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少有的全才皇帝,卻因吃錯藥斷送「仁宣之治」?

yuhang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暮飛鴉集,盤云勢屢低。

上林千萬樹,并與一枝棲。

這是明代第五位皇帝、明宣宗朱瞻基寫的詩,語言洗練。朱瞻基是明代少有的全才皇帝,書法、繪畫堪與宋徽宗比肩,在音樂、文學上亦有造詣。他一生寫詩近2000首,文字典雅,但內容空洞,被后人視為三流。

朱瞻基在政治上頗有建樹,與父親、明仁宗朱高熾共創「仁宣之治」(也有史家將永樂時期也歸并進來,稱「成宣盛世」)。《明史》稱贊道:「(宣宗)即位以后,吏稱其職,政得其平,綱紀修明,倉庾(儲藏糧食的倉庫)充羨,閭閻(平民小區)樂業。歲不能災。蓋明興至是歷年六十,民氣漸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明史紀事本末》作者谷應泰甚至說:「明有仁宣,猶周有成康、漢有文景,庶幾三代之風焉。」

朱高熾繼位不到一年便暴斃,朱瞻基28歲當皇帝,他素以身體強健著稱,38歲時卻一病不起,一個月后便去世了,壽命還不如「多疾」的父親長。「仁宣之治」不足11年,令后人扼腕。

需要注意兩點:

首先,「仁宣之治」是歷史書寫的產物,本身未必有多好,它留下很多弊端,特別是重用宦官,開「明非亡于流寇,而亡于廠衛」之端。

其次,仁宣二帝早逝有必然性,朱瞻基剛登基時,對父親的行為有一定的批評,但他同樣走上縱欲亡身的老路。

仁宣二帝相對開明,但作為封建帝王,逃不脫腐敗、專制、愚昧的宿命。

朱瞻基畫像

明仁宗多病未必體弱

「能清心寡欲者可以保天和,可以終天年;若肆情縱欲,斯敗其天和而傷其天年,此必然之理也。」宣德三年(1428年),朱瞻基在親撰的《御制帝訓·藥餌篇》中,隱晦表達出對父親的批評。

《御制帝訓》共25篇,是給后來君主的「圣訓」。「仁宣之治」一改明太祖朱元璋的苛政、明成祖朱棣的征伐無度,轉向與民休息,《御制帝訓》的目的是解釋這一轉向的合法性,要求后代堅持文治。

如此重要的文獻,為何要加入《藥餌篇》?因為明仁宗很可能是錯吃「虎狼之藥」而死。

明仁宗勤政,當太子20年,6次監國,達9年零8個月,他文儒瑣碎,與好大喜功的明成祖堪稱黃金搭檔。《明史》稱:「成祖乘輿,歲出北征,東宮監國,朝無廢事。」

明仁宗多病,「體肥重,且足疾,兩中使(即太監)掖之行,恒失足」,網絡寫手稱他有高血壓,其實他少年時善射,「發無不中」,別人問竅門,他回答:「心志既正,無難者。」

練武必從練弓始,可見明仁宗多病未必體弱。據學者張健《明仁宗死因考》鉤沉,明代黃景昉已在《國史惟疑》中指出,明仁宗「實無疾驟崩」,去世前三天還在辦公。

明仁宗暴斃的原因,從諍臣李時勉上疏中,可見端倪,在「謹嗜欲」部分,李時勉稱明成祖尸骨未寒,明仁宗卻派宦官去外地選侍女,「恐乖風化之原,有阻維新之望」。明仁宗大怒,命武士「撲以金瓜」,幾乎將其打死。

病危時,明仁宗還對戶部尚書夏原吉說:「(李)時勉廷辱我。」

《明宣宗射獵圖》

教育失誤導致心理變態

朱瞻基批評自己的父親,可他搜求房中藥,很可能也死于誤服「虎狼之藥」。

據呂毖輯《明朝小史》,朱瞻基召太醫欽謙說:「汝江南人惺惺(此處意為聰明),朕欲用房中藥,可制與我。」欽謙說前賢不傳,也沒書籍。朱瞻基大怒,令力士用氈席裹住欽謙的腦袋拖出。家人找不到欽謙,后來才知被關在獄中,很久才被釋放。

