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威脅中原數百年的東突厥,為何被一戰殲滅?李靖做了什麼?

全组的希望 2022/08/27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630年,唐朝貞觀四年。在一場大雪之后,北方草原已經完全被厚厚的積雪覆蓋。作為東突厥首領的頡利可汗,當時正在自己的王賬當中,吃著草原美食,享受著愜意的生活。

但就在這時,賬外忽然傳來一陣焦急的稟告聲:在突厥王賬周圍,發現了唐朝軍隊主力!而且,此時距離突厥王賬,已經不足十里!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頡利可汗頓時大驚失色,趕忙前去組織人手進行抵抗。但此時已經近在咫尺的唐軍,哪里還會給他機會?就在突厥王賬剛剛有所察覺的時候,唐軍便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降臨。一場大戰之后,突厥王賬被毀,頡利可汗倉惶逃走。但最后,仍是被唐朝將軍張寶相擒獲。

經此一戰,東突厥政權徹底滅亡。北方草原上的強敵,被唐軍一戰擊潰。此后百余年間,北方草原更是直接被唐朝中央,納入了帝國的實際控制范圍之內,成了唐帝國的實際領土。

這場戰爭,便是歷史上著名的‘唐滅東突厥’之戰。指揮這場戰爭的,便是唐初的絕代戰神,李靖!

唐滅東突厥的這場戰爭,如果細說起來的話,其實遠比史書上記載得更加精彩。不過,要想真正說清楚這場戰爭的前因后果,我們還得從頭說起。

作為這場戰爭的指揮者,唐朝的絕代戰神李靖,原來是隋朝官員。隋朝末年,李淵從太原起兵的時候,當時李靖正好在太原做官。得知李淵要造反的消息時,李靖還曾主動前往長安,想要揭發李淵。可惜就在李靖剛剛抵達長安的時候,李淵已經自太原起兵,而且不久之后就攻入了長安。

李淵攻入長安之后,得知李靖曾想揭發自己,當即動了殺心,一度都已經將李靖推到了刑場上。多虧了李淵還有一絲愛才之心,而后李世民又拼命求情,李淵這才放了李靖。再之后,李靖就到李世民麾下,做了一個幕僚。

此后的兩年里,李靖在李世民麾下擔任幕僚,但并未做出太大的貢獻。不過,在這期間,李世民也發現,李靖和其他幕僚不同,是一個真正的帥才。一年多以后,就在李世民統領唐軍,準備和洛陽的王世充開戰時,南方的蕭銑趁機進行襲擾。李世民當即向李淵推薦了李靖,讓李靖獨立領兵去南方對付蕭銑。

李靖到了南方之后,也確實沒有辜負李家父子的期望。經過一年多的戰斗后,李靖不但幫助李家宗室成員李孝恭,徹底平定了巴蜀之地,也順利擊敗了蕭銑。而且,在擊敗蕭銑的同時,李靖還收編了蕭銑麾下的十多萬大軍。

此后,因為李世民戰功過高,李淵怕他威脅到太子李建成的地位,所以開始有意限制李世民的兵權,不讓李世民再參戰。所以再之后,唐朝統一南方的幾場硬仗,基本上就都是李靖和李孝恭這對組合打下來的。

擊敗蕭銑之后,李靖和李孝恭趁勢難進,又擊敗了江西的林士弘。而后,李靖又前往嶺南,收服當地的馮盎。搞定了馮盎之后,唐朝基本上就已經徹底統一天下了。不過就在這時候,之前投降唐朝的江淮農民軍領袖輔公祏,又再次起兵作亂。李靖又被火速派到了江淮地區,去對付輔公祏。到了江淮地區之后,連一個回合都沒結束,李靖就掃平了整個江淮。

如果說,唐朝統一天下的過程當中,北方是李世民打下來的。那麼南方,基本上就可以說是李靖打下來的。

打完這幾場仗之后,李靖也就成了唐軍內部,僅次于李世民的絕世帥才。不過,此時的李世民,正忙著和李建成爭奪太子之位,李淵也有意限制他的兵權。所以,李靖就成了李唐政權內部,最合適指揮大規模戰爭的統帥型人物。

