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人照顧的嬰兒到博士,養父扛煤氣罐供讀,24年後,親生父母上門拿200萬認親被拒

黄朔 2022/07/13 檢舉 我要評論

剛下班,肖晶晶拿起手邊的電話,發現有幾通未接來電,都是姐姐打來的, 在回撥時,她手上的動作微微有些遲疑,她很怕姐姐開口便是「回家看看爸媽吧。」

在那個家中,她唯一認的親人只有姐姐,她已經在加拿大讀完了博士學位,如今成為了一名教師,已經結婚生子,她不想被那對老夫妻打擾。

「喂,姐,有什麼事嗎?」

「我要參加一檔節目,你來現場為我助威怎麼樣?」

面對姐姐的請求,肖晶晶滿口答應了,轉頭給丈夫打了電話,推遲了讓他去接孩子,自己要找姐姐看看用不用準備些什麼。

興許是多年未見的原因,她想幫姐姐做的事很多,習慣性地空出時間精力,把姐姐交代的事放在優先順序的位置上,家人想要的,只要她可以,她都會盡全力給到。令肖晶晶沒想到的是,在拍攝現場,姐姐不僅將她拉到了後臺,戴上了只有嘉賓才會戴的麥克,上舞臺的時候,她還成為了主角,被主持人問及「家事」。面對「特殊」的家庭情況,肖晶晶沒有想過隱瞞,事實如何,她的表態如何都明晃晃的擺在那裡,即便是再問她一千次,她的回復依舊不會有所改變。

「你願意認你的父母嗎?」 「我不願意」。

 

哭鬧著的嬰兒像是在對這個世界發出最後一點聲音,她已經漸漸沒有了力氣,聲音慢慢地由大轉小,忽然,一雙溫暖的雙手將她從冰冷的竹籃中撈起。這對夫妻便是肖崇陽與祁春蘭。「這大冬天這麼冷,誰這麼狠心啊?」

他們身上穿著有些跑棉絮的棉襖,男人粗糙的大手生疏地抱著嬰兒,女人的面色蒼白的格外駭人,她在竹籃中翻找了幾下,想要看看有沒有留下什麼信物。

肖晶晶從小便惹人喜歡,剛抱回來時,她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睫毛長得也長長的,一看便知是個聰明伶俐的小娃娃。

「這孩子學習不會差」,肖崇陽總會笑眯眯得說,「雖咱是農村家庭,只要她能考上,我們都供,不帶耽誤孩子前途的。」

聽著這話,躺在病床上的祁春蘭有些許心疼丈夫,便說道:

「不累嗎,孩子爹,咱家兩個花錢的,一個掙錢的。」

從1990年,孩子大約3歲的時候, 養家便成為了肖崇陽心中最為沉重的話題

嚴酷的現實卻並沒有繞開他們夫妻二人,名單中明晃晃肖崇陽的名字,他下崗了。養病花錢多,養娃花錢多,這兩種最費錢的情況,同時出現在了這個農村家庭當中,肖崇陽最終還是選擇背起了這兩個「包袱」。

肖晶晶從懂事開始,父親就是在不斷地忙碌,忙到總是等不到他回家吃完飯, 祁春蘭有時便會帶著肖晶晶去工地找他。

肖晶晶看著父親在板車上堆滿了貨物,用力的時候會青筋崩起,一趟趟往返不斷地運送,別的工人拉差不多十趟便收工走了, 父親卻要拉到老闆沒有要拉的貨了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因為貧窮要付出的努力,從小便烙印在了肖晶晶的心中,也成為了她日後刻苦學習的動力和源泉。

他們二人將肖晶晶視如已出,把父母能夠給予的所有寵愛給了肖晶晶一個人。

2001年冬天,肖晶晶摸著獎狀上自己的名字,她想要立刻拿回家給爸媽看看,然後把它粘在那一面全是的獎狀牆上,在她的記憶中,好像只剩最後一塊小小的牆皮可以貼了,算是一種「圓滿」。她與爸爸一同回到家時,肖崇陽停三輪車的功夫,她獨自跑進了家門找媽媽,一路上,她已經把獎狀的來龍去脈和爸爸講過了,她想趕緊再和媽媽講一遍。

