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航太史上一位最悲壯的宇航員:他在發射前就知道自己將回不來

宇航員應該是世界上風險係數最高的職業之一,雖然現在的載人飛船已經非常先進,但是在發射升空階段以及返回地球階段還是存在一些潛在的風險。前NASA宇航員Jack Fischer在回憶他在2017年乘坐俄羅斯的「聯盟號」飛船從國際空間站返回地球的過程時,表示就曾經飛船進入大氣層的過程就像經歷了「一系列交通事故」。

Jack Fischer還分享了他們乘坐飛船返回時拍攝到的視訊,當飛船在穿越地球大氣層時,飛船內的宇航員可以明顯地感受到顛簸,就像彈起來那樣。

除了會出現明顯的顛簸外,飛船外部的溫度也會急劇上升,艙外的溫度高達上千℃,如果耐熱材料、隔熱材料不過關,飛船就會燒毀。一般的航天器(如衛星等)的外部都沒有這些隔熱材料,所以當它們墜落大氣層時就會燒毀。

當飛船返回艙以極快速度進入大氣層時,飛船產生的熱量也會在飛船表面形成高溫等離子氣體層,會將電磁波遮罩掉,導致飛船與地面失去聯繫,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黑障」。由于飛船返回過程中充滿了驚險,在歷史上就曾經出現過很多事故。

大家都知道世界上第一位進入太空的宇航員是尤裡·阿列克謝耶維奇·加加林,也知道他乘坐的飛船叫東方一號飛船,可能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加加林在返回地球的過程中也曾經遇到危險。

當時東方一號飛船的返回艙與推進艙沒法分離,幸運的是,隨著飛船進入大氣層後,飛船的溫度急劇上升,最後借助熱量的燒灼,東方一號飛船的返回艙和推進艙才成功分離,加加林在飛船返回到幾千米的高空中彈出飛船,以跳傘的方式降落地面。

蘇聯的另一位宇航員弗拉基米爾·米哈伊洛維奇·科馬婁夫是加加林的好朋友,是第一位多次乘坐飛船進入外太空的蘇聯宇航員,在1964年與另外2名宇航員弗科蒂斯托夫、耶格羅夫乘坐上升1號飛船完成了他第一次太空飛行,當他在執行第二次飛行時,乘坐的聯盟1號飛船在返回地球的過程中卻出現了故障,他沒有安全返回地面。

在發射升空之前,他就已經知道很可能沒法返回地球,但是他義無反顧選擇執行任務,堪稱最悲壯的宇航員。

在上世紀60年代,美國提出要實施載人登月計畫,當時蘇聯也有計劃要將宇航員送上月球,所以兩國都在爭分奪秒,希望能夠早日實現這一個偉大的壯舉。聯盟1號飛船就是蘇聯的一些絕密飛行任務,按照計畫,蘇聯先發射聯盟1號飛船將科馬婁夫送上太空,隨後發射另一艘飛船與其完成交會對接,科馬婁夫再乘坐第二艘飛船返回地球。

聯盟1號飛船在發射升空之前,工作人員對其進行了例行檢查,結果發現飛船存在203處結構性的問題,這些結構性問題的存在,導致這艘飛船的飛行過程變得異常艱險。不過,由于當時在爭分奪秒要完成飛行任務,所以工作人員並沒有把這些問題上報,所以飛船可以說是帶著問題起飛的。

在發射前,科馬婁夫就已經知道他即將乘坐的飛船存在很多技術上的缺陷,他也曾經表示,在這一次飛行任務中,他不會活著回來。雖然他明明知道自己這一次飛行有去無回,但是他義無反顧選擇去冒險,這是因為如果他選擇退出,他的替補加加林就要去執行這一次飛行任務,而加加林是他的好朋友,他不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去冒這個險。

在1967年4月23日,聯盟1號飛船順利發射升空,在發射階段飛船並沒有出現問題,但是在太空飛行的過程中,很多問題先後出現了,如飛船的電力不足、天線未能再次打開等。由于飛船出現了一系列問題,所以另外一艘準備前往太空與其對接的飛船也取消了發射,所以科馬婁夫沒法按照計畫那樣乘坐新的飛船返回。

當科馬婁夫乘坐聯盟1號飛船返回時,降落傘沒法順利開啟,最終,飛船以較快的速度降落到地面,飛船被撞扁,而科馬婁夫因此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