掃平江淮之后,恰逢北方突厥進犯。此后,李靖被火速調到了山西,負責當地的防御工作。在之后的兩年里,因為唐朝內部一直在解決李建成和李世民的爭斗問題,所以李靖的主要責任,還是被動防御,而非主動出擊。但在被動防御期間,李靖依然近乎完美地完成了任務。在李靖守衛山西期間,突厥始終沒能踏足山西腹地半步。

李靖守在山西的這兩年里,唐朝高層發生了劇烈的動蕩。公元626年六月,這些動蕩,最后終究是以一場玄武門事變而結束。玄武門事變后,李世民逼迫李淵,禪位給自己,登基做了皇帝。不過,就在長安鬧內亂的同時,北方的突厥也得到了消息,趁機興兵南下。

突厥率兵抵達長安城外的時候,長安城內只有不足兩萬守軍,根本擋不住突厥的二十萬大軍。但就在這個危急關頭,李世民玩了一出空城計。先是讓尉遲恭擊敗突厥先鋒,同時做出一系列操作,讓突厥誤以為長安城內守軍很多,根本不怕他們。

最終,在李世民的這一通操作之下,突厥人產生了誤會,最終并未強攻長安。而后,李世民和突厥的頡利可汗,在渭水便橋上締結盟約,這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渭水之盟’。

而當突厥向長安逼近的時候,遠在山西的李靖,也被緊急調回了陜西。但因為當時唐軍大多還未抵達長安,所以李靖和李世民雖然都是不世出的帥才,但因為無兵可用,只能眼睜睜看著突厥人大肆劫掠一番而去。

這件事,后來一直被李世民視作是一生最大的恥辱,同時也被李靖視作恥辱。在突厥退兵之后,李世民一方面開始著手整頓內政,收拾那些李建成的舊部,穩固自己在國內的統治。另一方面,整個唐朝也開始積極備戰,隨時準備大軍北上,去報渭水之盟的恥辱。

兩年之后,機會來了。

在這兩年的時間當中,李世民已經徹底解決了國內的矛盾,坐穩了皇位。另外,唐朝也在邊境上布置了大量的軍隊,隨時都可以出擊。因為此時李世民已經是皇帝,不可能輕易御駕親征。所以,統領唐軍的這個任務,自然就落到了李靖的頭上。

另外,在這兩年當中,唐朝還做了很多外交工作,以各種優渥條件,去策反原本依附于突厥的草原部落。在唐朝的策反工作下,薛延陀、回鶻、拔野古等草原部落,都紛紛脫離了東突厥,自立一方。就連東突厥內部,也開始出現分裂的趨勢。東突厥的二號人物,突利可汗,在唐朝的聯絡之下,也生出的反叛之心。

恰在此時,那一年冬天,北方草原上又天降大雪!這場大雪,更是嚴重打擊了東突厥政權的力量。對于草原游牧民族來說,牛羊是最重要的生產資料。既是食物,也是財產。然而草原上下了大雪之后,牧草就都被蓋在大雪之下。牛羊沒了牧草,就都會餓死;牛羊死了之后,突厥人也就沒了食物。

內部分裂、天降大雪、附庸背叛……當這些事情同時發生的時候,原本強大的東突厥政權,就瞬間衰落了下去。但同時,這也成了唐朝對東突厥進行反擊的最好時機。

貞觀三年八月,因為突厥襲擾唐朝邊境,李世民終于找到了借口,撕毀之前的渭水盟約,正式派遣大軍北上作戰,李靖則是當仁不讓的被李世民任命為這場戰爭的總指揮。六路大軍,總計十余萬唐軍,正式進入草原作戰。

戰爭開始之后,李靖從山西馬邑方向出發,直接向突厥王賬方向進攻。在此之前,唐朝方面早已摸清了突厥的內部情況,甚至還策反了突厥內部的很多關鍵人物。當李靖率軍進入草原之后,突厥方面很快就有人投降了李靖,而后帶領李靖直接進攻突厥中樞。因為李靖來得太快,突厥人根本來不及抵抗,頡利可汗只能倉惶逃往二連浩特。

與此同時,唐軍將領李績,也從大同方向出兵,在呼和浩特北部地區,和突厥主力遭遇。一場大戰之后,李績率兵擊潰了突厥主力,打得突厥潰不成軍。經此一戰之后,突厥政權的軍隊,被打得只剩下了幾萬人而已。

