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得知武松斷臂后,對吳用說了句話,武松懂了,留下照顧林沖

yuhang 2022/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還敢囂張否?

魯智深活捉方臘后,草頭天子方臘的起義,算是被平定了。而梁山好漢們也徹底變「涼」,所謂「十去七八」。誰都清楚,此刻再也沒有底氣,敢跟高俅等人,其實就是跟皇上大哥叫板了。

遙想梁山初招安之時,高俅等人就強烈要求,必須把梁山108將拆分,可別扎堆在一起了。那時連宋江都敢硬剛,表示:「 我等眾頭領生死相隨,誓不相舍。端的要如此,我們只得再回梁山泊去!

結果「 天子大驚,急宣樞密院官計議」,雖最終勉強同意了梁山的請求,但從此梁山就成了一塊又臭又硬的「磚」,先拍服了遼國,然后田虎、王慶也紛紛被拍倒,好在,這群「賊性不改」的人,拍完方臘后,終于散架子了——還敢囂張否?

是啊,還敢囂張否?其實就是擺在這些,活下來的梁山好漢面前最大的難題。

有看得透的,如魯智深,他立下了這麼大的功勞,卻拒絕回京受封,對宋江表示「只圖有個囫圇尸身就強了」,還想要啥?咱還配要啥——

有內藏乾坤的,如燕青和李俊,嘴里高喊都聽從宋哥哥的。實則都在盤算,如何擺脫宋江。結果一個不辭而別,一個裝病出走。

還有得償所愿的,如朱仝、關勝、呼延灼這些人,本來就不想跟宋江玩,彼此不是一路人,如何玩到一起?卻被宋江逼著非要一起玩,如今這惡心的游戲,可算結束了。

所以,宋江被毒死后,為啥沒人替他報仇?估計朱仝這些當時手握兵權的人,心里開心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替宋江報仇!自一開始就「道不同」。

當然,還有一大部分好漢是隨波逐流的。如阮小七,都穿了方臘的龍袍,卻還不知死活地敢回去——不能說七爺傻,只能說七爺真豪情,沒那麼多歪心眼。所以七爺最終雖剝官回鄉,卻還是那麼坦蕩,逍遙,60善終。

不過,在所有活下來的梁山好漢中,武松明顯成了另類。不僅是宋江的結義兄弟,還是一位「假行僧」。

按理說如今回京受封,也算是人生巔峰一刻,能名正言順地娶妻生子。

須知宋江勸魯智深時,第一句就是「 今吾師成此大功,回京奏聞朝廷,可以還俗為官,在京師圖個蔭子封妻,光耀祖宗,報答父母劬勞之恩」

武松本來就是枚「假行僧」,吼一嗓子「不是我不明白,江湖變化快」,就回京「 蔭子封妻,光耀祖宗」是不是非常順理成章?奈何武松卻拒絕回京受封,武松這是為何?大致有兩種意見。

二、武松為何拒絕回京受封?

其一:武松跟宋江面和心不和。證據便是宋江提出招安時,武松第一個拍桌子怒吼反對,所以最后才拒絕回京受封。

不過這個理由,是經不住推敲的。因為這屬于武松的性格,當年在柴進府避難時,武松不也是這種性格嗎?也就是說,武松坦蕩,敢于提出反對意見罷了。若武松真跟宋江面和心不合,那麼在盧俊義上山,宋江讓位時,吳用為了阻止,便偷偷向武松使眼色。

果然武松心領神會,帶頭鬧將起來,并且連魯智深都炸了,第一次喊出,若宋江敢讓位,那就散伙。意思就是說,我們二龍山是奔著你宋江來的。

而且就算是武松反對招安,可當宋江執意推進招安,直至招安成功,為啥不見武松再有什麼反對態度?反而是跟著宋江去汴梁,找李師師啥的,哪一次都有他!故而這第一條理由,不成立!

