嫪毐為何讓趙姬那麼癡迷?司馬遷道出了其中的原因

yuhang 2022/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秦始皇嬴政橫掃六國,并讓書同文、車同軌,讓大一統的觀念深入人心,奠定了中國兩千余年基本政治格局,可謂「千古一帝」。

可有個「太監」 不但和秦始皇的母親趙姬媾和,并生下兩個孩子,還在公開場合宣稱是秦君的「父親」。

他甚至糾集門客想要起兵造反,推翻秦始皇的統治。這個人,就是長信侯嫪毐。

在很多關于始皇帝的影視作品中,都有趙姬和嫪毐的身影。

趙姬身為一國之太后,不守婦道,禍亂宮闈,與包括丞相呂不韋在內的多名壯男有染,而嫪毐正是趙姬最寵愛的一個。

趙姬為了嫪毐可以破壞后宮規矩,讓他免于凈身之刑,還能不顧流言蜚語,為嫪毐誕育子嗣。

趙姬一心想與嫪毐長相廝守,竟然借著卦象不吉之名從后宮搬到了雍地。

為了討嫪毐歡心,趙姬封他當長信侯,并把山陽送給嫪毐當他的封地。

不知收斂的嫪毐, 還把太原改名「嫪毐國」,招募了數千名舍人。

因為獨得太后專寵,就連朝中的大臣也都提著禮物前去拜訪。

嫪毐的野心日漸膨脹,最后竟然想直接除掉秦始皇,讓自己的兒子當君上。

沉溺于男色的趙姬并沒有出手反對,而是默默的支持。

以至于后來東窗事發, 趙姬還一心為嫪毐求情,不讓秦始皇殺掉他。

那麼,嫪毐究竟有何魅力,為何讓趙姬那麼癡迷?在《史記》中,司馬遷道出了其中的原因。

秦始皇母親的情人

故事的源頭,還要從秦始皇的父親嬴異人去趙國當質子說起。

嬴異人是安國君最不疼愛的兒子,所以當趙國提議讓秦國派名質子前去時,安國君毫不猶豫地把嬴異人送到了邯鄲。

嬴異人在本國都不受待見,在趙國的地位更是低微的可憐。

待了一段時間,秦、趙兩國還爆發了戰爭,嬴異人的生活變得更加窘迫,不僅出行沒有車馬,甚至都吃不上一頓飽飯。

「大企業家」呂不韋是個典型的投機者,他認為嬴異人「奇貨可居」,又是給他送禮又是帶他吃喝。

《史記》記載,某天, 嬴異人正在呂不韋家中喝酒,他看上了翩翩起舞的趙姬。

呂不韋思前想后,覺得不能掃了嬴異人的興,于是,趙姬就成了嬴異人的夫人。

在呂不韋的左右疏通下,華陽夫人認嬴異人為兒子。

安國君駕崩后,嬴異人名正言順地當上了大王,也就是秦莊襄王。

嬴異人剛當了三年的君父,就生病離世,可當時的趙姬才不到三十歲。

而呂不韋剛好又是朝中的股肱之臣,所以 趙姬和呂不韋又再次舊情復燃。

嬴政一天天長大,也在一點點從呂不韋手中奪回權力。

謹小慎微的呂不韋察覺到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不能再繼續和趙姬不清不楚。

何況,當年的趙姬不過是自己府上的一名舞姬,如今的她卻是母儀天下的王后。

若不盡快脫身,恐怕情況不妙。

呂不韋就想找個棋子偷梁換柱的頂替自己,好從旋渦中全身而退。

這個棋子,正是嫪毐。

嫪毐不過是街頭的一個小混混,可他長相魁梧,身姿挺拔,還有「特異功能」。

呂不韋聽說后,馬上找到嫪毐,給他金銀財寶,將其收為門客。

呂不韋當然不能明目張膽地把嫪毐送給趙姬,他要讓趙姬主動問自己要。

呂不韋每天在家里大排筵宴,款待各路達官貴胄和他們的家眷。

興頭一起,他就讓嫪毐表演「特異功能」。

《史記》云:「使毐以其陰關桐輪而行」,這場演出下來,在場的男賓嘖嘖稱奇,女賓們也是羞紅了臉。

嫪毐的異能一傳十,十傳百,傳到了太后趙姬的耳朵里。

趙姬馬上找來呂不韋,問他嫪毐的具體情況。

呂不韋添油加醋地夸大了嫪毐的「異能」,趙姬一聽怦然心動,她讓呂不韋趕緊把嫪毐帶進宮來。

宮闈之地是不允許有其他男人的,因為要防止他們和寂寞的妃子有染。

所以,男子進宮侍奉前都要先凈身,這就有了太監。

