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奇人!風水奇術張菊人,一生多次泄露天機,晚年凄慘

yuhang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張菊人是清代嘉興人,早年間讀書,想中舉做官,可是后來發現此路不通,便改道易轍,改學風水雜學。張菊人很快就精于此道,成了當地有名的風水先生。上門來請他看風水、尋墓地的人絡繹不絕。

有一個富戶人家,請張菊人上門幫他家找一處好墓穴。為了確保所找的墓穴風水好,這家人除了請張菊人以外,還請了其他的風水先生。張菊人不管別人,幫著這戶人家選了一處山地,可是其他的風水先生卻覺得這個地方不好,紛紛反對,要富人另選別的地方。這位富戶被這些風水先生一吵,反而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張菊人對富戶說道:「你先聽我的,在我選定的地方向下面挖五尺深,如果沒有挖出來任何奇異的東西,說明這處山地的確風水不好,你再改選別的地方。」富戶覺得有道理,于是找來工人開挖山地。挖到五尺來深,果然神奇的東西出現了:竟然在地下挖出了兩只土龜。那些風水先生也都改了口,說這是一處風水寶地,建議富戶再把墓穴向下挖深一些。

張菊人聽了,連忙勸阻富戶:不能再往下挖,否則就會破壞墓穴的風水。可是富戶卻受那些風水先生的影響,覺得墓穴深一些,福澤也會更加深厚,于是又讓人繼續向下挖。工人又向下挖了一尺來深,挖出了一塊人形松脂,只可惜已經碎成了兩截。富戶大為懊悔,張菊人勸道:「這也是命中注定的的事情,沒有辦法勉強,還是按照我原來所說的安葬先人吧。這里的風水雖然被破壞了,但還是可以保后代平安,只是要想得到福報得在一百年之后了。」

富戶這次不再遲疑,聽張菊人的話,將祖墳選定在這里,并且讓張菊人選定了下葬的日期,請張菊人主持下葬事宜。張菊人剛答應了富戶的請求,又有一家人來請張菊人主持下葬,而且下葬的日期正好與富戶家選定的是同一天。張菊人分身乏術,便讓自己的徒弟去那家主持下葬。徒弟第一次外出單獨主持這麼大的事情,心里沒底,向張菊人討教:「下葬的吉時選在何時?」

張菊人笑道:「你只要看著墓地旁邊的大樹,什麼時候樹上長出魚頭,就是下葬的吉時了。」樹上長魚頭?張菊人的徒弟一臉的疑惑,卻也不敢多問,只得糊里糊涂地照著去做。他來到這家的墓地,工匠們已經將該做的事做好,只待一聲令下,就可以抬棺下葬。小徒弟兩眼盯著墓地邊上的大樹,驚疑不定地等著,心里卻暗自覺得荒唐:魚兒生在水中,樹上怎麼會長出魚來?

這時墓地周圍站著許多人看熱鬧,有一個人剛好從街上買了兩條魚回來,從這里經過,也想湊熱鬧。他站在人群后面,看不見里面,就提著兩條魚爬到樹上,將魚拴在樹上,站在樹上看。小徒弟正在焦急地等著,猛然間一抬間,忽然發現樹上真的長出魚頭來,他又驚又喜,連忙一揮手,咐咐工匠:「吉時已到,下葬!」

張菊人除了相看墓穴,也幫人看相算卦,預言吉兇,往往都很靈驗。有一位浙江巡撫,聽說張菊人的大名,花錢請他到自己身邊做幕僚。平時張菊人幫著巡撫占卜一些日常事務,沒有一件不準確的,正好巡撫打算維修官衙,便讓張菊人幫著選定官衙的方位。張菊人選好方位呈給巡撫看,巡撫有點皺眉,覺得方位有點偏,想讓張菊人將方位改一下。張菊人說道:「改動一下也是可以的,只是改過之后,官衙百年之內,必定會毀于大火。」巡撫聽他這樣說,便不再改動了。

這一天早上,巡撫又讓張菊人卜算今天有沒有大事發生,張菊人算了算,對巡撫說道:「今天晚上府上會有添丁之喜。」巡撫又問生的是男是女,張菊人說道:「是個男孩。」巡撫聽了,笑著直搖頭:「我家中只有老妻,年紀已近花甲,她怎麼能生個男孩?」正說著,看門的家人進來稟報:「公子帶著夫人回來了!」巡撫大吃了一驚,連忙將人接進府中。原來他的兒子兒媳結婚快一年了,兒媳有了身孕,非要去金陵看望老丈人,正趕上老丈人奉命遠調他省,就打發他們小兩口回來。他們坐著船,行駛了四天四夜這才回到杭州。當天晚上,巡撫的兒媳果然生下一個兒子,應證了張菊人的卜算。

張菊人在杭州城中是個名人,經常有人請他赴宴。這一天,又有人請張菊人晚上去喝酒,張菊人卻似乎有點為難,一直沒有答應按時前去。一直到了傍晚,張菊人躊躇再三,這才讓人雇了一頂轎子抬著他前去,而且吩咐轎夫就在那里等著他。

到了酒桌上,酒席還沒有結束,他就假裝喝醉了不勝酒力,離開酒桌,悄悄來到屋子角落處,把身上的衣服褲子全脫了下來,光著身子登上轎子,讓人將他抬了回去。主人還以為張菊人喝醉了,自己主動離席回家,也不在意,繼續與其他賓客把酒言歡。酒席一直持續著,到了二更天,鄰居家里不小心失了火,大火焚燒蔓延起來,將周圍的人家也殃及在內。酒席上喝酒的人猝不及防,加上喝多了酒,一時之間沒有幾個人能得以幸免。

事后有人替張菊人感到慶幸,張菊人說到:「其實我也是命數該死于火災的人,我把衣服脫下來放在那里,用來代替自己,這才得以幸免于難而已。」

到了晚年,張菊人的兩只耳朵全聾了,跟別人交流只能靠用筆在紙上書寫。張菊人于是再也不替人占卜看風水,他對別人說自己耳聾也許就是因為泄露了太多的天機的緣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