還沒進屋,她便聽見媽媽在不停地咳嗽,知道媽媽身體不好,沒想到如今已病得如此厲害,肖晶晶趕緊推開了裡屋的簾子, 結果眼前母親手中拿著的手絹上,竟有一片刺眼的紅,她嚇得鬆開了手中的獎狀。這一切也像在預示著,他們一家人的生活只差一點點,就可以變得完美。

那日,肖晶晶被父親叫到了裡屋,讓她坐在母親的病床前,便轉身離開了,她不懂這樣的反常舉動是因為什麼,卻隱約能夠察覺出母親與她說的,定是一件大事。祁春蘭拉著女兒的手貼在臉上愛憐地摩挲,肖晶晶的神經卻越繃越緊。

圖12

「有些事情本來想一輩子都不告訴你,現在還是有必要讓你知道了。

定了定思緒,肖晶晶誠懇地和母親說道:「我一輩子不會去找我的親生父母,在我心裡,我就是你們的女兒。」祁春蘭看著女兒眼睛中翻動而未落的淚花,心知她內心的痛苦,女兒反而故作淡定地扶著母親躺下,只是在離開的時候,還是不小心打翻了茶几上的茶杯。

話終于說出了口,祁春蘭仿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般,沒過多久,便長眠在了那個冬日。要說「富養」,肖晶晶便是被父母用愛「富養」起來的孩子,雖然物質條件一直算不得優越,她的內心卻是富足的,但當知道自己的身世後,她再也無法如從前一般,簡單的快樂。如今,母親走了,養育之恩大如天,她卻因還是個學生未能為母親做些什麼,便想著把更多的愛,成倍的關懷報答給父親。

而這一切的前提在于,自己擁有足夠的實力,看著在雪地之中,往返于板車與三輪車之間的中年男人,異常佝僂疲憊的身影,她暗暗的下定決心,一定要出人頭地,不辜負父母對自己的期望。本就頭腦聰明,肖晶晶此前學習基礎也不差,她便開始只朝著「第一」努力,成為班級第一以後,向著全校第一努力,不停地鞭策自己,也在很多思念母親的夜裡,輕聲的啜泣。

遇到這對比親生父母還要親的「養父母」,是她的福氣。

成為「女博士」,親生父母出現

「爸,生活費不用打了,我自己已經賺夠了,這學期我還拿到了一等獎學金,完全夠用。」聽到電話那邊,剛上大二的肖晶晶已經能靠兼職養活自己,肖崇陽心疼又欣慰。幾年後,又得知女兒已經考上碩士的消息,肖崇陽更是高興的整夜睡不著。

肖晶晶與父親的想法如出一轍,既然已經選擇了向著頂峰出發,她便不會半途而廢,令他們所有人都感到驚喜的是, 肖晶晶在碩士畢業後,便被成功保送到了加拿大卡皮拉諾大學繼續攻讀動科和獸醫專業博士。

圖16

可沒有幾日的功夫,一對陌生中年男女突然找上了門,他們聲稱是肖晶晶的親生父母,這讓肖晶晶父女倆一時間慌了神。

「我和你父親主要當時想要個弟弟,如果可以,我們願意出200萬」報答你養父母的恩情。

肖晶晶冷漠的看著親生父母,這句「想把你找回來」成了肖晶晶聽過最可笑的玩笑。後來,她的回復均是出奇的一致: 她不願認他們做父母。

圖17

好好的贍養養父,經營好自己的小家庭,是她今後度過人生最幸福的方式,未曾有過愛與被愛體驗,僅僅給過她生命的兩個人,她此生只當是「緣淺」的過客,輕輕的說句再見即可。

生恩與養恩,本應該是合二為一的,但總會有些「特殊情況」,讓當事人不得不在其中做出抉擇。

對于那位已近耄耋之年,為了她付出一輩子辛勞的人,在肖晶晶心中,絕對不是200萬可以隨意打發的,那時她認定的父親,她還要為他養老送終,她還要為「肖家」光宗耀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