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聯社坐館莫世就,包辦歌神演唱會號稱「演唱會之父」,晚年凄涼

黄朔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以一己之力振興社團,成為黑幫中第一個坐上勞斯萊斯的大佬,并放下豪言可以打敗香港所有社團。

他曾在娛樂圈內呼風喚雨,「澳葡末期教父」崩牙駒酒店設宴為其祝壽,歌神到場為其演唱生日快樂,晚年時卻負債累累,病逝時更是無人問津。

他就是「演唱會之父」,莫世就。

1952年,莫世就在香港出生,不學無術,自幼就常與不良少年混跡灣仔,在長年累月的戰斗中練就一身實戰經驗。

但除了能打,莫世就更擅長交際。他善于察言觀色,看人下菜碟,本著「以和為貴」與人結交,與江湖上不少英雄猛人皆有來往。

60年代中期,莫世就拜入東聯社,此時的東聯社正值鼎盛時期,風頭絲毫不遜色于新義安、14K等社團。

為何這個名不經傳的東聯社能有如此實力?皆因東聯社現任坐館「沙皮狗」!而「沙皮狗」是莫世就的叔叔!

「沙皮狗」是五億探長呂樂手下的御用收租佬之一,仗著呂樂的關系,用東聯社坐館的名頭橫行于江湖之中,黑白兩道誰都得給幾分薄面,為呂樂收租的同時「沙皮狗」也賺得盆滿缽滿,要錢有錢要權有權。

莫世就為人足智多謀,又能說會道,與身邊的人總能打成一片,很快就受到了「沙皮狗」的青睞,成了「沙皮狗」手下的得力干將。有了「沙皮狗」撐腰,莫世就在江湖上更是順風順水,廣交各路英雄豪杰。

70年代,呂樂逃離香港,創始人「沙皮狗」沒了堅實的后盾,東聯社也開始逐步沒落。

許多社團成員見沒什麼前途,皆過檔到其他強大的社團,昔日的一方霸主搖搖欲墜,但莫世就念在「沙皮狗」對他的恩惠,并沒有離開。

90年代初,「沙皮狗」將東聯社坐館之位傳給了莫世就,此時已經沒落的東聯社,在莫世就的手上發揚光大,巔峰期他還得意洋洋地稱自己能:「拳打新義安,腳踢和勝和,肘擊14K ,膝撞水房,手爆和合圖」的狂言。

莫世就雖是成了坐館,但此時的社團實際上就是一個空架子,能使喚的沒多少人,自己猶如一個光桿司令!

在電影《古惑仔》中蔣天養曾經說過,男人要做大事必要的三個條件,那就是「鈔票、鈔票、還是鈔票!」

莫世就深得其意,想要振興社團,錢絕對是最為必要的!但短期內想要賺到大錢那談何容易,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借勢以及整合資源!

于是他四處與人結盟,與另外十一個江湖大佬斬雞頭、燒黃紙、桃園結義,成立「權雄十二友」聯盟。

這十二人皆不是泛泛之輩,除了莫世就是東聯社坐館,還有「和安樂」坐館高佬發、14K開山大佬「高飛」、飾演《古惑仔》里「大B哥」的和合圖大佬吳志雄等人。

有了「權雄十二友」的身份加持,他又找上了影星鄧光榮。

鄧光榮表面上是明星,實際上他是聯公樂社團的龍頭老大,早年聯公樂由「大駒哥」劉榮駒所創,所向披靡。

但此時這些「聯字頭」的社團比起「新義安」、「和勝和」、「14K」等龐然大物,生存空間卻是皆收到壓榨。

鄧光榮也一直想促進「聯字頭」的社團聯合起來,正巧莫世就找上了門,倆人一拍即合,游說「聯樂堂」、「聯義堂」等多個「聯字頭」社團,重出江湖。

迅速稱霸灣仔、西環等地,東聯社也應聲崛起,不得不說,莫世就整合人脈以及借勢的手段確實非同凡響。

有了江湖地位,莫世就依然是「以和為貴」,由于認識的人多,但凡有江湖紛爭,常會請他出手講和,因此江湖人稱之為「黑道公關」。

除了與江湖夢人結交,莫世就也與名人談得來,就如譚詠麟。也隨著譚詠麟這條線,他認識了許多娛樂圈的當紅人物,從中發現娛樂圈是一處值得深耕的地方。

正巧,歌神的哥哥張學智欠下一大筆的賭債,給歌神造成不小的輿論壓力,一時間歌神焦頭爛額。

莫世就眼光獨到,心想,假如能將歌神把事情給辦好了,在日后可是妥妥的一棵「搖錢樹」。于是聯合當時最為惹火的「新義安灣仔之虎」陳耀興將這筆爛賬給擺平了。

陳耀興會出面為莫世就做事可不是交情好,而是他也看中了歌神能給自己帶來利益,但是莫世就顯然更為老道、資源更豐富,歌神真成了他的「獨家搖錢樹」。

當時香港歌壇風風火火,內地市場還未開墾,莫世就看中的內地的演唱會市場。

于是聯系上了「湖南幫」的老大「盲忠」,盲忠與莫世就交好已久,為莫世就在內地打通層層關系,莫世就順理成章地拿下了在內地開演唱會的權利。

這下子手頭有明星資源,另一邊在內地又有了關系,莫世就開啟他的發達之旅。許多港星想要舉辦演唱會都得經過莫世就,莫世就成了最早、最大的中間商,這其中的利潤可想而知。

曾經為歌神解圍過,歌神更是不遺余力,讓莫世就包辦自己的演唱會。但當年為歌神解圍的還有陳耀興,陳耀興也想分一杯羹,可撇開為歌神解圍這件事,陳耀興沒出過什麼力,憑什麼要來分一杯羹?

