終于來拜訪呂祿。而酈商來了之后,呂祿自然要對酈商倒苦水,說說自己眼下的難處。

等到呂祿說完自己的難處之后,酈商則是幫呂祿分析起來: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留在京城,繼續把持大權。但這樣一來,呂家一定會遭到功臣集團和劉氏宗親的敵視。如果呂家接下來開始和雙方死斗,就算斗贏了,也不過是可以繼續執掌權力而已。如今呂家已經封王,地位和富貴都已經到頭了。就算繼續執掌權力,好像也沒什麼意義了。

第二條路,則是放棄權力。反正之前呂后掌權的時候,已經封給了呂家三個王爵,當時大家也都承認了呂家的王爵,沒有任何異議。所以,就算放棄了權力,直接回到封國,去自己的封國內做一個逍遙快活的諸侯王,那不是更香嗎?

聽完酈商的分析之后,呂祿明顯心動了。呂祿雖然是呂后的侄子,但是在政治上卻并沒有太大的野心。相比權力,呂祿其實更喜歡可以自由自在打獵游玩的生活。不過,當時呂祿也心存疑慮,如果交出了權力,那些開國功臣以及劉氏宗親,真的就能這麼輕易放過呂家嗎?

見到呂祿遲遲不下決心,酈商此時則是再次開口,提議道:既然暫時無法決定,要不然我們先出去玩一圈。出去散散心,說不定更有利于你做決定呢?

當酈商提出這個建議之后,呂祿終于心動了。他本就是個喜歡打獵游玩的人,如今心情郁悶,自然想外出放松一下心情。

好!那我們就出去玩吧!

決定出去玩的呂祿,大概怎麼都想不到:他的這個決定,將成為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正是因為他這一念之差,呂家后來被全家殺絕。因為呂祿的這個選擇,就在呂祿剛剛出城后不久,太尉周勃便去了軍營,奪了呂家的兵權。此后,西漢功臣集團,迅速控制了整個京城,將整個呂家誅殺殆盡,而后擁立了代王劉恒做新皇帝,也就是后來的漢文帝。

如果呂祿沒有出城,或許所有的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歷史也將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

提到呂后和呂家,很多人都比較熟悉。但很多人在讀這段歷史的時候,可能都會產生這樣的疑問:為什麼呂后前腳剛剛去世,以周勃為首的西漢功臣們,就迅速殺絕了呂家全族?為什麼呂祿前腳剛剛出城,周勃就控制了京城的軍隊,而后在最短時間內完成了政變?

如果當時呂祿沒有出城,歷史接下來會是怎樣的呢?

想要說清楚這些問題,我們還得從呂后在世的時候說起。

公元前195年,隨著劉邦去世,漢惠帝劉盈正式即位。但因為當時的劉盈,僅僅只有16歲而已,根本坐不穩皇位。所以劉邦去世之前,便留下遺詔,讓呂后輔佐小皇帝劉盈,可以直接參與政務。

劉邦在留下這道遺詔的時候,其實也想過呂家外戚做大,威脅老劉家安全的可能。不過,當時劉邦也為此留下了很多后手,足以確保這種情況不會出現。首先,劉邦在世的時候,已經除掉了幾位異姓王,幾乎所有異姓王都是老劉家的人。其次,劉盈是呂后唯一的兒子,就算呂家壯大,呂后總不至于為了呂家,去奪取自己兒子的權力。

最關鍵的是,當時劉盈已經16歲了。用不了幾年,劉盈就會真正成年。呂家作為外戚,根基其實并不算深。就這麼幾年的時間,呂家就算壯大,又能壯大到哪去呢?等到劉盈成年之后,呂家就更不可能給劉盈造成什麼麻煩了。

不得不說,劉邦去世的時候,對自己的身后事真的是布置得很好。在他的布置下,就連接下來朝政應該由誰來負責,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但劉邦怎麼都沒想到的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料。

劉邦去世之后,呂后第一時間抓穩了權力。呂后對于劉盈這個唯一的兒子,可以說是愛到了極致,甚至可以說是愛到了瘋狂的地步。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呂后掌權之后,做出了很多喪心病狂的事情。

比如,為了防止功臣們造反,在劉邦去世之后,呂后曾經秘不發喪,并且打算趁著這個機會,把功臣們都找來,然后一網打盡。后來多虧了呂后的酈商,也就是酈寄他爹,拼命勸說,呂后這才打消了這個念頭。

