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的世襲罔替制度有多黑暗?皇族圈地有多嚴重?你了解嗎

yuhang 2022/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讀到一篇介紹明朝世襲罔替制度的網文,才知道明朝宗室制度之黑暗,難怪明末農民起義風起云涌,明朝滅亡勢在必然!

唯一世襲罔替宗室朝代,明朝世襲罔替皇族圈地有多嚴重?

  你們知道歷史唯一宗室世襲罔替朝代,明朝皇族圈地有多嚴重嗎?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解

  明朝政權的衰弱主要是包括藩王在內整個皇族的蠶食腐化所為。

  明朝皇族圈地是歷史最嚴重的,而皇族占著大量土地,卻不上稅,這就大大削弱了明朝財政收入,甚至還直接搶奪地方稅收權。

  這里舉幾個例子,萬歷帝一次就賞給福王兩萬頃良田(200萬畝),河南良田不夠,山東湖廣湊,又把江都到太平沿江的雜稅和四川的鹽稅、茶稅都給福王時,還有河南的鹽店專營專賣權也給了福王。周王擁有開封的稅課權,潞王占有河泊所26處,潞城縣的商稅被賜給了清源王,屯留縣的則歸遼山王所有。

  這還不算啥,天啟皇帝一次賞桂王、惠王、瑞王每人三萬頃(300萬畝)良田。還有景王、潞王四萬頃(400萬畝)良田。成都附近70%土地歸蜀王,河南一半土地歸王爺。光這幾位王爺就圈地就超過二十萬頃(兩千萬畝地)了。對比下被吐槽的清朝,清朝只有清初八旗圈地,加在一起還沒這幾個王爺多,而且清初就禁止了,并且清初還免費給百姓分地(更名田),而明朝都到明末了皇室還在圈地。

  此外,在歷史唯一全部宗室世襲罔替制度下,明朝皇族耗費著大量財政支出。

  明朝是歷史唯一宗室世襲罔替的朝代,明朝所有皇子全部封世襲罔替親王、親王的世子不降檔承襲世襲罔替親王。更可怕的是,親王其他兒子無論多少,哪怕生50個、100個全部封世襲罔替郡王,大明宗室全部爵位世襲罔替。朱元璋多個兒子的親王爵位從明初一直傳到明末,近300年時間,一代又一代制造了無數世襲罔替郡王。

  這里講個較為極端的例子,拿明朝慶成王一支來說。第三代慶成王朱鐘鎰妃妾24人,生兒女多達100多人,老子英雄兒好漢,第四代慶成王朱奇湞所生的光兒子便多達70個。另一位慶成王更狠,光兒子就達100人,甚至出現了這樣尷尬的場面:「每會,紫玉盈坐,至不能相識。」每次節慶家庭聚餐,同胞兄弟們見面,都要先由人介紹一番,否則彼此都不認識。

  明朝建立時,朱元璋有10個兒子、1個侄孫,算上朱元璋本人一共12人,到洪武朝末期一共58人,到明萬歷三十三年,宗室人口已達157000余人。而萬歷三十三年(1602年)到明朝滅亡還有將近半個世紀,此后明朝宗室還在快速增長。

  丁丑,大學士李廷機、葉向高題:「萬歷三十三年, 玉牒宗支共計一十五萬七千(157000)余位」

  對比一下,清朝爵位,親王世子襲爵降一檔為郡王,而更大的區別在于親王其他兒子,要通過考試來獲取基礎爵位,考試不合格直接就是無爵位的閑散宗室,一科不為優則降一檔,兩科降兩檔稱為考封。嫡系所生,考試全優,最高不入八分輔國公,別室所生最高三等輔國將軍,再傳一代就是閑散宗室了。

  嘉靖皇帝朱厚熜,即位于1521年,這時明朝的藩王制度,經過盡兩百年的發展,已經成了一個大負擔。這個負擔多沉重,說幾個當時的情況就知道:

  比如山西地方財政收入為152萬石,而山西王爺們每年消耗的俸祿為312萬石。河南年財政收入為84萬石,而需要供給王爺的是192萬石。

  到明末明朝支出中宗室支出占比超過52%。而明朝想維持正常開支,稅收必然要收支平衡,必然要增加稅收,而同時占著超過天下大半土地的皇族卻不交稅,稅收的壓力全部轉移到百姓身上。在遇著災害,還不救濟百姓不造反就怪了。

  而且,皇族特權的膨脹也導致政權性質的急劇惡化。

  皇明祖訓:「皇族子孫不受普通法律約束,不歸當地官府管制。諸王的府第、服飾和軍騎,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見了都要「伏而拜謁」。」

  嘉靖三十七年,寧化王府的宗儀(小管家),竟然動手毆傷了堂堂封疆大吏布政使這樣的朝廷大員。

  王府管家連封疆大吏都敢打,那就別說一般小官,比如:代王府的輔國將軍(夠低級的宗室吧),因為不滿縣官處罰他的仆人,公然當眾毆打知縣。

  晉王府的河東王等人辱罵毆打地方官更是常事,所謂「挾奏有司,擅入府縣,凌辱毆置,習以為常」。

  享有司法特權,有罪時「罰而不刑」,許多王府成為地方黑惡勢力的保護傘,甚至自身也淪為黑社會頭目。

  嘉靖五年,慶成府的輔國將軍藏匿大盜被人告發隆慶二年,方山王府鎮國中尉朱新垣「與群盜通,劫掠商貨」;襄垣王府的輔國中尉、昌化王府的輔國中尉都「私出禁城為盜」,公然殺人劫財……

  至于強搶民女之類的經典橋段更是無地無之。在特權庇護下,部分皇族已經淪為大明社會道德水準最為低下的一個群體。

  河南禹州的徽王朱載倫,「有美女子過府,掠入與淫,女幼不敢接,即大怒,投以與虎」。山民王朱企禮在武岡州「前后奪民妻女無算」。武邑王在父喪期間「居喪無禮,置酒作樂,召妓者歌舞,極諸淫縱,內使諫者,輒非法拷掠,或觸其怒,以石鼓壓胸,囊沙覆口,死者數人」……

  中國歷史沒有任何一個朝代宗室有如此待遇,故明朝人不禁感慨,「我朝親親之恩,可謂無所不用,其厚遠過前代矣」。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