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駕崩前立下遺囑:永遠不得殺此人,為何乾隆一繼位馬上將此人處死

yuhang 2022/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百善孝為先」,作為中國傳統美德之首,連最尊貴的皇帝在「孝道」這個問題上也戰戰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扣上了不孝的帽子被天下人給噴死。就比如說康熙定下「永不加賦」的指示,后世皇帝就算是窮得要上吊也不敢違背老祖宗的意思,只能勒緊褲腰帶的同時想些歪招來增加國庫收入。

不過出乎我們意料的是,乾隆這個號稱「完人」的皇帝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違抗雍正去世前對他的叮囑,明目張膽的篡改雍正的遺詔,把老爹雍正的臉打的是【啪☆啪】作響,這是為什麼呢?

這事兒還得從雍正年間的「曾靜逆案」開始說起。

曾靜是湖南的一個書生,這貨可能是讀書讀多了腦子不太清醒,他十分傾慕抗清志士呂留良,并對呂留良的「夷夏之防」的觀點表示萬分贊同(其實就是強調滿清得國不正,有點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意思),這都說到我心坎里去了!為了向偶像多學習,這貨讓自己的徒弟張熙專程去浙江呂家求取書籍,這時候呂留良已經死了,他兒子傻乎乎的把老爹留下來的全部書籍文稿全都給了曾靜。

呂留良咱們知道是抗清志士,這老哥文稿里寫的什麼內容咱們是猜都不用猜,所以曾靜看了那些反清復明的內容更拜服的五體投地,于是老曾開始滿腦子的想著怎麼反清復明,同時強調「中原陸沉,夷狄乘虛,竊據神器,乾坤翻復」;「華夷之分,大于君臣之倫,華之與夷,乃人與物之分界。」又稱:「春秋時皇帝,該孔子做;戰國時皇帝,該孟子做;秦以后皇帝,該程子做;明季皇帝,該呂留良做,如今卻被豪強所壽。」總之強調的是漢人江山漢人坐,滿人滾出去的論調。

要說您就寫寫文章噴噴朝廷也行,但曾靜又喜歡作死,雍正繼位不久后軟禁了老八胤禩,而且把他的同黨遣往廣西,這些人心里不痛快,于是乎一路上大肆傳播雍正陰謀奪位的事兒,曾靜一聽大腿一拍:滿清的末日到了!于是計劃推翻清廷......

這哥們知道川陜總督岳鐘琪擁有重兵,而且他認為岳鐘琪是漢人肯定不被朝廷信任,于是曾大心理學家便派遣自己的弟子張熙前去說服岳鐘琪反清(大哥,這種事你干嘛自己不去啊?),為了讓岳鐘琪堅定反清信念,曾靜大筆一揮,書寫了列舉了雍正十條罪狀(謀父、逼母、弒兄、屠弟、貪財、好殺、酗酒、淫色、誅忠、好諛任佞),好家伙!反正在曾靜筆下雍正就成了十惡不赦的昏君和暴君,這樣的朝廷岳將軍你保他何用!

于是雍正六年,張熙前往岳鐘琪軍營力勸老岳造反,而岳鐘琪很感動,然后他就向雍正告發了這件事兒......

按咱們現在的話來說曾靜張熙這兩貨是屬于造反組織(抱歉,這倆哥們連武裝都算不上,而且這個造反組織就兩個人!),那擱舊社會可就是謀反,這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于是這倆師徒就被逮進了京城,曾靜老哥也是傲骨錚錚,還沒用上辣椒水和老虎凳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近些年讀了哪些書給抖了個一干二凈。于是雍正年間最大的文字獄開始了:雍正帝命令搜查呂留良、嚴鴻逵、沈在寬的書籍著作,并且全部燒毀,就算這時候呂留良和他的兒子們已經死了,仍然從棺材里拉出來戮尸梟首,呂留良其他還在世的兒子全部殺頭,族人發配寧古塔為奴,而呂留良的朋友們、敢私藏呂留良書籍的文人墨客們一個也跑不了——黃補庵常自稱呂留良私淑弟子,車鼎豐、鼎賁曾刊刻呂氏書籍,孫用克、敬輿等私人藏呂氏書,都遭株連坐罪,死者甚眾。

對于呂留良家族的人來說真是天降大災,畢竟老呂連曾靜的面都沒見過,稀里糊涂就被抄家砍頭,但這也是你們自己的問題,像造反的書籍您就趕快燒了啊,竟然還心大到送給別人,這不是伸著腦袋讓被人砍麼!

得,因為曾靜的愚蠢導致江南血流成河。那這個造反源頭,始作俑者曾靜呢?是不是要被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還真沒有,這個禍首竟然被無罪釋放了......

把雍正皇帝罵的如此荒淫無道,十惡不赦還能全身而退,雍正腦子沒毛病吧?

沒毛病,這是雍正自己的意思,雍正也沒傻,他只是二愣子病犯了。咱們知道雍正在朱批中曾經這樣傲嬌的說過: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于是雍正爺上頭了。

雍正覺得呂留良這些人鼓吹民族思想、滿漢之別危險系數太高,并且這些觀點在民間也有著廣泛的基礎(畢竟當年滿清入關殺人太多);再加上胤禩、胤禵這些人的同黨流言紛紛說自己這個皇位來路不正,并把自己說成是一個荒淫狠毒殘暴的皇帝,老百姓又很容易就被這些流言給蠱惑,這樣以訛傳訛很是對自己的統治和名聲帶來影響,所以雍正表示:老子要跟你們解釋辯論一番!