因此莫世就婉拒了陳耀興,但陳耀興不依不饒,最終提出要100萬喝茶費,礙于陳耀興強勢以及他背后的新義安,莫世就好說歹說最終還得給50萬。

陳耀興這一強硬的舉動,莫世就內心是火冒三丈,這口氣一直都沒有咽下去,也在后來釀成了冤冤相報的局面。

1992年5月5日,14K堂主黃朗維因調戲梅艷芳被陳耀興砍倒在街頭,兩日后,陳耀興再次派人到醫院,將大難不死的黃朗維給做掉了。

黃朗維除了是14K的堂主這層身份外,他還與「湖南幫」關系密切,湖南幫的「盲忠」又與莫世就是莫逆之交。

1993年,陳耀興到澳門參加賽車比賽,莫世就得知他的行蹤于是心生一計,拿出50萬、聯合「盲忠」、以及澳門的地頭蛇崩牙駒。派出「湖南幫」的刺客劉小毛將陳耀興鏟除,「灣仔之虎」就此隕落。一時間江湖上各位大佬風聲鶴唳,有人認為是14K的人做的,卻沒人能想到這事與莫世就有關。

1994年,經營演唱會的莫世就早就身家過億,據說他手頭的現金就已經過億!

他出入很有排場,座駕是勞斯萊斯,是香港黑幫中第一個坐上勞斯萊斯的大佬,手上戴的是勞力士,又在兩個月內全款買下價值1400萬的兩套豪宅。

也算是自己一個人就撐起整個東聯社社團的人,因此江湖人稱其為「老東就」。

1995年,莫世就又伙同陳志舜,進軍電影圈,出品了多部電影佳作,如由邱禮濤執導的電影《真相》,《金裝香蕉俱樂部》等等,再次將自己的事業推向巔峰。

1996年,莫世就生日時,號稱「澳葡末期教父」的崩牙駒還在珠海的酒店大擺宴席,為其搞了個慶生會。各路明星皆來道賀,歌神更是親自到場為莫世就唱起了生日快樂。

酒店內觥籌交錯、熱鬧非凡,作為東聯社坐館的莫世就,那是一個春風得意。

常言道,越是志得意滿之時,越要戒驕戒躁,志得意滿的莫世就卻沒能做到,也因此惹來大禍。

有一次莫世就喝多了,在酒桌上放下「拳打新義安,腳踢和勝和,肘擊14K ,膝撞水房,手爆和合圖」的豪言壯志,惹得在場的江湖人士不滿,隨后又爆出當年陳耀興的死自己參與其中。

可能自認為有錢有地位了,事后莫世就也沒把這事放心上,可與陳耀興有關這件事情卻傳到了陳耀興親弟弟,「雞糠」的耳朵里。

早在陳耀興死后,「雞糠」就接替陳耀興在灣仔的位置,也是一號猛人。

1997年1月31日,「大B哥」吳志雄在中環的莊士大廈里新開了一家酒吧,莫世就與「大B哥」關系匪淺,對好兄弟的事業自然是親自到場支持。

可時至深夜,突然間「雞糠」帶著30多名刀手沖進包廂,包廂內的人皆是一驚。「雞糠」也不廢話,手持大砍刀一馬當先,徑直劈向莫世就,錯愕的莫世就直到被削掉半邊臉直接昏厥。

緊接著「雞糠」又是一刀,莫世就的馬仔「阿成」趕緊抄起桌上的酒瓶阻擋,可玻璃怎能擋得住鋼鐵,「阿成」被「雞糠」以及他的馬仔砍成了植物人。

在場的其他人皆遭到了無妄之災,其中「大B哥」亦在所難免,好在「雞糠」以為大仇得報,帶著人馬匆匆離開。

「大B哥」雖然是帶著莫世就及時治療,命是保住了,但治療好以后,臉上仍舊留下明顯的傷疤。

隨后莫世就下達江湖追殺令,但此時「雞糠」已逃往東南亞,下落不明。

說來也奇怪,「雞糠」的這一刀,不僅削掉了莫世就的臉,好似也削掉了莫世就的運氣。

癱了邊臉經過修生養息之后,莫世就的生意開始不順,先是房子、車子陸續賣出,最后連老婆都跑了,從此很少在江湖上出現。

2004年,「雞糠」在吉隆坡的一個公園內遭人追砍,雖是逃過了一劫,但仍舊心有余悸,于是「雞糠」帶著2000萬找莫世就和解。

時隔多年,莫世就的「鬼面」也成定局,再冤冤相報下去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因此收下了「雞糠」的錢,這事就算翻篇了。

2006年,同為「拆彈專家」的「慈云山十三太保」陳慎芝大婚,莫世就難得地露面。但與昔日的意氣風發相比,此時只是一個臉色憔悴的小老頭。

2009年7月,莫世就中風去世,享年57歲。據說去世前他已負債累累,身邊只剩一個女兒照顧。

東聯社成員與莫世就生前的好友,為了讓這位昔日的大佬走得安心一些,便紅磡世界殯儀館舉辦了一場喪禮。

一般江湖大佬的喪禮,阿sir都會派人到場,以防止滋生事端,莫世就曾經的一方大佬,因此這次也是按照老規矩辦事。

可誰能想到,殯儀館內十分冷清,場內僅有十幾名莫世就的至親,以及幾位與莫世就生前交好的大佬。

50多個阿sir到場,卻比殯儀館內的人都多,靈堂前那個「德高望重」的牌匾好似成了另一種諷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