比如,呂后為了鞏固兒子的皇位,開始對劉邦的其他兒子下手。同時,呂后還力主劉家和呂家聯姻,不管人家愿不愿意,直接硬拉到一起。為了這個事,劉邦的幾個兒子以及其他劉氏宗親,可以說是過得苦不堪言。因為娶了呂家的媳婦之后,非但感受不到任何家庭溫暖,反倒是要警惕枕邊人去給自己打小報告。一個不小心,命說不定就沒了。

再比如,呂后為了讓以后的皇帝,和呂家保持密切關系,竟然喪心病狂的讓劉盈娶了自己親姐姐的女兒,也就是讓舅舅娶外甥女。這種事情,劉盈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在呂后的逼迫之下,劉盈卻又顯得無可奈何。

不得不說,劉盈攤上呂后這麼一個媽,真的是既幸運又不幸。幸運之處在于,只要有呂后在,劉盈基本不用擔心有人會威脅自己的皇帝寶座,完全可以做一個甩手掌柜。不幸之處在于,劉盈的人生,完全成了呂后的操縱對象,根本沒有任何自主權。

在這種壓迫之下,劉盈的生活,自然十分郁悶。所以,劉盈剛做了幾年皇帝之后,身體就不行了。最終,劉盈以23歲的年齡,英年早逝。而隨著劉盈去世,劉邦之前所有的布置,徹底都亂套了。

要知道,劉邦之前的所有布置,都是建立在劉盈能順利長大,然后逐漸掌權的基礎之上。如今劉盈英年早逝,劉邦準備的那些后手,自然就沒用了。此后,呂后扶持劉盈的一個幼子登基,后世史稱漢前少帝。至于朝政,則依然是由呂后把持了。

另外,之前劉盈活著的時候,呂后最多也就是身在幕后,操控劉盈這個傀儡。不過,等到劉盈去世之后,呂后干脆走到前台,以太后的身份正式處理朝政了。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西漢進入了呂后臨朝稱制的八年時光。

隨著呂后開始臨朝稱制,呂后對呂家的提攜,開始變得更加不遺余力。除了大力提拔呂家人,讓呂家人掌握大權之外,呂后還打破了當年劉邦定下的規則,立自己的幾個侄子為王。當年劉邦削除幾位異姓王之后,曾經定下過鐵律,要求不得立老劉家之外的人做王。而呂后的安排,卻徹底打破了劉邦制定的規則。

當然,呂后執政期間,也不是沒有煩心事。除了要壓制功臣和劉氏宗親之外,呂后還得盡量扶持那位小皇帝,可偏偏那個被她扶上位的小皇帝,對自己這個奶奶并沒有什麼好感。

這事其實也不能怪小皇帝。據說當年漢惠帝因為呂后的要求,不得不娶了自己的外甥女,并且立外甥女做皇后。不過,在這之后,漢惠帝還是保持了一點理智,一直到死都沒有讓自己的外甥女侍寢,也算是變相地保護了外甥女。但如此一來,劉盈和皇后之間,自然也就沒有后代了。

眼見于此,當時呂后就想了個辦法,強行逼迫漢惠帝臨幸其他宮女。等到漢惠帝和其他宮女生下孩子之后,再秘密殺掉那個宮女,把孩子過繼給那位外甥女。但是后來,隨著這個小皇帝逐漸長大之后,知道了這件事,知道自己的親生母親,是被呂后殺掉的,所以便直接揚言,長大后要直接殺了呂后。

對此,呂后自然是忍不了的,直接下令廢黜了這個小皇帝。此后,呂后又改立劉盈的另一個孩子做皇帝,但對于這個孩子的身份,后世始終存在爭議。很多史學家認為,這個孩子并不是劉盈的孩子,而是呂后從呂家內部秘密找的一個孩子。

這個孩子被扶上位之后,后世史稱漢后少帝。

正是因為這位漢后少帝是幼年登基,而且身份存疑,這才給呂后去世之后的很多事情,埋下了一個大雷。如果這孩子真的是劉盈的孩子,而且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后來很多事情,可能就不會發生了。

如此,在漢后少帝登基之后,又過了幾年,呂后的身體就逐漸不行了。眼見自己命不久矣,呂后也開始為自己的身后事做準備。呂后很清楚,自己在世的時候,可以壓制住功臣集團和劉氏宗親,但是自己去世之后,呂家下一代掌權人,能否依舊掌權,恐怕就說不好了。所以,呂后必須在臨死之前,給呂家人鋪好路,把所有能夠抓緊的權力,全都抓到呂家手里。