回家后呂不韋左思右想,計上心來。

當年秦朝有個刑罰叫腐刑,簡單來說就是割掉生殖器官。

呂不韋安排嫪毐當街調戲婦女,這就犯了奸淫罪,按照律法當被判處腐刑。

然后呂不韋又給行刑官塞了銀兩,讓他不要真的動手。

所以, 嫪毐就成了「假閹人」。

呂不韋讓嫪毐在家練習太監的行為舉止,還用手拔掉了他所有的胡子。

一個月后,嫪毐以進宮干力氣活的名義成功來到了趙姬的身邊。

趙姬一見嫪毐就沉迷得無法自拔,一步登天的嫪毐也是非常謹慎,全心全意地伺候著趙姬,哄她歡心。

《史記》評價道:「太后私與通,絕愛之」,趙姬為了和嫪毐長相廝守,甚至給他生了孩子。

趙姬這麼做是冒了很大風險的,她身為太后,嬴異人又去世多年,卻突然間給當朝君王生了兩個弟弟。

這件事情一旦被始皇帝或大臣們得知,趙姬必將身敗名裂。

趙姬為免敗露,謊稱卦象不吉利,就和嫪毐一起搬到了雍地。

得意忘形,從閹人到天子后爹

嫪毐見太后給自己生了兒子,還一起搬了出來,漸漸地有些恃寵而驕。

他不再滿足于跟在趙姬后面「狐假虎威」,還想要自己的權勢。

嫪毐就在趙姬那里吹枕邊風,趙姬也是聽他的。

趙姬找來呂不韋,先是夸了嫪毐一通,接著表示要給嫪毐封侯。

呂不韋一聽大吃一驚,直言「閹人」封侯不符合祖制。

趙姬大笑道:「我到今天才知道他是個閹人」。

在趙姬的施壓下,呂不韋只好找秦始皇說情,接著,趙姬又向秦始皇旁敲側擊。

經過兩人的一唱一和,嫪毐「喜提」長信侯和住地山陽。

不久后,嫪毐又得封地太原,他還把名字改成了「嫪毐國」,這就是太原古稱「毐國」的由來。

一夜之間,嫪毐從「太監」成了侯爺,招賢納士,廣攬門客三千,而嫪毐和呂不韋也形成了競爭關系。

秦朝在嬴政的統治下愈發強大,很多小國都想辦法來送禮求和。

當然, 他們不能直接找秦王說情,必須有中間人引薦。

以往各國的使節都是去找呂不韋,可隨著嫪毐權勢漸起,使節們就拋棄了呂不韋,轉投嫪毐。

燕國太子丹為了討好嫪毐,甚至給他送了一件君王才有資格佩戴的寶玉。

此時的嫪毐風頭正盛,就連呂不韋都要讓他三分。

呂不韋的心機遠在嫪毐之上,他知道嫪毐如今是太后眼前的大紅人,不再是那個自己可以頤指氣使的地痞流氓。

因此,即使嫪毐搶了呂不韋的風頭,呂不韋也沒有與其作對。

而嫪毐畢竟是個沒有文化的市井小人,沒有政治韜略,也不懂韜光養晦。

俗話說「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如嫪毐這樣放浪形骸難免會招來禍端。

有一天,嫪毐在府邸上和一位貴族大臣喝酒作樂。

酒過三巡,他們兩人就玩起了賭博游戲。

已經喝得大醉酩酊,玩鬧中就發生了口角,最后甚至大打出手。

醉意朦朧的嫪毐直接對著那人說:「吾乃王上之假父也,窶人子何敢乃與我亢!(我是當今大王的繼父,你這種卑賤之人竟然敢和我對抗!)」

此人聽后,馬不停蹄地去皇宮,將嫪毐的言行如實匯報給秦始皇。

滿朝文武都知道嫪毐和太后通奸,可這畢竟是皇帝的家事也有損國威,自然沒有人在明面上提。

嫪毐敢當眾夸下海口,自稱是君王繼父,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家都議論著要如何處置嫪毐。

嬴政對趙姬和嫪毐的茍且之事早有耳聞,只不過沒想到嫪毐這麼大膽。

秦始皇聽聞,爆發了雷霆之怒。

醒酒后的嫪毐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很害怕自己會被殺。

嫪毐當然恨自己喝醉了胡言亂語,可到這步田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嫪毐決定先下手為強,他和手下密謀想出一計, 發動政變殺死嬴政,然后讓自己的兒子繼位。