而曾靜呢?這個軟骨頭早就被雍正的雷霆手段嚇得體若篩糠,于是寫了個《歸仁錄》極為肉麻的頌揚皇帝,說自己是個鄉野匹夫,腦子不清醒竟然想要和朝廷作對,咱們的皇帝如此英明,是天下臣民的榜樣我這樣的黑他真是罪該萬死,我深切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等等。

雍正老哥則專門寫了上諭對以前的流言逐條駁斥,就比如說:滿清入主中原是不是符合正統啦?咱們漢滿一家人怎麼可以再用華夷中外來區分?朕究竟是不是你所說的謀父、逼母的皇帝?邊地民族(也就指得是滿清的老窩)全是小人,沒有圣人麼?對于夷狄入主中原難道一定要言語討伐,大家不能和睦共處麼等等。

最后雍正把這些與曾靜的問答改編為《大義覺迷錄》,既然曾靜認罪態度如此良好,倒是能當個典型戴罪立功,所以雍正不但免了他的死罪,還讓任命他為宣傳員到江寧、杭州、蘇州等地進行宣講。向百姓們宣揚雍正的英明神武、勞苦功高,這貨倒是因禍得福了!而且雖然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曾靜的命看起來倒十分有保障,為了展現自己寬容大度雍正甚至留下了遺命:朕絕不殺曾,而且朕之子孫將來亦不得以其詆毀朕躬而追求殺戮!

也就是說雍正對曾靜下了個保證,保證了曾家一門的人生安全,并且還貼心的對后世子孫提了要求:不能因為曾靜這貨曾經罵了我而追究他的麻煩,朕不殺他,你們也不能殺。

不過,雍正這頭剛嗝屁,他的好兒子乾隆繼位后馬上以「泄臣民公憤」為由,將曾靜凌遲處死......曾靜老兄啊,你終究還是沒逃過這一刀,不對,是幾千刀!

雍正遺命言猶在耳,乾隆你怎麼能不顧先皇的命令強行下令殺死曾靜呢?

因為在乾隆看來老爹搞《大義覺迷錄》這一招完全是一步臭棋!

為啥呢?咱們看看這本書的內容,要說皇帝興頭起了駁斥民間謠言其實沒什麼,但是雍正老哥尺度放的開,他連「雍正皇帝是否有霸嫂為妃,還是按慣例讓她們居住在別宮」、「我雍正是不是將先帝遺詔的十字改為于字謀取皇位」、「我的兄弟們無情無德,沒有感恩的心,朕才圈禁他們」、「你們冤枉我殺死親弟弟,那正是因為不負我老爹托付給我的重任啊!」

所以整本《大義覺迷錄》除了皇帝的自我辯解外,剩下的就都是皇宮丑事,帝王傳位皇子之間的爾虞我詐,以及文武大臣之間的相互傾軋,而且還是皇帝親自把清宮的檔案和秘聞不加掩飾的大白于天下......

對于這些宮闈秘聞任何朝代都是「胳膊折了袖子藏」,你老人家倒好,光明正大的把這些東西全都抖出來了,那些個民間野史本來就缺素材,您這不是送羊入虎口麼......

再說了,雍正搞得那一套有用麼?一點用都沒有.......

我簡單的給您復原一下當時的場景吧:

曾靜說滿請人都是蠻夷!雍正辯解說三皇五帝按照地緣劃分也是蠻夷啊,所以我雖然是蠻夷.....

讀書人們開始傳播:哦,你終于承認你是蠻夷了!

雍正接著辯解:我是說我曾經是個蠻夷,但是現在我是文明人啊!

讀書人們開始說:你看,你說了「曾經你也是蠻夷」嘛,這下你可抵賴不掉了吧!雍正說不是,我真不是蠻夷。

讀書人們說:你就是蠻夷,你連自己的親兄弟都能下毒手,還說不是蠻夷?

雍正說我不是,我沒有,我雖然殺了我弟弟,但是.....

讀書人們:哦!你竟然殺了自己的親弟弟!

雍正說我沒有殺我弟弟,我只是圈禁了他而已嘛!

讀書人:好啊,你竟然圈禁了自己的弟弟!

所以雍正本想借著《大義覺迷錄》給自己正名,可是讀書人們壓根就聽不進去,而且這本書還把皇家的底褲給扒了個一干二凈,所以乾隆上台之后看著這本《大義覺迷錄》和鄉間散播的緋聞八卦無力地提出疑問:老爸,你是個傻子嘛.....

跟這些貨你直接用殘忍手段鎮壓不就完了,費勁巴拉的扯這麼多,這下咱們一家子的破事兒街坊四鄰全知道了,您這名聲圓都沒法給您圓.......

所以認為雍正話多的乾隆也不廢話,上台了先把這個罪魁禍首曾靜剮了再說,接著下令封禁《大義覺迷錄》,凡有私藏者,一律殺頭!(這玩意不能留啊)這事兒就不能跟老百姓說,直接武力鎮壓不就完了麼,你還跟他們講啥道理啊!這下倒好,你也沒說服他們反而越傳越邪乎,再讓這玩意流傳下去保不齊都說我們父子是史上最荒淫無道的皇帝呢!

作者:胡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