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去世」後妻子改嫁他人,10年後突然現身:失婚可以,房子和財產得分我一半

黄朔 2022/08/13 檢舉 我要評論

2013年10月的一天,倪細英一家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那人名叫倪發勝,是倪細英「離開人世」去10年的丈夫。

10年前,倪發勝在打工期間離奇失蹤。這麼多年以來,他沒有給家裡來過一通電話、一封信件,仿佛人間蒸發一般。

可如今,就在倪細英終于走出傷痛、組建新家庭、開啟美好新生活之際,倪發勝卻突然回來了。他簡簡單單一句對不起,就妄想與倪細英重歸于好,和子女修復親情,一舉奪得新房和家產。

倪發勝和倪細英這10年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倪發勝為何選擇銷聲匿跡?他的企圖又會否得逞?

01 妻子「亡夫」現身,莫名變成小三

2013年,馮先生遭遇了一件荒謬絕倫、離譜至極的事情。他老婆那位離開人世去多年的「丈夫」倪發勝,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復活了。還說自己是男小三:

「都是因為有這個第三者,搞得我家裡雞犬不寧。」

「他們兩個人,現在不是合法的同居,因為什麼都沒有,跟我沒失婚,跟他也沒結婚。」

面對倪發勝的指控,老馮是倍感委屈又怒火中燒,當即厲聲反駁: 「他(倪發勝)污蔑人,我才是倪細英不折不扣的丈夫,怎麼會害自己的妻子,這一切都是由倪發勝造成的。」

老馮和倪細英相識于2008年。彼時,老馮在一家工廠上班,倪細英則在飯館當洗碗工。兩人不僅年紀相仿,還都在感情上遭受過挫折——老馮和前妻離異後,一直沒有再娶,有一個兒子;倪細英則在丈夫去世後,獨自拉扯一兒一女長大。老馮表示: 「我當時就覺得,他們三個人都很可憐。」

對待倪細英的女兒小婷和兒子小國,老馮也是視如己出,什麼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全都緊著孩子來。從學習到生活,從品德教育到未來夢想,老馮無微不至的關心照顧著兩個孩子。讓他們感受到了缺失已久、或者說從未體驗過的父愛。

對于老馮這個繼父,小婷說: 「他對我很好,教我做人要怎樣,我覺得他人好好。」

小國則說: 「他挺好的,餓了的時候,他還會買些零食回來給我吃,下午也會帶我出去玩。」

最令人感慨的是,出于善良的本性,和愛屋及烏的緣故。老馮甚至因為心疼倪發勝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無依無靠的苦難,而和倪細英商量著把新房一樓朝東的大房間,留給了兩位老人養老。

老馮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為這個家付出了這麼多,換來的竟會是「好心沒好報」。兩位老人在不孝子倪發勝回來以後,立馬翻臉不認人,拳打腳踢的要把自己轟出家門,企圖讓兒子與倪細英重歸于好。

倪發勝的父母

那個不負責任、消失10年,全天下都以為他早離開人世了的倪發勝,更是臉不紅心不跳的指著自己的鼻子怒斥:「第三者插足」。

當然,對于倪發勝的「離開人世而復生」,比起莫名被小三的老馮來說,遭受最大衝擊的還要數倪細英。

02 丈夫離開人世而復生,妻子難以接受

時隔10年,再次見到倪發勝的第一眼,倪細英就忍不住紅了眼眶。只不過,她的眼淚不是因為激動、傷心或失而復得的驚喜,而是出于難以遏制的滿腔怒火。看著眼前這個失蹤多年的男人,倪細英的思緒不禁回到了10年前。

那是2003年春節後,為了建一座新房子,倪細英把小婷和小國託付給父母,跟著倪發勝去打工了。

但經過一段時間的打拼之後,夫妻二人還是覺得,應該有一個人回到家中照看孩子,于是這個重任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妻子倪細英的身上,2000年代初時,手機還是少數人才消費得起的奢侈品,所以回家後的倪細英根本沒辦法聯繫上丈夫,只能等待倪發勝主動報平安。然而,一周、一個月、半年過去了,倪發勝始終沒有消息。沒來一封信、一個電話,整個人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

又過了很久,都沒有丈夫的消息,但每逢新春佳節、闔家團圓的日子,倪細英都會做上一大桌子丈夫喜歡的飯菜,然後癡癡地看向大門。母親失魂落魄的模樣,看得小婷都心疼不已,她表示: 「過年那天她就說,不知道今年你爸會不會回來,後來就每一年、每一年都問,再後來就絕望了。」

原本重組家庭的倪細英重新開始過上了平靜的生活,然而,這一切隨著倪發勝的突然回歸,被毀掉了——自己10年來的痛苦、傷心、自責,遭受的種種折磨,竟然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倪發勝沒有離開人世,他不是不能回家,他只是不願回家。

一直以來,在村民眼中,倪細英都是個老實本分、勤快善良的女人。倪發勝失蹤以後,她用瘦弱的肩膀獨自扛起了這個家,她含辛茹苦地把兩個孩子養育長大。甚至再婚以後,都一如既往地孝順著「亡夫」的爸媽。

