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交通事故去世,母親56歲生下雙胞胎:為了倆孩子,我想活到100歲

黄朔 2022/08/06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你是一名女性,你會愿意在56歲的年紀在生孩子嗎,我想絕大多數女性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然而北京的郭敏女士卻毅然決然的​決定上手術臺,不顧高齡產婦的現實冒險產子,郭敏為何這麼堅決的在高齡時生孩子,她又有什麼隱情呢?

郭敏,1954年出生于南昌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從小學習成績不錯的郭敏中專畢業后,順利進入一家國企當會計。

在​郭敏​26歲的時候,她和單位的一位同事結婚了,第二年便生下了大女兒劉令輝。

劉令輝從小就乖巧懂事,學習十分用功,令​郭敏​非常疼愛,她想要給女兒一個好的未來,于是,便跟丈夫商量,打算移居北京,女兒在北京上學和生活,肯定是更有前途的。

但郭敏的提議遭到了丈夫的極力反對,郭敏的丈夫是一個思想比較傳統的人,他認為郭敏不安分,太折騰,一家人待在南昌挺好,沒有必要去北京。

后來,夫妻倆因為這件事情經常吵架,最終感情不和失婚,劉令輝的撫養權給了郭敏的丈夫。

歐洲有一句俗語,母親是孩子未來命運的創造者,郭敏深深​地​明白這個道理,她并沒有放棄自己的計劃,失婚不久之后,郭敏辭去了國企的工作,一個人只身前往北京,打算先在北京打拼,等在北京站穩了腳之后,再把女兒接過去。

在北京打拼的這幾年,​郭敏​幾乎把所有的收入都以女兒的名義存了起來,她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女兒過上最好的生活。

2001年,​郭敏​到北京的第四年,她和首鋼退休工人任大華重組了一個家庭。

在北京穩定下來之后,2002年郭敏便把女兒接到了北京,為此​郭敏​還在朝陽區買了一套房子,方便女兒在北京上班。

本來一切都安排妥當了,但一場交通事故,讓這些計劃戛然而止。

在2003年,因為非典的緣故,劉令輝便離開北京回了老家,而這一別就讓​郭敏​和女兒天人永隔。

2005年的11月21日,​郭敏​在公交車上接到女兒姑姑的短信,短信內容說:劉令輝發生交通事故去世了,當時​郭敏​一下覺得天昏地暗,就像天塌了似的。

對于51歲的​郭敏​來說,這種中年喪女的打擊是致命的,更何況女兒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郭敏回到老家時,女兒的遺體已經火化了,她沒有見到女兒最后一面便又回到了北京。

那段時間​郭敏​總是把自己關在屋內,每天拿著女兒的照片看上半天,​看著看著​就會情不自禁地流淚,​郭敏​吃不下也睡不著,整個人骨瘦如柴。

郭敏的第二任丈夫任大華看到她這個樣子,也是非常痛心,多次勸郭敏想開一點,俗話說時間可以讓一個人失去所有,但唯獨割舍不掉的就是親情,郭敏對于女兒的那份親情,是始終無法淡忘的。

郭敏消沉了很長時間,還得了偏頭痛,她甚至還產生過輕生的念頭,直到一條新聞闖入了郭敏的視線,她灰暗的生活才有了一絲曙光,新聞上說日本有一位大媽,因為失去了孩子,在60歲的時候,通過胚胎移植技術,成功生下了一個兒子。

這條新聞讓​郭敏​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別人60歲都能生,自己才54為什麼不能生,并且​郭敏​固執​的​認為,再生的女兒,就是​逝去​的女兒又來找媽媽了。

對于老婆產子,第二任丈夫任大華是十分反對的,理由有兩個,第一擔心妻子​的的​身體,萬一孩子沒生下來,妻子受到接二連三的打擊是否能夠承受得住。

第二,家里的條件也不是太好,孩子生下來,他們年齡都不小了,拿什麼去養活孩子。

對于丈夫的分析,​郭敏​雖然有聽,但是她生孩子的決心,猶如吃了秤砣,鐵了心。

于是,不顧丈夫的反對郭敏去了幾家北京公立醫院,咨詢胚胎移植相關的事情,但當醫生聽說是一位54歲高齡的女人要做胚胎移植,都有些驚訝,直言勸她放棄。

其實胚胎移植技術并不難,只是很少有醫生給超過50歲的女人做胚胎移植,不管是為了​郭敏​的安全考慮,還是為了醫院的聲譽,幾乎所有的醫院都拒絕了​郭敏​。

但郭敏始終沒有放棄,經她打聽后得知,北京朝陽有一家私立醫院擅長做胚胎移植,這家醫院不僅引進了國外的先進設備,負責人劉醫生還是留美博士,​郭敏​把這家醫院當成了最后的希望,見到劉醫生后便苦苦哀求。

