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住養老院!期間兒女從未看望過一次 她不滿抱怨養了「白眼狼」女婿卻回:家都快被你拆散了

安妮 2022/10/11 檢舉 我要評論

對于老人來說,晚年想要過得幸福,和子女是否孝順有很大的關係,子女要是有孝心,還有一定的經濟條件,老人至少是不愁吃喝的,就算心裡覺得有些孤單,至少物質條件不需要自己操心。

當然,作為老人也不能太自私,子女說幫老人養老,老人在開心之餘,也應該設身處地的為子女著想,不能只顧著自己享受,而忽略了子女的壓力,導致子女日子過得越來越糟糕,甚至導致子女對老人懷恨在心,這樣老人的晚年肯定也無法幸福。

一位老人太過自私,想要晚年過得舒心,60歲就住進了養老院,在養老院這麼長時間,子女從未看望過她,女婿更是直言:家都要被你給拆散了。

60歲吳阿姨的自述:

我叫吳春秀,今年60歲,我是在57歲的時候住進養老院的, 當時很多人都很疑惑,明明我的年紀也不是很大, 生活完全可以自理,而且身體也很硬朗, 為什麼這麼年輕就要住進養老院呢?

這真是說來話長了,我是一個苦命的人,一輩子都被命運所折磨,都說人這一輩子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但在我的身上沒有體現出來,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小山村,家裡兄弟姊妹太多,我連中學都沒畢業就出去打工了,因為我一沒學歷二沒背景,出社會了也只能進廠,因為只有廠里包吃包住,工資也比普通的服務員要強一些。

我在廠里認識了我的老伴,他比我大八歲,我當時也沒見過什麼世面,就被他的花言巧語給欺騙了,所以認識半年我們就領證結婚了,婚後他就暴露了真實的面目,對我也沒以前那麼耐心了, 直到我的一兒一女出生,老伴就更加肆無忌憚, 他覺得我有了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和他失婚,所以總是無緣無故的沖我發火,好像我就是他的出氣筒一樣,他在外面被瞧不起,就回到家窩裡橫,還覺得我肯定不會反抗。

但他想錯了,兔子急了也咬人呢,更何況我是個人,後來子女都成家立業,而我也已經五十歲了, 我不想一直忍受他的臭脾氣,于是和他提出了失婚,對于失婚這事,我的子女還挺支持,因為他欺負我的事,子女也都看在眼裡,自然不願意我一直被他所折磨。

恰巧那個時候我也退休了, 我心想接下來就該好好享受生活, 卻不想接下來的日子還是那麼難熬。

失婚沒多久,子女就提出讓我再找個老伴, 我拒絕了,好不容易逃出了以前的泥潭,為什麼要再走以前的老路呢?我不想再伺候別人,剩下的日子我只想為自己而活,開開心心的享受每一天,再也不看別人臉色。

為了晚年過得豐富多彩一些,我開始找自己的愛好,比如周邊游、跳廣場舞、打牌等娛樂項目,因為這些活動,我認識了很多朋友,我們平時會一起聊天,關係好的還會約著一起出去逛街,只是老馬總有失蹄,在享受晚年的同時,我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子女。

兒媳婦懷了二胎,想讓我過去幫忙帶孫子,被我直接給拒絕了:「當時你們生大寶的時候,就是我去伺候的,現在我好不容易過上了好日子,你們還要這麼打擾我,簡直是太不孝順了,你們要麼請個月嫂,要麼就讓親家母過去照顧,反正我沒空。」

不管兒子兒媳再怎麼說,我始終不答應,我也不知道最後兒子那邊是怎麼安排的, 但肯定日子不好過,我也感覺兒媳婦已經對我懷恨在心,以前逢年過節還會給我打個電話, 自從這件事兒後,就再也沒聯繫過我。

期間女兒家也遇到了困難,女婿的公司資金短缺,女兒哭著給我打電話, 希望我能借她10萬塊錢(約44.5萬台幣)應應急,她知道我和老伴失婚後,財產都在我這裡,我手裡確實有存款。

可我還是拒絕了:「女兒啊,我就跟你說過,這個男人不靠譜,現在自己創業的能有幾個能成功的?雖然我很心疼你,但我也不能把自己辛苦賺的錢打了水漂吧?誰知道女婿能不能東山再起呢?這又不是偶像劇,哪兒那麼多成功的, 為了保險起見,這筆錢我不能借給你,你自己想辦法吧。」