倪細英和兩個孩子

然而,面對「離開人世而復生」的倪發勝,大家卻看到了倪細英最恐怖的模樣。抄起棍棒擋在門前,拒絕倪發勝踏進家門半步。她聲嘶力竭地指責倪發勝,說:「我那麼多年,一條命被你變成半條命。」

03 滿口謊言解釋,孩子毫不認可

「我看著他就好氣,我心裡說,這個男的這麼狠心。」自倪發勝回來以後,倪細英的心裡就時時刻刻纏繞著一股怒氣。她憎恨,恨倪發勝的銷聲匿跡、杳無音信,恨倪發勝的不負責任,恨倪發勝企圖破壞自己來之不易的幸福。當然最恨的,還是他對兩個孩子不管不顧,讓小婷和小國從小就失去了父親的陪伴。

要知道,倪發勝人間蒸發玩失蹤的時候,小婷才上小學,小國更是剛剛才滿4歲。面對這個記事以來從未見過的父親,小國也是憤憤不平指責說: 「就是他,讓我媽媽一個人過得這麼辛苦,讓我跟我姐在學校被別人瞧不起,說我們倆沒有爸爸。」

此時的倪發勝如同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倪細英和兩個孩子都不願意接納他,村民們也紛紛罵他是個不負責任的渣男。

如今想來,倪發勝八成早就在外面有女人了,所以才離家不回。如今年近半百、身體孱弱,沒事業、沒工作、沒錢,估計在外面實在混不下去了,才夾著尾巴灰溜溜跑回來。

當然,就像小國質問倪發勝的那樣:「一句對不起就完了嗎?這個恨是從小到大的,不能說沒有就能沒有。」無論倪發勝10年音信全無的真相如何,那都不重要了。因為他故意玩失蹤是事實,他給倪細英、給孩子造成的傷害更是永遠無法抹去的。

04 「亡夫」心懷不軌,垂涎家中新房

試問一下,面對一個僅因「臉上無光」,便離家10年,對一家老小不管不顧、不聞不問的男人。他口中的「知道錯了,想要彌補」,值得相信嗎?想必10個人中,10個人都會回答:不相信。

事實也的確如此,因為倪發勝的真實嘴臉很快就暴露了——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我這個房子,我高興得流眼淚。」

是的,時隔10年回家,倪發勝雖然嘴上念叨說,自己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妻子、對不起孩子,沒有盡到做父親和丈夫的責任。但心心念念著的,卻是家裡新蓋的三層小樓房。

他垂涎到何種程度呢?當倪細英正式申請失婚時,倪發勝試圖與倪細英重歸于好,沒有嘗試爭取孩子的撫養權,而是一開口就是: 「失婚可以,房子歸我,我還是這個房子的主人」。

倪發勝的要求,把倪細英都氣笑了。要知道,2003年兩人外出打工,就是為了掙錢蓋房子。換而言之,倪發勝失蹤之時,這棟房子連一塊磚都沒有砌。是倪細英在誤以為倪發勝在他鄉離開人世後,抱著為丈夫完成遺願的想法,才東拼西湊借來3萬塊錢,再加上家裡微薄的積蓄,艱難蓋起第一層平房的。

至于第二層、第三層,則都是倪細英和老馮結婚以後,夫妻二人齊手並肩辛苦幹活,陸續投入10多萬塊錢,一點一點慢慢建成的。

這麼多年以來,倪細英為了還清這筆債務,長期都在外打工。她每天沒日沒夜的幹活,頓頓稀飯下鹹菜的省錢,經常累得連腰都直不起不說,還嚴重營養不良。就連倪細英自己都說: 「你以前是沒見過我,我好瘦好小的,是現在嫁給老馮才養胖的。」

儘管在建房期間,倪發勝的父母曾給倪細英資助了4萬台幣,新房打地基的錢也算是倪發勝以前打工攢下來的。但說實話,這點錢或許連倪發勝10年來欠下的子女撫養費都抵不上,相比起倪細英和老馮的付出更是微不足道。

可現在,倪發勝仗著自己和倪細英沒有正式失婚,倪細英和老馮「名不正言不順」,竟獅子大開口,企圖獨佔新房,簡直無恥至極。

不願妥協的倪細英最終向法院起訴失婚,要求解除與倪發勝的夫妻關係。正所謂「就事論事」,儘管倪發勝有諸多不是,但因為法律明確規定,在沒有解除夫妻關係之前,房子都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理應有倪發勝的一份兒。

所以在2013年11月10日,法院正式判決,准許倪細英和倪發勝失婚,房子一人一半(倪細英略多一點)。還未成年的小國交由倪細英撫養,倪發勝每月需支付1500元台幣的撫養費。

相信對于這個結果,應該有不少人感到不公平。畢竟倪發勝作為一個兒子、一個丈夫和一位父親,他竟然整整10年都沒有回過一次家,哪怕是給家裡打一通電話、寄一封信報平安。這種程度的狠心,恐怕是所謂的「好面子」,難以解釋得通的。

對此只能說,做人一定要有責任心,切勿因為一己私欲逃避責任,那樣真的很令人不齒。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