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打下4座城,取了4個名字,從未改名并沿用至今,名字很耳熟

yuhang 2022/07/22 檢舉 我要評論

漢武帝時期,衛氏一族起初的崛起都是靠「裙帶關系」,衛家前后出的這兩位大將軍都是私生子。 但是相比于衛青,霍去病要更加幸運一點,他出生后一年,衛子夫就被漢武帝看中并帶回宮中。

次年,衛子夫再次得到漢武帝寵幸,懷有身孕,被封為夫人。衛青也九死一生、因禍得福擺脫了「騎奴」的身份,成為了建章監和侍中,跟隨在漢武帝左右。至此,衛青才開始走向他參決政事、秉掌樞機的人生。

而同為私生子的霍去病并沒有吃太多的苦,他成長于小姨衛子夫正得寵、舅舅衛青屢立戰功的時候。霍去病十幾歲的時候,衛子夫已經被封為皇后,年幼的霍去病有了更好的生存環境、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小小年紀就有了職位。

可衛家這兩位震古爍今的大將軍能夠崛起不只靠裙帶關系,更是帶兵打仗方面的天縱奇才。尤其是霍去病,盡管少了舅舅衛青的沉穩,卻對戰爭布局策略有自己的理解,功勛成就不亞于舅舅。

霍去病首戰告捷,獲封「冠軍侯」

在霍去病登上歷史舞台之前,西漢已經在對匈奴的關系上重新找到了位置,轉變了對匈奴長達60余年的屈辱姿態,并且獲得了不小的勝利。

經過40余年文景之治的休養生息,西漢的國力空前繁榮,國庫豐裕、財政豐盈。漢武帝在這樣的背景下登上了皇位,準備施展他的雄才偉略。

在政治上,他削弱諸侯國力,加強中央集權;在經濟上,「國進民退」,財源收歸國庫統一支配;在軍事上,積極備戰、大養戰馬、培養年輕將領。

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馬邑之謀」事機不密,西漢想要打伏擊的想法最終落空。朝廷上主戰、主和各說其話,然而,「寇可往,我亦可往」,年輕銳進的漢武帝力排眾議、獨斷乾坤,決定命令漢軍主動出擊,將戰火引入匈奴境內。

經過周密的安排,最終在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西漢政府全面拉開了對匈奴的戰爭姿勢。年輕的漢武帝任用了同樣年輕的衛青,這個靠著姐姐裙帶關系上位的將軍。

年輕的衛青用自己卓越的軍事才能證明,即使是用人唯親,漢武帝的眼光人也是毒辣的、正確的。此次戰爭,衛青與李廣等老將分兵四路進軍匈奴,其他三位將領都無所獲,李廣甚至被俘,但最終逃脫。

只有衛青一路漢軍大獲全勝,出上谷郡至籠城斬獲數百人,一躍成為漢武帝時期耀眼的新銳將領。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衛青擢升為全軍主帥,漢匈之間拉開第一次大戰——河南、漠南之戰。這地西漢大獲全勝,衛青率軍擊潰了盤踞在河套地區的匈奴樓蘭王和白羊王,收復了丟失已久的河套地區。

從此漢朝在此設立了朔方郡、九原郡,并且移民屯田,戍守邊關。匈奴多年來對長安的威脅得到了徹底的解除。年輕的衛青百煉成鋼,通過一次次的實戰經驗迅速了成長為名副其實的大將軍。

衛家的初代將星耀眼奪目,從公主府的騎奴一躍升為朝廷顯貴外戚大將軍。漢武帝后宮中,衛子夫正得圣寵,先后為皇帝誕下子嗣。 試問,這樣環境下長起來的二代將星又怎會平庸?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年輕的霍去病開始了自己的戎馬生涯。漢武帝派大將軍衛青為主將再次出擊匈奴,剛滿十八歲的霍去病被封為「嫖姚校尉」隨大將軍出征。衛青精挑細選了八百名壯士跟隨霍去病,不求他有功,但求無過。

可誰知,年輕的霍去病重演了衛青的「成名之戰」經歷。這次,衛青大軍戰績平平,并不如前幾次那麼耀眼。可是,霍去病卻在此戰之中大獲全勝。

霍去病帶著這八百人,孤軍深入匈奴腹地,趁匈奴疏于防范之機,發動突然襲擊。據《史記》記載,霍去病此次突襲殺敵兩千余人,其中包括匈奴單于的叔祖父,俘虜單于叔父等貴族數人,給匈奴以沉重的打擊。