呂毖是明末清初人,所錄未必確鑿。但朱瞻基時已近30歲,仍無子嗣,難免著急。朱瞻基擅丹青,多畫鼠圖,有學者稱他是首位「老鼠畫家」。

宋人也畫鼠,多存貶義。元代老鼠的名聲漸佳,因繁殖力強,民間有「狼(指黃鼠狼)恭鼠拱,主大吉慶」之說。古人誤以為鼠壽可達300歲,遂稱「老」(老鼠壽命為1至3年,大多不過一年)。朱瞻基畫鼠,有求子嗣、求長壽之意。

朱瞻基熱衷房中藥,可能還有一個原因,即心理變態。

朱瞻基從小被爺爺朱棣帶在身邊,少與父母相聚。明代宮廷教育嚴格,太子單獨接受教育,每天退朝后,東班侍讀官先伴讀《四書》十余遍,接著是西班侍讀官伴讀《五經》或史書十余遍。誦讀后,太子需練書法,春夏秋三季每天一百字,冬季五十字。每月初一、十五和年節、雨雪天,才能休息。

這種教育不考慮兒童興趣,一味死記硬背。成年后朱瞻基常戲耍文人,至史館,把袖中的金錢撒到地上,讓諸詞臣「俱爭從地上拾取」。

成長中的寂寞與無趣,讓明朝皇帝多沉溺女色。朱瞻基尤其過分,連大臣的幼女都不放過。

明宣宗《戲猿圖》軸(1427年)

明朝皇帝怕早死

明仁宗好色而亡,明人陸釴(讀如易)的《病逸漫記》中也有記載:「仁宗皇帝駕崩甚速,疑為雷震,又疑宮人欲毒張后,誤中上。予嘗遇雷太監,質之,云皆不然,蓋陰癥(指縱欲過度)也。」

《明史·羅汝敬傳》稱:「(汝敬)上書尚書大學士楊士奇曰:‘先皇帝(仁宗)嗣統未及期月,奄棄群臣,揆厥所由,皆憸壬(憸音如仙,憸壬意為奸佞小人)小夫獻金石之方以致疾也。’」

張健先生指出,將「陰癥」「金石之方」「驟崩」聯系起來,明仁宗死因清楚。

明仁宗死后,朱瞻基曾審問李時勉:「爾小臣敢觸怒先帝,疏何語,趣(通促,意為趕快)言之。」李時勉將疏奏內容陳述了一遍,朱瞻基稱李為「忠」,恢復了他的官職。

在《御制帝訓》中,朱瞻基沒點明仁宗的名,但稱「金石酷烈」,可讓人「喪身」,以醒后人。明朝皇帝多短壽,16帝中只有5人活過40歲,朱瞻基兄弟10人,除二弟(63歲)、五弟(73歲)、六弟(48歲)外,其余都沒活到40歲。

古代人均壽命短,因出生死亡率達1/3,10歲前死亡率亦高,但成年人壽命不算低,相比之下,明朝皇室或有短壽基因,故對死亡有強烈的恐懼感。帶來三個后果:一是迷信丹藥;二是沉溺于房中術,想多留子嗣;三是追求及時行樂。

明代皇帝出自民間,特別相信秘方、偏方。朱元璋患病,赤腳僧獻藥,他也敢用。明成祖建靈濟宮,「每遘疾,輒遣使問神,廟祝詭為仙方以進」。獻藥就能升官,明代大臣多善醫,可外行太多,皇帝難免吃錯藥。

一只蟋蟀害兩命

朱瞻基貪玩,據呂毖記:「帝酷好促織(即蟋蟀)之戲,遣取之江南,其價騰貴,至十數金。」

一名糧長(明代征解田糧的基層半官職人員)找到一只好蟋蟀,用自己騎的駿馬換到手。妻妾好奇,啟蓋偷看,致蟋蟀逃走,妻子恐懼,自盡而死。糧長傷痛不已,且擔心交不了差,也自盡了。一只蟋蟀竟害了一家。

在正史中,找不到沉迷斗蟋的記錄,直到1993年,在明代御窯廠東門發現蟋蟀罐殘片,拼成21件。明清御用定燒瓷器只留精品,其余皆打碎深埋,該發現證明朱瞻基果然是「蟋蟀皇帝」。他猝死后,他的母親張太后將宮中一切玩好之物盡毀,以防后代沉溺。

據黃景的《國史唯疑》記:「宣宗特好蟋蟀戲,采之江南,蘇守況鐘嘗被敕索千個,不許違誤。時為語日:‘蟋蟀瞿瞿叫,宣德皇帝要。’蘇人至有以一蟋蟀隕其家三命者,上行下效,習已成風。」