劉醫生最后也有些動容了,沒有拒絕郭敏的請求,而是讓她先做一個檢查,然后視情況而定。

檢查結果出來后,給了郭敏一線希望,她的子宮還沒有萎縮,是可以做胚胎移植的。

于是,在修養一年后,55歲的郭敏讓劉醫生給自己同時移植了3個胚胎,接下來的時間,郭敏每天都是小心翼翼,擔心流產,為了保胎她每天還要喝三碗豆漿。

最終,三個胚胎保住了兩個,​郭敏​在2010年4月6日剖腹產生下一對龍鳳胎,取名為任嘉彬和任嘉儀,正是這兩個孩子,讓​郭敏​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56歲產子,這是何等​的​不易,孩子一出生​郭敏​就疼愛有加,看護孩子的時候,總是抱一抱任嘉彬,又親一親任嘉儀。

兩個小生命的誕生,給他們一家人增添了無盡的快樂,不過他們也要面對現實生活中的一些問題,比如說住房擁擠的問題。

任大華有一個兒子,已經36歲了,還沒有成家,這一家子就擠在一間不大的房子里也不是辦法。

于是,郭敏和任大華商量了一下,便把現在住的房子留給了這個兒子,夫妻倆帶著任嘉彬和任嘉儀,在昌平區租了一個房子,每個月的租金是600元。

盡管當時的昌平區物價并不高,但要想養兩個孩子,還是需要一大筆錢。

任大華和郭敏的退休金加在一起還不到5000元,保證兒女的基本生活是沒問題的,但要想給兩個孩子一個好的未來還是不夠的,為此,郭敏只得找工作,她面試了幾家公司,但都因為她的年紀大而被拒之門外。

就在這段時間,噩運再次降臨了這個家庭,2013年的7月,六十五歲的任大華突然暈倒,被送到醫院后診斷為腦梗,​郭敏​只能是一邊照顧兩個孩子,一邊去醫院照顧老伴,好在五個月之后任大華出院了。

不過出院后任大華的身體從此垮了,生活自理尚且有些力不從心,更不要說照顧​郭敏​和兩個孩子了。

后來任大華提出要回大兒子那邊住,讓他的大兒子照顧他,這樣​郭敏​就可以專心照顧任嘉彬和任嘉儀了,​郭敏​無奈地同意了。

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庭,因為任大華住院更是雪上加霜,另外任大華的退休金只能用于他自己的生活,而​郭敏​可以用在兩個孩子身上的生活費就只有一千五塊錢了。

為了省錢,​郭敏​帶著兩個孩子去租更便宜的小房子,盡管房子只有十多平米,但每個月能省下兩百塊錢的房租。

可錢哪是省出來的,而是賺出來的,所以​郭敏​再次萌生了出去打工的念頭。

最終,郭敏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利用她高級注冊會計師的身份,幫助公司做賬,每個月可以得到200元的報酬,郭敏為了多掙錢,同時接了7家公司的兼職。

女子本弱,為母則強,從此除了照顧兩個孩子,郭敏就把全部的時間都​投入到​工作中,無數個夜晚,郭敏把孩子哄睡了之后,便開著臺燈努力地工作,直到凌晨一兩點她才會休息,每天睡眠的時間只有四個小時。

另外,做好的賬本,還需要​郭敏​親自給公司送過去,而這些公司有的在海淀,有的在大興或者房山,​郭敏​除了坐車還要步行,不過她從來沒有抱怨。

她自己曾說:「自從生下兩個孩子后,自我感覺整個人年輕了十歲,只要兩個孩子健康成長,我就算​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畢竟這對子女不僅是​郭敏​生命的延續,還是大女兒劉令輝在這個世界上足跡的延續。

孩子到了三歲的時候,就會非常活潑好動,任嘉彬和任嘉儀也是如此,他們會在床上或者地上亂爬,也很容易​摔到​或者磕到,為了在工作的時候不分心,​郭敏​會在兩個孩子的腰上拴一根帶子,然后把帶子的另外一頭系在床頭的桿子上。

兩個孩子到了上幼兒園的年齡,​郭敏​每天都要花半個小時親自送他們上學,到了過馬路的時候,四周的車輛非常多,​郭敏​都會抓緊兩個孩子的手,擔心悲劇重演。

看到兩個孩子進了幼兒園的校門,​郭敏​才會放心地離開,回到家中,又一頭扎進工作中,中午的時候連一個雞蛋都不舍得吃,只吃一​袋​方便面或者是饅頭加咸菜,下午繼續做賬,到了4點多鐘,這才出門去接孩子。

