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知「負荊請罪」卻不知廉頗與藺相如的最終下場,令人哀嘆

yuhang 2022/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綜述

一個強大的國家必然是少不了文臣與武將配合,內有文臣出謀劃策,外有武將帶兵打仗,尤其是戰爭紛繁的戰國更是如此。各諸侯國為了免受侵襲,必須不斷發展強大自身力量,強文壯武。因此出現了孫臏、吳起等人才。

而談到趙國的文臣武將,相信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必然是 廉頗與藺相如,二人在廉頗負荊請罪之后結為至親好友,而兩人后來的結局卻鮮少有人知道。

負荊請罪

藺相如本是趙國宦官令纓賢的門客,在令纓賢的推薦之下,幫助趙王攜和氏璧出使秦國,他憑借自己的智慧與勇氣, 完璧歸趙,受到趙王賞識,被封為上大夫。

廉頗被列入「戰國四大名將」,由此可以看出,單從武力來說,廉頗是實打實的大將。而廉頗更是因為在公元前283年,帶領趙軍征伐齊國攻取陽晉而名聲大噪,被趙惠文王封為上卿。

兩人的實力與智慧為趙國的發展帶來了極大的作用,同樣也受到趙王的賞識。

兩人本可這樣和睦輔佐趙王左右,但在公元前279年,秦王假借和好為由約趙王澠池相會,在廉頗與藺相如的勸說之下趙王赴約,廉頗安排行軍給秦王以壓力,而藺相如則憑借自己的智慧與三寸不爛之舌使得趙王免受羞辱,挽回了趙國的聲譽。

趙惠文王大悅,于是封藺相如為上卿,職位高于廉頗。 征戰沙場的廉頗自然是不服僅以口舌便可獲得如此功勞的藺相如,于是決定要好好羞辱他一番,但這消息被藺相如聽了去,于是他天天裝病不去上朝,為的就是避免與廉頗相見,發生爭執。

甚至有一次,藺相如出門受到廉頗羞辱,但依舊忍讓。藺相如的門客見狀以為他害怕廉頗,不想與其共事便要回家, 此時藺相如解釋道自己與廉頗作為趙王的左膀右臂,如果因為這點小事產生嫌隙勢必會影響趙國。

后來,藺相如的這番話被廉頗聽了去,廉頗自感羞愧,于是袒胸[露.乳]地背著荊條向藺相如請罪,自此兩人便成為了刎頸之交的好友,也便有了將相和。

大敗秦軍

在兩位大臣協力下,趙國國力日益強盛,但在這時候趙惠文王去世,太子趙孝成王繼位。而秦國為了擴張勢力,正在如火如荼地采取遠交近攻的外交手段。

趙孝成王即位的第四年,秦國攻打韓國的上黨,由于上黨沒有援手,上黨太守便將上黨獻給了趙國,這麼一來,秦國與趙國之間就開始了對上黨的爭奪之戰。

而此時趙國國內, 趙奢已死,藺相如病重,統帥趙軍的重任就落在了廉頗肩上。當時秦軍多次擊敗趙軍軍隊,整體士氣正盛,相反趙軍的兵力處于弱勢,繼續以這樣的狀態進攻勢必失敗。

在這樣的情況下,廉頗放棄進攻,憑借地勢條件筑起壁壘,在秦軍不斷進攻,趙仍舊堅壁不出。這一守就是三年,秦軍本有速勝的決定,但在廉頗如此的堅守之下只得采用其它的辦法。

此時,秦國使用反間計,在趙國國內宣揚秦國并不怕廉頗,但就怕趙括出兵。趙王本就對廉頗的只防御不出兵的態勢不滿,再加上一防防了三年, 于是想派趙括去長平代替廉頗。

只會紙上談兵的趙括去代替廉頗那是萬萬不可的,這時候 藺相如求見趙王,《史記》記載了藺相如對趙王所說:

「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

甚至趙括的母親將趙括與父親趙奢做對比上書阻止,但趙王執意要派趙括為將。

趙括一上任,便改變了策略,替換軍官,轉守為攻;秦軍這邊暗地里命白起為最高指揮官,在沒有正確分析敵我軍事實力之下, 趙括錯誤的軍事策略使得趙軍大敗,白起云:

「前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為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為亂。」

于是白起將趙國的降兵全部活埋,只留下了年紀較小的二百四十個士兵放回趙國。而此時的趙國若不是其他幾國的幫助,幾近滅國。 或許是看見了自己鞠躬盡瘁的國家落得如此下場,重病纏身的藺相如差不多就是在這時候去世。

客死他鄉

長平之戰后,趙孝成王認識到了自己用人的失誤,于是想要再次重用廉頗。此時燕國趁著趙國兵力正弱而大舉進攻,趙王便派廉頗反擊燕國,廉頗不負眾望,憑借自己的軍事才能以少勝多,殺死了燕國丞相栗腹,并圍攻燕國都城。燕國眼看打到家門口來了,急忙以五座城池求和,趙軍大勝。

此次大勝后,廉頗本可以在趙國大展宏圖,但在公元前245年趙孝成王去世,繼任的趙悼襄王一上任便解除了廉頗的職位 。廉頗報國無門受到排擠,于是離開了趙國投奔魏國大梁。

廉頗在魏國呆了很長一段時間,雖然有職位但一直不得重用。 曾經征戰沙場,殺敵無數的他,如今卻盤踞他國不得重用,自是心情沉重。

而此時的趙國多次受到秦國軍隊的侵擾,于是 趙王又有了再次仍用廉頗的想法,廉頗身居他國,但仍然十分心系自己國家,有這麼一個機會自然不想放棄。于是趙王便派使臣觀察廉頗,看他是否還能再用,廉頗的仇人郭開暗中賄賂使臣,免得他再得重任。

廉頗為了在使臣面前彰顯自己還可上戰,一頓飯吃了一斗米,十斤肉,還披甲上馬。 但使臣回去后卻對趙王說:「廉頗雖然老了,但還是很能吃,但與我沒坐多久就拉了三次屎。」

聽了這話,趙王以為廉頗老了便沒有召他回國。 楚國聽說廉頗在魏國,于是派人接他到楚國,但由于廉頗心系祖國,在未得趙王召回后整日郁郁寡歡,未為楚國立下功勞便死在了楚國的壽春。

總結

廉頗與藺相如為趙國在七雄中的地位做出了不可磨滅的作用,兩人因負荊請罪而成為至交好友,在趙惠文王的賞識之下得到重用,他們的前半生也算是過上了許多人羨慕的生活。

但在趙惠文王逝世,趙孝成王、趙悼襄王用人不慎之下,兩人的人生悲慘而終,可謂:「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