其二:武松精明,看出招安無好結果。說武松精明是沒錯的,尤其是最反感別人替他安排人生。

比如血濺鴛鴦樓后,武松假扮行者跟宋江相遇在孔家莊,當時宋江要去清風寨,武松要去二龍山。宋江就勸武松,到了二龍山,攛掇著魯智深和楊志一起招安。

結果武松去了二龍山后,根本不提這事,反而后來帶頭反對招安。為何?因為武松已經被現實毒打得,對生活失去了希望,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徹底躺平了。而招安,卻是進取之路,武松曾在這條路上,多次差點被搞死。這才是武松反對招安的理由。

所謂的精明,其實就是自知之明。武松顯然就是極有自知之明的好漢。所以,這第二個理由,堪稱說得非常有道理。以武松那種囂張、富有正義的性格,和其慘痛的經歷,使得武松知道,自己就不是當官的料。

這種精明,很苦澀,卻恰好又是武松最難能可貴或說閃光之處。尤其是跟宋江一比,就更顯得武松是「天人」。

不過筆者卻認為,除了以上這兩種主流意見外,還有一種更有道理,因為是《水滸傳》給出的邏輯,概括說來就是一句話:武松對宋江絕望。

三、武松斷臂后,宋江說了句話

在央視版的《水滸傳》中,武松斷臂后言稱自己成了廢人,拒絕回京受封時,宋江曾幾乎哭著說:不行,就是背也要把你背回去。實則這也太美化宋江了。

須知在《水滸傳》原著中,宋江僅說了四個字「 任從你心」,然后就不管武松了,直至離開前,才讓武松照顧風癱的林沖。

顯然這里就出現了一個疑問,在武松強調自己的是廢人時,為何宋江沒有展現出大哥風采,卻立馬順桿爬,一點都不挽留武松?答案就在武松剛剛斷臂之后。

那是武松被包道乙用飛劍砍傷,隨后自斷一臂后,魯智深追擊去了也不見了蹤影。很快宋江就得知了消息,當著其他兄弟的面,幾乎哭喊著對吳用說:「 武松已成廢人,魯智深又不知去向,不由我不傷感!

吳用勸道:「 兄長且宜開懷,即目正是擒捉方臘之時。只以國家大事為重,不可念弟兄之情,憂損貴體。

這是《水滸傳》中,第一次出現「廢人」之說。恰是出自宋江之口,用在了好兄弟武松身上。也就是說,自武松斷臂這一刻起,對宋江來言,武松就不再有任何價值了。

如此,直到魯智深活捉方臘,接著圓寂而去后, 宋江看視武松,雖然不死,已成廢人。武松對宋江說道:「小弟今已殘障,不愿赴京朝覲,盡將身邊金銀賞賜,都納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己作清閑道人,十分好了。哥哥造冊,休寫小弟進京。」宋江見說:「任從你心。」(出自《水滸傳》)

這是《水滸傳》第二次出現「廢人」,依然是用宋江的視角道出。武松卻只認「 今已殘障」,所以不跟著你回京受封,就在六和寺里出家了。

這就是宋江!倘若說朝廷,完全把他當工具人的話,那麼宋江則是把梁山兄弟們,都當成了工具人,哪怕結義兄弟,一旦斷臂就成廢人,失去了使用價值,就要不得了,該丟棄了!

顯然武松懂了宋江的心思,所以對宋江徹底絕望。于是只強調殘障,拒絕跟著宋江回去,意思很明白,你宋江對我這種態度,就算自己回去,也是自取其辱,何必呢?

這其實也是武松有「自知之明」的表現。依如他反對宋江招安一樣,是滿含著苦澀。

同時林沖跟武松一樣,也在此刻,在宋江眼中成為了負資產,「廢人一枚」,誰讓林沖得了風癱呢?

須知楊志得病時,就被宋江丟下,身邊一個兄弟沒留,理由是還要完成征討方臘的任務,任由楊志自生自滅。

如今林沖也是這種待遇,留下一個廢人武松照顧他。所以難怪宋江一聽武松不回去了,就連忙答「任從你心」,一點都不挽留,原來是「廢物利用」。

為何《水滸傳》越說宋江仁義啥的,讀者就越惡心他?只因細節在魔鬼……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