大軍勝利凱旋后,漢武帝加封霍去病「冠軍侯」。

霍去病從小長在軍中,被舅舅衛青耳濡目染,熟讀兵書兵法,加之自己軍事才能卓越,自此一戰封侯。

霍去病收復河西,漢設立四郡

漢武帝對匈奴的第一次戰役大獲全勝,但是這遠沒有達到漢武帝的目標。于是,在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被封為「驃騎將軍」,受命出征,正式開啟了西漢對匈奴的第二次戰役——河西之戰。

三月,驃騎將軍霍去病率萬人騎兵出隴西,一路奔馳不歇,秘密越過烏鞘嶺。以出其不意的姿態出現在匈奴人面前,一個照面就發起猛烈進攻,打得匈奴人措手不及。

首戰大捷,之后更是連連告捷。霍去病僅僅用了6天的時間連破匈奴五國,之后,一路揮軍猛進,穿越了焉支山(今甘肅山丹東南),孤軍深入匈奴腹地一千多里,在皋蘭山下遭遇匈奴主力部隊。

霍去病率部誓死搏斗、把匈奴休屠王、渾邪王打得落花流水,殲滅敵人九千多人,斬殺匈奴名王數人,俘虜渾邪王子及其相國、將軍多人,勝利凱旋。然而,河西之戰打到這里并沒有結束。

據《史記》記載,霍去病凱旋不久,同年夏天,漢武帝再次派霍去病出兵。同時,派出張騫和李廣率部阻擋匈奴左賢王。霍去病率軍越過居延海(今內蒙古額濟納旗),翻越祁連山,深入匈奴后方兩千多里。

由西向北逐個擊潰匈奴各部,一路勢如破竹。最終在祁連山與合黎山之間的黑河地區(今甘肅張掖西北)遭遇匈奴主力大軍,兩方展開搏斗。

最終,霍去病大勝,殺敵三萬,俘虜匈奴名王五人及王子、相國等百人,收降渾邪王眾部四萬人,全面占領了河西走廊。

至此,西漢大軍徹底斬斷了匈奴人進犯中原的右臂。漢武帝在河西建立酒泉、武威、張掖、敦煌四郡,河西地區盡歸于西漢王朝。

當時有《匈奴歌》流傳,「失我焉支山,令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霍去病威望大大的提升,不僅是收復河西四郡的戰爭傳奇,關于河西四郡命名與霍去病的小故事也開始流傳開來。

四郡的故事中最廣為流傳的要數酒泉的來歷,在《霍去病傾酒化酒泉》一文中記載:霍去病大獲全勝后,漢武帝龍顏大悅,特地遣人從長安給前線的霍去病送來皇封御酒,犒賞霍去病。

面對御賜美酒,霍去病一方面不想獨自享用,一方面也想要提高士兵們的凝聚力,就想分給每個士兵。但酒少人多,于是,霍去病就想了個辦法。

他先是傳令全軍人馬,每人拿一個大碗。然后,讓大家都聚集在這山泉流水的泉眼邊,把皇上恩賜的御酒打開,全部倒在泉眼里,然后振臂高呼:「今日同飲慶功酒,不滅匈奴不歸家!」

而后和將士們開懷痛飲傾注有御酒的泉水。也是在此地,霍去病發出了「匈奴不滅,何以為家」的豪言壯語。這個故事被傳為佳話,這個泉眼就被稱為「酒泉」,為了紀念「泉水長流不枯憶念常在,酒泉屹立將軍形象永存」,這里也被命名為「酒泉郡」。

武威駿在河西的東端,為彰顯霍去病河西大捷、西漢王朝的「武功軍威」而得名武威,武威是后來「絲綢之路」上的要沖,中原自武威入河西走廊。

張掖位于河西中段,素有「桑麻之地」、魚米之鄉的美稱,盛產瓜果蔬菜,有亞洲最大的軍馬場。《漢書》記載:「張國臂掖,以通西域」,張掖由此得名。張掖歸屬西漢后「隔絕匈奴、南羌,斷匈奴右臂」。

敦煌是由酒泉郡再分支出來的郡,《漢書·地理志》中說明:「敦,大也。煌,盛也」。敦煌在河西的最西端,出了玉門關就是實實在在的邊塞了,王之渙說,「春風不度玉門關」,可見敦煌的壯闊雄偉,敦煌是河西走廊上最大的綠洲。

入漠北蕩平匈奴,霍封狼居胥

兩次大戰之后,匈奴可說是毫無立足之地。但是,匈奴人仍舊沒有就此罷手,繼續南下在西漢邊境搶掠食物。本就想徹底剪除匈奴的漢武帝,再次發起主動戰爭——「漠北之戰」,卻沒想到這竟成了霍去病最后一場戰役。