朱瞻基不僅迷戀蟋蟀,還「斗雞走馬,圓情(意為踢球)鹢首(古代船頭繪鹢鳥頭,指水上游玩),往往涉略。尤愛促織,亦豢馴鴿」,此外他還喜歡玩投壺游戲。

一次,朱瞻基找戶部尚書黃福一起看戲,黃福拒絕說:「臣性不知戲。」又讓他下圍棋,黃福又拒絕了,說年幼時師傅嚴格,只教讀書,不學無益之事。朱瞻基很生氣,事后就將黃福調到南京賦閑。

貪玩是對「失去的童年」的補償。在貪玩的掩蓋下,朱瞻基還有自己的小算盤,他經常微服私訪,不通知就出現在大臣的家門口,任其匆忙接待,以窺探是否恭謹,這是一種帝王之術。

(明)《朱瞻基斗鵪鶉圖》軸

打開閹禍之門

仁宗、宣宗父子排斥酷吏,多用文臣,一改明初暴政。清初捧朱元璋貶朱瞻基,康熙皇帝則認為:「朕思洪武系開基之主,功德隆盛;宣德(朱瞻基時年號)乃守成賢辟。雖運會不同,事跡攸殊,然皆勵精,著于一時。」

明成祖取消了建文帝的年號,屠方孝孺十族,將輔佐建文帝的忠臣們流放,朱瞻基則承認建文年號,為方孝孺平反,稱其為忠臣,并釋歸被流放者。此外,朱瞻基停止對漠北、對安南的征伐,減少了民間負擔。

朱瞻基敢違背爺爺的意志,主動緩和矛盾,但這一切是為了私利,并非真為百姓著想。明初禁海,沿海生活困苦,地方官員申請開放,朱瞻基訓斥道:你們只知小利,不想因此惹來的麻煩。

為少一點「麻煩」,朱瞻基重用宦官。

一是設內書堂,打破朱元璋「內臣不許讀書識字」的規矩,讓宦官參與決策。據明末《酌中志》載:「凡不識字而秉筆者,穆廟時孟沖,神廟時張明,先帝時魏忠賢、王朝輔,止四人耳。」

二是建票擬制度,雖提升了內閣的權力,卻用宦官制衡。

三是中官出鎮。朱元璋也曾派宦官督軍,但數量有限,朱瞻基則在幾乎所有省和邊鎮都設鎮守太監,且最精銳的火炮部隊皆歸太監掌握,太監的實際權力高于總兵。

黃宗羲曾說:「閹宦之禍……未有若明之烈也。」實始于朱瞻基。朱瞻基表面開明,內心忮刻,他假裝以禮待下,可臣子戴綸因勸諫他游獵被疏遠后,朱瞻基以「怨望」為名,竟在審判中當場將他捶死,全家下獄。

御醫為何不把關

朱瞻基信不過任何人,卻迷信丹藥,這可能與家庭影響有關。

朱元璋崇道,尤傾向凈明道,即正一派。正一派認為「忠孝,大道之本也」,與全真派相比,更合朱元璋的需要。朱元璋任用大量正一派道士為官,如張友霖、劉淵然等。明成祖也大量使用道士。《菽園雜記》稱:「(明成祖)初無入大統之意,珙(指袁珙,明初道家奇人)相術有以啟之。」

明之前,道士受封一般不超10個字,可朱瞻基給劉淵然18字,且「一切道具輿賬,供奉給事之人之類,無一不出朝廷所賜」。

家族崇道,所以朱瞻基迷信丹藥。可明初丹藥毒性大。據明彩繪本《煉丹圖》(作者可能是劉淵然),外丹的「胎」用真鉛與真汞。道士們也煉龜齡集、七寶美髯丹等,嘉靖皇帝登基后十年無子,服后「越三年,皇子疊生」,原料有黑鉛等。

皇帝中毒,可請御醫急救,可明廷治療程序太繁瑣,皇帝患病,由太監傳御醫,「至日,四人或六人吉服入宮,不論冬夏,必于殿門之內設炭火一盆,中焚蒼術雜香,人人從盆入。」

看病時,御醫「第一員膝行跪診左手,第二員跪診右手,仍互更再診畢」,進藥需「附簿年月下書名,奉御收掌,以憑稽考」。烹調御藥,「分為二器,其一器御醫先嘗,次院判,次內臣。其一器進御。」

如此有儀式感,御醫膽怯,明孝宗偶感風寒,御醫討論數日不決,明孝宗竟因此駕崩。御醫不把關,則朱瞻基亂吃「虎狼之藥」而死,也就不奇怪了。(責任編輯:沈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