女兒當時哭得不行,一直說我是個狠心的媽,我嫌她太吵鬧,直接就把電話掛斷了,前半生我就是為了老伴和子女不斷付出,現在好不容易熬出頭,我就是要自私一點,凡事多為自己著想,面對子女的無理要求,要學會拒絕,我的財產必須握在自己手上,只要有錢,晚年自然過得滋潤,我也不需要依靠他們。

我一個人瀟瀟灑灑好不快活,過了一段舒服日子,在我56歲的時候,卻因為天黑路滑,摔斷了腿,在醫院那段時間,兒媳和女兒從未過來看過我,因為他們兩個女人都要在家帶孩子,所以來醫院的就只有兒子和女婿,都說兒大避母,我腿腳不方便,讓兩個大男人伺候始終彆扭,于是我心一橫,就找了個護工,每天200塊錢(約889台幣),負責伺候我的日常起居。

期間兒子質問我:「媽,您花這個冤枉錢幹嘛?我們兩個年輕人還照顧不好你一個老人了?」

我回答道:「我這把年紀了,還能享受幾年?錢就是用來花的,更何況我花錢能買服務,等我錢用完了,也就該你們做子女養老了。」

雖然我只是個普通職工, 但這麼多年還是攢了點錢的,所以我說話也硬氣,直接把兒子懟的啞口無言。

康復訓練結束後,我便回到了老家繼續生活,可我的左腿還是落下了病根,始終使不上勁, 于是我便又花錢請了個看護,每個月4000塊錢(約1.7萬台幣),還別說,看護把我伺候的特別好,每頓三菜一湯的伺候著,還幫我打掃衛生,以前都是我伺候別人,也輪到別人伺候我了,這種感覺很奇妙,甚至讓我有些飄飄然。

可即使看護很敬業,可我還是不滿足,覺得社區的居住環境太差,于是我就想把老房子賣掉,換個社區有電梯的,這樣我上下樓也能方便一些,可新房子很貴,即使賣掉老房子,還是差很多錢才能付個首付,我的存款也用的差不多了,我就想讓兩個子女出錢,于是我給他們打了個電話,在家舉行了一次家庭會議。

誰知道他們都那麼不孝順,一直說我自私,還說沒那麼多錢,一家人為了這事吵了起來,誰也不讓著誰。

兒子女兒都說經濟困難,女婿倒是快言快語:「別人的爸媽都是給子女攢錢,生怕給子女添麻煩,你倒好,請看護、還要買房子,你可真會享受。要子女幫你,卻不肯為子女付出,只知道索取,你的存款我們從未動過心思,現在都被你花了個精光,你現在還想換房子,你就沒為我們做子女的想過嗎?」

女婿的一番話讓我非常生氣,回答道:「那你說我住哪兒?女兒嫁的那麼遠,我不願意去外地定居;兒子倒是近,但我卻要幫忙帶兩個孫子,這可不是去享福的,所以我哪都不去,要麼你們湊錢給我換房子,要麼給我錢,我要住養老院,那裡設施好,我也能勉強接受。」

女婿還要再說什麼,被女兒攔住了,看得出,他們對我的做法非常不滿,但畢竟我是他們的長輩,所以最後還是如我所願,買房子實在是太貴了,他們一下子也拿不出那麼多錢,所以他們決定,一家出3000塊錢(約1.3萬台幣),讓我住進了市區最好的養老院。

剛去養老院的時候,我還覺得一切都很新奇,但我發現很多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可能是覺得我這麼年輕住養老院比較少見,不知不覺,我都在養老院住了二年了,我那兩個子女從未過來看過我, 倒是我女婿每年都會接我過春節。

我跟女婿抱怨自己養了兩個白眼狼,女婿卻說:「你這麼說真的很不好,你女兒沒來,是因為要在家帶孩子,小舅子沒來是因為要賺錢,你也不要那麼多要求,因為你要住養老院,我們現在壓力都很大, 我聽你女兒說,小舅子最近經常和自己媳婦吵架, 還不是你鬧的,我們這個家都要被你拆散了。說實話我都不想過來看你,你實在是太自私了,只顧著自己享受,真是苦了我們這些兒女。」

女婿的一番話讓我心裡五味雜陳,仔細想了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確實有一點自私,我退休後的日子確實過得挺好,可子女卻因為我的這些要求,勒緊了褲腰帶,甚至因為經濟問題和愛人吵架,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如今我還是住在養老院,但我也想好了, 不能一直讓子女出錢,于是我把老家的房子賣掉了,一共50幾萬(約223萬台幣)當做我的養老錢,以後我就在養老院度日了,住養老院的錢我也自己出,盡量不去麻煩子女,當然了,我也知道, 子女是不肯原諒我了,畢竟我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但我們畢竟是血濃于水的親情,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們會原諒我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