如此一來,他就理所當然地成了太上皇。

人頭落地,一夢黃粱

嫪毐以為仰仗著趙姬的獨寵就能只手遮天,可他忘了秦國還是嬴政的天下。

他稍微有些風吹草動,嬴政都摸得一清二楚。

而且,嫪毐得勢后不懂收斂,得罪的人不計其數。

公元前238年,大臣正式向秦始皇告發嫪毐。

秦始皇這才知道,原來嫪毐不是宦官,而是呂不韋安排進宮的「假閹人」。

嫪毐和趙姬也不只是通奸那麼簡單,還給自己生了兩個弟弟。

重要的是, 嫪毐竟然有弒君篡位的想法。

秦始皇命人徹查此事,把嫪毐的底細還有和趙姬的腌臜事摸了個一清二楚。

秦始皇假借行君王禮的名義去雍地,探查嫪毐和趙姬私通的詳細。

嫪毐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秦王既然出了咸陽城,那麼宮里的守備必定空虛。

只要趁這個機會集結軍隊,那麼等嬴政回來后,就能給他來個甕中捉鱉。

準備行動的前一夜,嫪毐對趙姬格外的諂媚。

在趙姬睡著后,嫪毐就去偷拿了太后的玉璽。

嫪毐本身就有數千名手下,他又用玉璽調集了縣卒和宮衛士卒宮騎,進軍蘄年宮聲稱這是太后的旨意。

雖然秦始皇才弱冠沒幾年,在年齡上遠小于嫪毐,可 他的心智明顯在嫪毐之上。

秦始皇在去雍地以前,就囑托好親信昌平君和昌文君,讓他們提前在咸陽城外集結好軍隊。

一旦嫪毐蓄意謀反,立刻處之而后快。

秦始皇早已草擬好詔書,生擒嫪毐者賜錢百萬,刺死嫪毐者賜錢五十萬。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如此豐厚的獎賞,讓秦軍將士群情激奮。

而蒙在鼓里的嫪毐還在為自己的小聰明沾沾自喜,他的軍隊剛一出動,就立刻遭到了昌平君與昌文君的猛烈進攻。

秦軍號稱「虎狼之師」,常年征戰在外,令六國皆聞風喪膽。

用他們來對付嫪毐的那群散兵游勇,可以說是勝券在握。

嫪毐軍和秦軍在咸陽城爆發了大戰,秦軍萬箭齊射。

頃刻間,嫪毐的烏合之眾死傷過半。

兵敗如山倒,嫪毐眼見大勢已去,帶著他的黨羽們就往咸陽城外跑。

可偌大個秦國,哪寸土地不是嬴氏的疆土,縱使嫪毐有天大的本領也插翅難逃。

嫪毐最終被擒獲,而嬴政也發起了一波大清洗。

凡是和嫪毐有關系者,不論是否參與了政變,都會被降罪。

經過快速審理,嫪毐被判車裂之刑,并且滅了嫪毐的三族。

衛尉竭、內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齊,這二十多位達官貴胄均被處以極刑,四千余人因受嫪毐牽連,而被削去爵位,發往巴蜀之地。

至于 嫪毐和趙姬生的那兩個孩子,嬴政自然不會放過。

他命人將兩個男童裝進麻袋里,活活摔死。

嫪毐事件雖然對趙姬和嬴政的母子關系有所影響,但無傷大雅。

嫪毐處死后,秦始皇是對趙姬有怨氣的。

倒不是說趙姬不檢點丟了皇家的顏面,而是嫪毐想要造反,可趙姬卻無動于衷,甚至有出手相幫之嫌。

所以,秦始皇就讓趙姬待在了雍地,還禁了她的足。

不少大臣為趙姬求情,當時秦始皇正在氣頭上,直接把這些大臣革職查辦,有的還下了大獄。

過了一段時間,大臣茅焦見秦始皇怒氣已消,就 勸秦始皇要秉承孝道,不能為六國恥笑。

于是,趙姬被兒子風風光光的迎回了咸陽,并重新入住甘泉宮。

后來,嬴政稱帝他還追封母親為「帝太后」。

縱觀嫪毐之死,比他一生對秦國的貢獻都要大。

秦始皇借嫪毐事件清除了朝中的不忠之臣,并進一步打壓呂不韋的地位,為他后來剿滅六國奠定了良好的國內基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