連續兩場大敗之后,突厥已經無力再和唐軍戰斗。于是,頡利可汗當即派使臣前往長安,表示愿意向唐朝稱臣,徹底歸降。至此,三年前渭水之盟的恥辱,李世民算是徹底報了仇。

不過,李世民卻并不打算就此放過突厥,李靖也不打算就此罷休。

作為最頂級的軍事統帥,李世民和李靖,都明白突厥人的想法。突厥此時稱臣,無疑只是權宜之計。頡利可汗不過是想先向唐朝稱臣,然后逃往漠北。等到修養幾年之后,恢復了力量,自然就可以再次卷土重來。

不過,即便猜到了突厥的想法,李世民依然答應了突厥的請求。甚至還主動派遣使臣唐儉,前往突厥,對頡利可汗進行冊封。

李世民之所以做出了這樣的決定,自然不是因為他想放過突厥,而是在給李靖爭取時間。這里要多解釋一句:古代中原政權的軍隊,和北方游牧民族戰斗,大多數時候其實都是占優勢的。因為中原政權生產力更強,武器鍛造也遠遠強過游牧政權。所以雙方正面戰斗的時候,中原政權的軍隊,尤其是中原騎兵,其實是更占優勢的。

但同時,相比草原騎兵,在草原戰斗的時候,中原軍隊其實還有一個更大的弱點。

這個弱點,就是距離和補給。

中原軍隊,往往習慣于依托充足的補給,進行戰斗。而在草原上進行戰斗的時候,想要維持穩定的補給線,幾乎不太可能。另外,在游牧民族的主場戰斗,只要游牧政權閉而不戰,想要在茫茫草原上,找到游牧民族的主力,也是一個很難的事情。畢竟,古代那會兒沒有北斗導航,想要在草原上找到一支突厥軍隊,真的和大海撈針差不多。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世民才會向突厥派遣使臣。李世民的真正用意,不在于接受突厥的臣服,而在于摸清突厥王賬的底細,拖住頡利可汗,讓突厥主力不會及時逃往漠北,給李靖創造機會。

對此,李靖自然是深刻領會了李世民的意思。此后,李靖親率一萬精銳,只帶了二十天的口糧,便向突厥王賬發起了進攻。因為唐朝使臣的到來,突厥的頡利可汗,也確實放松了警惕,根本沒想過唐軍會在這個時候偷襲。等到唐軍先鋒蘇定方,率領唐軍距離突厥王賬不過七里的時候,突厥才發現。惱羞成怒的頡利可汗,當即想要抓來唐朝使臣唐儉做人質,卻發現唐朝使臣早就已經逃得沒影了。

在這場突然襲擊之后,整個突厥王賬,被李靖一戰殲滅。大部分突厥中樞官員,都被李靖抓了俘虜。頡利可汗雖然帶領少量精銳,逃了出去,但卻被另一個方向進攻的李績兵團給攔住,最后被唐軍將領張寶相抓了俘虜。

經此一戰之后,東突厥政權被唐軍一戰掃平。此后,唐軍立突厥的二號人物突利可汗為傀儡,繼續統治突厥,同時也繼續對北方草原進行分化打壓。而在這場大戰之后,東突厥就再也沒有對唐朝產生過任何威脅,唐朝也將自己的勢力范圍,徹底擴張到了北部草原,正式成為了整個東亞地區的霸主。

李靖滅東突厥這一戰,簡單來說,其實就是將‘穩準狠’這三個字,發揮到了極致 。戰前先是靠外交、經濟等手段,進行全方位的打擊;而后摸清敵人的內部情況,進行分化瓦解;戰斗開始之后,完美地利用自己的情報,對敵人實施最有效的打擊,出兵迅速,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戰斗。

這樣的李靖,確實當得起‘ 用兵如神’這四個字的評價了。

從李靖的這段故事當中,我們也不難得到一個啟發: 正確領會老板的意思,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比如李靖,當時如果沒能領會到李世民的意圖,真的以為唐朝要和突厥方面議和,放突厥主力逃回漠北的話,那唐朝以后幾十年的北方邊境,恐怕都再難有太平日子了。后面的巨唐還能不能存在,恐怕都是一個問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