為了給兩個孩子補充營養,郭敏會隔三差五地給他們做一碗雞蛋糕,而郭敏自己卻喝蘿卜湯,她想把最好的都給孩子,俗話說父恩比山高,母恩比海深,這在郭敏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兩個孩子最喜歡吃魚,​郭敏​就經常給他們煮魚湯,還要精心地把魚刺都挑干凈,為了買到更新鮮而且更便宜的魚,​郭敏​會坐公交車,去郊區的農村集市,每一條魚可以省下來十塊錢。

​郭敏​在生活中總是精打細算的,想要多省下一些錢,留著給兩個孩子上學用,所以她會把一條魚切成四段,每個星期用一段魚肉熬湯,這樣一條魚就可以吃一個月了,讓兩個孩子在長身體的時候,不至于營養跟不上。

​郭敏​認為對兩個孩子,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愧疚的,畢竟在生活上還是苦了他們,但單純的孩子無法體會生活中的艱辛,也不會埋怨母親。

對于兩個孩子來說,即使母親所發出的光亮再微弱,也依然可以溫暖他們的內心深處,任嘉彬和任嘉儀看到郭敏的時候,都會去擁抱她,經常說一句:「媽媽,我想你了。」

就算平時再不容易,但這一刻,郭敏還是充滿了欣慰,也鼓起了面對生活中困難的勇氣,兩個孩子在郭敏的照顧下茁壯成長,郭敏認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6年,兩個孩子讀完了幼兒園,到了上小學的年紀,​這時​一件幸運的事情降臨到了郭敏的頭上,她在早年給大女兒買的那套房子被劃為了一個小學的學區房,郭敏帶著兩個孩子搬進了這套房子里,這麼做是為了讓兩個孩子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

常年的勞累,讓上了年紀的郭敏身體有些吃不消了,某一天她在做家務的時候,扭到了腰,她本以為過幾天就能好,但腰部卻越來越疼,最后郭敏只能去醫院看病,好在是小毛病,吃幾天藥就好了,但醫生囑托郭敏以后要多注意身體。

郭敏并沒有聽醫生的勸,依然是每天日夜操勞,畢竟兩個孩子上了小學之后,生活費和學費都會增加,這些都需要郭敏打拼出來,她不是不想休息,而是不能休息。

2017年,為了兩個孩子傾盡所有心血的郭敏病倒了,得了腔隙性腦梗,住院治療了一段時間后,病情得到了控制,但郭敏不得不多休息,所以她辭去了五份兼職,每個月的收入大幅度縮水,這讓郭敏非常擔心兩個孩子的未來。

作為兩個孩子的親生父親,任大華面對任嘉彬和任嘉儀時感情是有些復雜的,他非常喜愛這兩個孩子,但又后悔生下他們。

任大華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他提出了一個建議,送走一個孩子給別人撫養,既然當初​郭敏​只想生一個女兒,那麼就送走任嘉彬,只留下任嘉儀。

但這個建議遭到了郭敏的回絕,性格要強的郭敏非常有韌勁,她認為不管生活多麼艱苦,也不能把任何一個孩子送走,而且郭敏表示,以后兩個孩子不用任大華管,兩個孩子的未來她一個人會承擔。

2018年,任大華因病去世,兩個孩子這時只有八歲,他們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母親郭敏了。

而郭敏突然覺得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她會擔心自己的身體,畢竟她這個時候已經64歲了,之前還得過腦梗,如果她也去世了,那兩個年幼的孩子可就無依無靠了。

​郭敏​給兩個孩子的未來做了一個規劃,等任嘉彬和任嘉儀小學畢業時,郭敏已經70歲了,有可能無法再照顧兩個孩子,更不要說等到兩個孩子大學畢業,所以​郭敏​想讓任嘉彬和任嘉儀國中畢業后就去讀技校。

只要讀完了技校,那麼兩個孩子就有了謀生的技術,以后走入社會后就可以養活自己了,可憐天下父母心,這也算是​郭敏​的一片苦心。

漸漸衰老的​郭敏​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兩個孩子,她在生活中總是小心翼翼地保養自己的身體,很怕一不小心身體就出了問題。

醫生曾經提醒​郭敏​,她很可能有中風的危險,這讓​郭敏​非常擔心,每天都看電視里的養生節目,學習預防中風的知識。

人的一生都要面對生老病死,沒有人可以逃脫這個規律,​郭敏​想要在自己活著的時候,再為兩個孩子盡一份力量,在人生的最后時刻,默默地給孩子提供一份守護,為他們做最后一次護航。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不在,人生只剩歸途,​郭敏​有一個心愿,她希望自己可以活到一百歲,那樣就可以再多陪陪兩個孩子,也讓兩個孩子晚一點成為孤兒,她還想要親眼看一看兩個孩子結婚的時刻。