在呂后的布置下,呂家的權勢,此時終于達到了頂點。

呂家并不是什麼人丁興旺的大家族,而呂后的兩個哥哥,此時都已經去世了。而呂后兩個哥哥的后人當中,此時也只有呂后的兩個侄子,勉強還能撐一撐場子。所以,在呂后的提拔下,呂祿被任命為上將軍,統領駐守京城的北軍;另一個侄子呂產,則是被任命為相國。除了全權負責政務之外,還統領另一支駐守京城的南軍。

南軍和北軍,就是當時駐守在京城的全部軍隊,全部都有呂家人節制。

非但如此,呂雉在臨死之前,還大力壓制功臣集團。原本按照漢朝的政治制度,皇帝之下,丞相、太尉、御史大夫這三個官職的權力最大。丞相負責統領百官,處理日常政務;太尉負責執掌國家軍隊,相當于后世的國防部長;御史大夫則是負責監督百官。

但是,在呂后的命令下,當時同樣身為相國的陳平,被迫隱退家中,很難插手政務。他的權力,完全都被另一位相國呂產接管了。而身為太尉的周勃,更是被呂后限制的連軍營都進不去,根本沒機會接觸軍隊,徹底成了一個光桿司令。

簡單來說,呂后去世之前,已經把漢朝的軍政大權,都交給了自己的兩個侄子。而且,京城的所有禁衛軍隊,也都由兩個侄子控制。除此之外,在呂后的安排下,那位漢后少帝還娶了呂祿的女兒。

也就是說,呂后去世之后,呂祿依然可以憑借皇帝老丈人這個身份,合理合法地插手朝政。而呂后的外孫女,漢惠帝的那位外甥女皇后,也同樣可以在呂后去世之后,繼續以太后的身份監國,就如同呂后在世的時候一樣。

總之,呂后臨死之前,已經把所有能抓的權力和名分,都緊緊抓到了呂家的手里。在呂后看來,軍政大權都已經落入呂家之手,京城軍隊也被呂家控制,這樣一來,可以算是萬無一失了。不過,即便這樣,呂后臨死之前還是再次重申,自己死后,呂祿和呂產絕對不可能輕易離開京城,一定要牢牢守住京城內的幾處關鍵地方。就算是呂后去世后送葬,兩人也絕對不能出城!

等到這些都布置好了之后,呂雉終于撒手人寰,徹底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隨著呂后去世,接下來,西漢高層的局面,就開始變得暗流涌動起來。把持大權的呂祿和呂產,自然要維護呂家的地位,牢牢控制住大權。當時呂家內部甚至有人認為,完全可以直接換了皇帝,換呂家人來做皇帝。只不過,當時西漢功臣黨的勢力依然強大,雖然權力被剝奪,但是聲望還在。再加上外邊還有不少劉姓藩王,呂家暫時也不敢輕舉妄動。

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呂祿的女婿,首先出招了。只不過,呂祿的女婿,并不是站在呂家這邊,而是站在了劉家這邊。

呂祿的這個女婿,名叫劉章。劉章的父親,是漢高祖劉邦的庶長子劉肥。劉邦一共有八個兒子,早年劉邦未曾發跡的時候,曾經和一個寡婦私通,生下了劉肥。有了劉肥之后,劉邦又娶了呂雉,生下了劉盈。所以,劉盈雖然是嫡長子,但是在劉邦的幾個兒子當中,卻排行老二。

身為劉邦庶長子的劉肥,一生一共有十多個兒子。在這些兒子當中,劉肥的嫡長子名叫劉襄,在劉肥死后繼承了劉肥的齊王爵位。老二便是這個劉章,早年被呂后選中,帶入京城娶了呂祿的女兒,成了呂家的女婿。

因為身在京城,同時又是呂家的女婿,所以劉章當時便知道了呂家的這些計劃。在這之后,劉章便秘密給自己幾個兄弟寫信。大致意思就是,哥幾個趕緊起兵,干掉老呂家,然后咱們家就徹底發達了。

當然,在劉肥這一脈當中,最有實力的,肯定還是繼承了齊王爵位的老大劉襄。除了劉襄之外,也就只有老三劉興居還有點勢力,其他的實力不太行,而且比較年幼,所以老二劉章當時也沒怎麼聯系他們。