《漢書》記載: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衛青、霍去病各領騎兵五萬深入漠北。舅甥兩人并肩作戰,衛家兩代將軍過人的軍事才能盡顯無余。

衛青率主力部隊率先直撲匈奴單于所在,誰承想在橫跨大沙漠后,竟未能擒住單于,只是殲滅和俘虜了匈奴軍近兩萬人。

于是,另一路霍去病的大軍出塞兩千余里,直接與單于對戰,攻擊匈奴左部,俘獲屯頭王、韓王等三王,以及將軍、相國、當戶、都尉八十三人,斬、俘七萬余人。

此一戰,霍去病追擊到狼居胥山(今蒙古國境內),大獲全勝,登狼居胥山建造祭壇,祭拜天地,登臨瀚海。由此,「封狼居胥」成為了中華民族武將的最高榮譽之一。

漠北一戰,匈奴元氣大傷,再無力舉兵南下,只能遠遁,「漠南無王庭」。西漢的邊疆隱患終于解除,霍去病得勝還朝后被漢武帝封為「萬戶侯」,與大將軍衛青同列大司馬。只可惜,兩年之后,年僅二十四歲的霍去病因病去世,漢武帝悲慟不已。

四城之名今沿用,為「河西走廊」

少年將領已逝,那個令人熱血沸騰的戰爭時代也離我們遠去,如今我們只能從歷史書中窺見那個令人驚心動魄的日子。

可是,因少年將軍而命名的河西四郡仍在,「 酒泉」、「武威」、「張掖」、「敦煌」四個名字流傳至今,它們仍是河西走廊、「絲綢之路」上璀璨的明珠。我們再次踏上河西四郡,早已沒有了當年的戰爭場景,只有一片歌舞升平。

酒泉除了霍去病的故事出名,想來最為出名的要數「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了」(又名「東風航天城」),是中國創建最早、規模最大的綜合型飛彈、衛星發射中心。這里承載了新中國的航天夢,在這里,我們偉大的科學家、工程師、航天人一次次把夢想變成現實,一次次的把衛星、飛船、航天員送入太空。

武威自西漢至唐朝,一直以來都是僅次于長安的最大古城,「通貨羌胡,市日四合」。武威既是重要的商貿之地,也是兵家必爭之地。至今還能看到,散落在武威的眾多古城、古戰場、古墓遺址。

這里在1969年出土了一座東漢大墓,豐富的陪葬品記錄著將軍生前的戰功彪炳,也記錄著為了武威的安定在這里生活戰斗的將軍們的故事,他們打馬揚鞭、壯志凌云。

張掖的古跡眾多,最有代表性的要數城西10公里處的黑水國古城。這是當年「小月氏國」的國都,歷史上匈奴人曾移居于此。

國名因此處的黑河而得,據史書《杜氏通典》記載,這里是張掖郡古城。古城中,滿眼都是斷壁殘垣,記錄著曾經的故事、承載著過去的回憶。

而敦煌更多的就是藝術氣息,博大精深的千佛洞,變幻萬千的鳴沙山,神奇玄妙的月牙泉,還有滄桑古道陽關。

這里承載了華夏文明石窟的最高技藝,走在敦煌的街道上,到處都能看到各種形式的飛天敦煌彩塑,還有很多的外國商品,仿佛夢回當年「絲綢之路」,繁榮再現眼前。

結語

當年張騫出使西域,絲綢之路由此而載入史冊,新疆各地至此與中原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霍去病蕩平河西,西漢設四郡,中央政府對邊疆地區的管轄進一步加強。

在經濟上,打通了東西貿易交流的通道;在文化上,增強了各地區、各民族之間的良好互動,增進了文化交流。不僅推動了河西地區乃至亞歐的深度交流,促進了發展,在整個世界發展史上更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

參考文獻

[1]賈夢迪,霍去病的一生與漢武帝對匈奴的三次戰爭·哲學與人文科學·中國古代史;《文存閱刊》,2017年.18期19 [2]李炳泉,西漢河西四郡的始置年代及疆域變遷社會科學Ⅱ輯;·哲學與人文科學·中國古代史;·社會科學Ⅰ輯·中國政治與國際政治;《東岳論叢》,2013年.12期78_85 [3]段蓉萍,圓夢河西四郡哲學與人文科學·中國民族與地方史志;《新疆人文地理》,2015年.03期11_20 [4]王其英,霍去病西征與武威設郡置縣經濟與管理科學;哲學與人文科學·中國古代史;《發展》,2010年.01期151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