而對于任嘉彬和任嘉儀來說,​郭敏​所付出的一切,不光是給他們帶來了好的生活,還有在他們長大成人之后,一想到母親,就會感到溫暖,內心充滿了力量,有了克服困難的勇氣。

任嘉彬和任嘉儀兄妹倆也知道母親想要長久​的​陪伴他們,于是這兩個孩子會去收集一些長壽的方法,任嘉彬平時喜歡看漫畫,他從漫畫書里學到了一個活到一百歲的方法。

于是他趕緊告訴郭敏:「媽媽,書里說只要連續喝1200個月的牛奶就可以活到100歲。」郭敏聽完后笑了笑,忽然覺得兒子漸漸懂事了。

​郭敏​把活到一百歲當成了一種生活信念,并且每天都朝著這個目標努力,腦梗成了​郭敏​奔向目標的一個阻礙,她每天早上都要吃一片阿司匹林來降低血脂,防止腦梗失控。

​郭敏​平時生活中會精心照顧自己的身體,哪怕是一些小毛病,​郭敏​都會盡量避免。

比如到了氣溫低的時候,她出門時都會​戴著​很厚的毛絨帽子,并且把整個頭部都包裹地嚴嚴​實實​​的​,防止著涼或者中風,醫生曾經提醒過她,在生活中要防止中風,否則會加重腦梗。

生病成了​郭敏​最大的敵人,為了她和兩個孩子的健康,她制定了一個嚴格的飲食計劃:「每個人早上吃一個煮雞蛋,喝​一瓶​酸奶,用來補充營養,晚上吃面食,有利于消化,對腸胃有好處,吃飯時經常吃姜和蒜,前者用來祛濕,后者用來預防感冒,每個星期二和星期三煮綠豆水喝,綠豆水解百毒,也可以預防感冒。」

要想長壽,充足的睡眠是必不可少的,​郭敏​不再像以前那樣熬夜工作,而是早睡早起,每天都在十點前睡覺,并且要保證7個小時的睡眠時間。

在睡覺前,​郭敏​會做一下養生運動,扎一個馬步,做一下八段錦中的動作,然后閉上眼睛,用手輕輕敲打自己的頭部,這一刻她讓身心都放松下來,心態也漸漸平和了,她知道養生學中有一種說法是病由心生,放松心態身體才會健康。

郭敏堅持認為,心態上焦急、悲觀、不開朗和孤寂都對身體不好,所以她漸漸養成了遇事不急不躁的心態,另外遇到困難不悲觀,要學會開導自己。

​郭敏​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會把電視的聲音調大一些,讓家里顯得很熱鬧,避免她的內心處于孤寂的狀態,另外​郭敏​會盡量和孩子多說話,讓她自己和孩子都保持一個開朗的心態。

心態好,飲食少油少鹽,多運動多休息,​郭敏​在生活中會嚴格執行這些養生法則,她相信自己按照這個軌跡走下去,會實現活到一百歲的目標。

郭敏的事情被媒體曝出來之后,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有些人贊美她偉大的母愛,另外還有一些人批評​郭敏​自私,不顧家人的反對,在晚年生下了兩個孩子,結果拖累了家人,兩個孩子的未來也沒有著落。

記者采訪​郭敏​時問了一句:「你在晚年很貧困的情況下,生下了兩個孩子,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有沒有過一絲的后悔。」

郭敏當機立斷地回答了記者:「我不后悔,這些年從來沒產生過后悔的念頭,我沒有像別人那樣安享晚年,但我對自己的晚年已經很滿足了。」她的語氣中依然體現出她要強的性格和骨氣。

面對外界的不理解和質疑,​郭敏​更多的時候是保持著沉默,只有當她和失獨的父母一起聊天時,才會打開話匣子。

​郭敏​的情況,應該放到一個群體中去看待,這個群體就是失獨家庭,截止到2014年,我國失獨家庭已經達到了110萬。

而​郭敏​曾經也是這110萬家庭中的一個,也正是因為經歷了失獨的悲痛,才讓​郭敏​在晚年的時候,渴望再生育一個孩子,而在​郭敏​的身上,人們也看到了中國傳統母親的堅強。

現在的家庭基本上都是一個孩子居多,萬一失去孩子,整個家庭恐怕會毀于一旦,而現在失獨的家庭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社會給予失獨家庭經濟幫助和關愛,為他們傳遞一份溫暖,相信以后會有越來越多的失獨家庭從悲傷中走出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