就這樣,在劉章的攛掇之下,劉邦長子劉肥這一脈的幾個后人,終于團結了起來,決定共同起兵對付呂家。這主要也是因為,一旦仗打贏了,對劉肥這一脈的好處實在是太大了。要知道,劉邦的幾個兒子當中,老二劉盈這一脈,已經和呂家綁定了。只要除掉了呂家,那老大劉肥這一脈,就可以順位繼承皇位了。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劉肥這一脈起兵,不光是為了呂家,也是為了自家搶皇位。

除此之外,老大劉襄起兵之前,還綁架了齊國旁邊的瑯琊王劉澤,讓劉澤和自己一塊起兵。這個劉澤身份可不一般,他是漢高祖劉邦的遠房堂兄弟。當時在世的老劉家的親戚里面,就數劉澤輩分最高。所以,把劉澤綁到戰車上,可以進一步增加老劉家這邊的勝算。

等到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劉襄正式起兵,帶上齊國全部的家底,直接開始往長安方向打,打算一舉干掉呂家。

而呂家這邊,得知劉襄起兵之后,也不敢怠慢,急忙派大將軍灌嬰,領兵前去抵抗。灌嬰是真正的西漢開國名將,曾經立下戰功無數。如果他要是真打算平定叛亂的話,就劉襄這兩把刷子,還真不是對手。

但問題是,當時整個西漢開國功臣團隊,對呂家都比較反感。因為呂家掌權,直接侵占了他們的利益。所以,當時很多碩果僅存的功臣,都不想支持呂家,這其中也包括灌嬰。于是,等到灌嬰真正代表到了前線之后,就出現了奇葩的一幕:身為開國名將的灌嬰,率領優勢兵力,竟然完全不敢進攻,而是留守在滎陽一帶。而且私底下,灌嬰還和劉襄往來頗多,開始琢磨怎麼一起干翻呂家。

當前線這邊陷入僵局,長安城內,自然就越發暗流涌動了。

掌權的呂產和呂祿,對于眼前的局面,自然也是十分警惕。兩人雖然不是搞政治的老手,但是也知道,眼下很多功臣并不支持呂家,甚至有和劉家聯手的趨勢。

就是在這種關鍵時刻,長安城內,功臣集團碩果僅存的太尉周勃,以及丞相陳平,開始逐漸發力了。

周勃和陳平,都是隨劉邦一起征戰過來,立下無數功勞的猛人。周勃算是一流猛將,在漢朝初年的時候,和韓信相比或許差一點,但和其他人相比,絕對是一流牛人。至于陳平,則是最頂尖的謀士,智商高的離譜。

這兩個人聯手之后,身為晚輩的呂祿和呂產,實在是不夠看。不管是智商還是手腕,都沒有任何可比性。

而陳平和周勃商量過之后,要想用最小的代價平定呂家,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奪了呂家在京城內的兵權。呂家雖然權勢很大,但是在地方上的根基卻不深。只要清理掉呂家在京城這邊的勢力,京城之外的呂家,也就不足為慮了。

所以,問題的關鍵,就在于如何滅掉京城內的呂家。

此時的呂家,控制了京城內部的所有兵權。周勃雖然是太尉,名義上執掌天下軍隊,但此時卻被限制的連軍隊的毛都碰不到。這種情況下,如何才能奪了呂家的兵權,繼而清理掉呂家呢?

不得不說,周勃和陳平真的是老謀深算,很快就想出了辦法。

首先,周勃和陳平將呂祿確定為目標。呂產和呂祿,雖然都掌握大權,但呂產更傾向于行政權,而呂祿則是更傾向于兵權。想要發動政變,兵權無疑是最重要的。所以,在接下來的計劃當中,呂祿的重要性,優先于呂產。

然后,周勃去找了同為開國功臣的酈商,并且將酈商控制起來。然后,周勃以酈商為人質,迫使酈寄不得不幫自己做事。就這樣,本來作為呂祿好友的酈寄,徹底反水,成了周勃這邊的人。

接下來,在周勃等人的要求下,酈寄前去拜訪呂祿,這就有了開頭提到的那一幕。對于酈寄,呂祿可以說是信任至極,根本沒想過自己這個最好的朋友,會背叛自己。所以,在酈寄的勸說下,呂祿很快就開始動搖。

當然,想要呂祿就此徹底交出兵權,也是不可能的。周勃和陳平真正想要的,只是一個機會,一個呂祿離開京城的機會。

此后,在酈寄的勸說下,呂祿暫時和酈寄離開京城,外出打獵。趁著呂祿離開京城的這個機會,周勃派人去聯系執掌皇帝信物的紀通,讓紀通假傳皇帝命令,幫自己作證,允許自己進入軍營。就這樣,在紀通假傳皇帝命令的幫助下,周勃順利進入了呂祿控制的北軍軍營。

隨著周勃進入北軍軍營,局面已經開始向有利于功臣集團這邊發展了。與此同時,周勃又再次指使酈寄,繼續對呂祿施壓。在酈寄的半哄半騙之下,呂祿的心理防線,終于被攻破。此后,呂祿不得不交出兵符。

隨著呂祿交出兵符,北軍這邊,就算是大局已定了。拿到兵符的周勃,直接召集了所有北軍士兵,迫使大家表態,到底是支持呂家還是支持劉家。南軍的士兵也不傻,眼見當朝太尉拿著兵符,問自己支持皇帝家還是支持外戚,大家自然都選擇支持劉家了。

就這樣,周勃順利控制了整個南軍。

與此同時,呂家的另一位掌權者呂產,則是率領親隨來到了皇宮。對于呂產的到來,史書上都是記載,呂產當時打算脅迫皇帝,直接發動政變。但后世也有史學家認為,這是周勃和陳平用的計策,故意把呂產騙來,脫離軍隊。

沒有軍隊的呂產,此時自然如同待宰羔羊一般。而且,因為周勃和陳平之前做事口風太嚴,導致呂祿交出兵權的時候,呂產根本就不知道,沒有任何防備。

所以接下來,那位首先挑事的劉肥之子劉章,便率領北軍這邊的軍隊,直接入宮誅殺了呂產。而隨著呂產被殺,原本歸呂產節制的南軍,自然也都歸周勃指揮了。

至此,呂產被殺,呂祿放棄了兵權。京城了的所有軍隊,都歸周勃指揮。到了這一步,呂家已經是徹底敗了,而且再也無力回天。

這就是周勃安劉的整個過程。

再之后的事情,歷史上記載的就比較詳細了。周勃掌權之后,瞬間撕下了之前老好人一樣的面具,不但逮捕了交出兵權的呂祿,而且還下令把呂家所有人都抓了起來,一并送上了西天。在誅殺呂家的同時,周勃又和其他開國功臣,一起廢了那位漢后少帝,改為擁立了劉邦的四兒子劉恒,做下一位皇帝,這就是漢文帝。

隨著漢文帝登基,昔日強大一時的外戚呂家,終于徹底煙消云散,從西漢高層徹底消失了。呂家全族上下,無一例外,全部被殺絕。

順便說一句,那位發揮了至關重要作用的酈寄,后來也沒得以善終。而且,酈寄出賣朋友呂祿,這事后來還留下了一個成語,就叫做‘酈寄賣友’。

到了漢文帝登基之后,漢文帝其實還是很感激酈寄的功勞,所以讓酈寄順利繼承了他爹的爵位。但同時,漢文帝大概也是對這種出賣朋友的人十分不齒,并沒有給酈寄更多獎勵。不過在漢文帝時代,因為漢文帝一直比較念舊,所以酈寄活得還不錯。

可是到了漢景帝時代,一直順風順水的酈寄,竟然提出,想要娶漢景帝那位寡居的丈母娘,這事就徹底觸怒了漢景帝。此后漢景帝直接下令,剝奪了酈寄的爵位和封邑,徹底將酈寄打落塵埃。

對于這位賣友求榮的酈寄,后世一直爭議很大。有人說,酈寄最后的結局,是他賣友求榮的報應。也有人說,酈寄當時是迫不得已,礙于自己父親被脅迫,所以不得不出賣呂祿。

不管當時的真相到底如何,顯然,在那個特殊的時間點,酈寄扮演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

如果沒有酈寄,呂祿不可能順利交出兵權。要是那樣的話,就算劉家和功臣集團聯手,直接打進長安城,最后肯定也是生靈涂炭。如果呂家再強勢一些,呂祿和呂產能力再強一些。說不定后來的漢朝,直接就從老劉家的手里,轉到老呂家的手里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